女人那里有多深_啊不要太深故事—禁恋公主

“我叫冷夕若,今年十七岁,没有喜欢的人。”夕若一口气的介绍完自己,“怎麽样,现在算熟了吧?”

欧阳尔谨被她灿烂的笑容微微颤了下心房,然後又忽然察觉什麽似的惊呼道:“冷夕若?!”

“怎麽了,很奇怪的名字吗?”夕若一脸灿烂的笑道。

“没有”欧阳尔谨觉得很无力,原因无其他的,只因听子卿说过,他的三个公主妹妹里,冷夕若是最活泼搞怪的!(可惜他还没见识夕凝,不然夕若的是小意思啦)

夕若把脸凑到他跟前,开心的问:“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麽,几岁了,有没有结婚,有没有”

一连串的问题炮轰着某个可怜的男人,直到一个声音响起解救了他。

“夕若,你不在宫里待着,跑这来干嘛?”冷子卿好笑的问,刚走过来时就已听清了他们的对话,看来这丫头是看上尔瑾了。

“大哥?你怎麽来这里了?”夕若疑惑的问,不会是来抓人的吧,乖乖,我可是什麽也没干。

瞧着某人紧张的神色,子卿不禁有些好笑,“放心大哥不是来抓你回去的,我有事和尔瑾说,你回莳美阁去,凝儿可是很想你啊!”那个想字不是一般的咬的重~!

“尔瑾?”夕若看了眼冷子卿,然後在转向欧阳尔谨,“说,你叫什麽,不然我赖着不走了。”嘿嘿,夕凝可是说过,喜欢上一个人就要勇敢去追!(被误导成啥样了,可怜啊。)

强悍的样子令两人汗颜,尤其是当事人。“咳,禀公主,草民叫欧阳尔谨。”

“草什麽民,禀什麽主,那麽见外干嘛。就叫我夕若行了。”夕若不在意的撇撇嘴,然後满意的笑了笑,“大哥,尔瑾哥哥,我先走了,咱们後会有期。”

尔瑾哥哥?愣在原地的两人无语的看着某人得瑟的背影渐渐远去。

莳美阁

我愤恨的咬着草莓,该死的八姐还不回来!说什麽出去逛,抛弃我就算了,还一个去逍遥,哼!想着被七哥逮到在大街上做那麽羞人的事,我就愤恨。

“凝儿,我回来啦!”极度兴奋的声音顿时把我的怒火值向上提了N倍。

“哼哼,哎哟,您还知道回来啊,不是看帅哥去了吗。”坚决不给好脸色,要唾弃,唾弃!

八姐笑得更加灿烂,手一伸再一收,瞬间被她揽住,“告诉你,我可是看上个人咯。”

“真的?真的?”眼睛再次放光,“谁那麽好命被你瞧上了啊,说来听听?”(不是要唾弃吗)

她面带春风的笑了笑,眼睛里貌似升起了某种可以光芒。“他叫欧阳尔谨,身家什麽的暂时还没弄清。”

“欧阳尔谨?他?”我愕然,不就是上次和四皇兄在一起谈生意的男子吗,话说长的是挺不错的,难怪挑剔又搞怪的五姐看上他。

“恩哼,别告诉我你也喜欢他。”威胁的眯了下眼,浓浓的警告啊。

我赶紧献媚是的说:“没,我哪敢,哪敢啊。”肖想他?我可没那胆子,出师未捷就直接死在某几人身上了!

“不过我知道他身家哦。”和她叽叽咕咕半天,总算把自己知道的关於欧阳尔谨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好呀,嘿嘿,凝儿,谢谢你了啊。”八姐高兴地说,呜呜,谢谢就谢谢,不要这麽用力拍我肩膀,好痛的说。

我随手拣起个草莓丢到嘴里,“不用谢我,这都是四皇兄告诉我的,你谢他去吧。”想当初为了这事儿还被他给压了一天,呜呜,悲催。

“都要谢,嘻嘻,不过,凝儿你应该会帮我的哦?”某人的脸放大在我面前,讨好的样子令人狠不下心来拒绝。

“OK,没问题,包我身上。”豪情的拍拍xiōng脯,不就是追男人吗,我帮!

“ok?什麽东西?”

“那个代表好的意思,懂吧。”

八皇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随即马上挥去迷茫的样子,变成一副精神奕奕的模样拉着我开始计谋她的追男人行动-_-|||

天苍苍,野茫茫,忽然感觉前途一片黑暗

☆、回宫上(微h)

“凝儿,我明天再来找你呐。”八皇姐开心的对我说道,随後潇洒的向她寝宫走去。

无奈的摇摇头,唉,恋爱中的女人啊!“不过要怎麽才能引起他的注意呢?”苦恼的抓抓头发,听四皇兄说过,欧阳尔谨这人可是表面温文有礼,内心可是个腹黑的主儿。万一没弄好,八皇姐应该会连骨头都被啃得没剩了吧?

“你想起谁的注意?”yīn森森的声音害我打了个机灵,那感觉很像一条蛇吐着蛇信子向你爬来。

“呵呵,呵呵,没,我哪敢啦。”慢慢转过身,哭,就知道是yīn魂不散的七皇兄,所有皇兄中就他最腹黑最yīn森!

“哦?刚还听你说的,莫非是皇兄我耳朵有问题?”话音刚落,手就毫不客气的抱我入怀,手掌更是不规矩的爬到xiōng前,细细的揉搓着掌下的丰盈,敏感的耳根更感觉到他呼出的热气。

手指轻抚过柔嫩的脸颊,然後毫不客气的掠夺甜蜜的红唇,狂热地吻着,湿热的舌尖翻搅着,一丝暧昧的银丝随着两人嘴唇的分离被牵连开来。

“恩哼?凝儿还不说实话吗?”边说手指边挑开长裙,隔着亵裤揉捻那敏感的私处,不停的刮擦着。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