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姐性事 大学出去玩互换女友—小处男下药强奸性感三嫂

此时嫂嫂神智似有几分恢复,但体内的欲火仍未扑灭,只有尽情被我发泄。

「好嫂嫂,亲弟弟干的你很爽吧。你是老师,我却在教你性交!」我完全不顾昏沉中的嫂嫂是否能听到,却不停的说着淫话给她听。

「我干的白莹姐姐你一定爽死了………啊……我不会停…用力插你……啊……啊……我干到嫂子你花心里……啊……要升天了……啊……」

我终于忍不住达到高潮,阴经阳经同时射出,暂时解决了我的痛苦,经过这场激烈的交奸,我终于体力不支休息一下。

休息够了之后,我将她双腿分开,让她雪白的臀部高高地翘起,让我可以插入那个圣地。

之后,我轻轻对准她的小穴中缝,再次狠狠地将肉棒入贯嫂嫂阴道,直抵子宫!然后就开始用力地前后抽送,一次又一次使她骨骼作剧响的穿刺,使得她全身几乎融化了……

「啊……啊,……不……」她如同哭泣一般的呻吟,回荡整间卧室里面。

「好美的骚穴啊!」我一边称赞着,一边奋力地突刺。

「啊……不………啊………喔…」

我被嫂嫂不由自主的淫声弄的兴起,更加地卖力,而她则是无觉地沈醉在被的快感当中。

「啊……不要……老公……」

嫂嫂竟以为是在和我三哥性交,却永不料到会是我吧?拂乱的长发,淫荡的神情,摆动的臀部,以及丰腴的双乳,这一切都使我感到无比的刺激。嫂嫂的身裁实在太好了!每一次插入,都令我有想死在她小穴内的感觉。

「喔………老公……不要……」

肉棒强烈地收缩,我又再奋力一刺。

「啊……嫂嫂……来了……」

咕嘟一声,嫂嫂的子宫似乎也感受到白浊飞沫的冲击力,她整个人被欢喜的波浪所吞噬……我在她穴里射出之后,整个人都趴到她的身上。

我伏在她的身上,腰部又不停的在嫂嫂的下体出磨擦,爱液将我的肉棒弄得湿润了,这时我不禁笑起来,因为他不知自己还要做些什么,再奸嫂嫂一次吧。我伸手往那小孔中探索……

白莹温驯地睡着,我只觉得那孔道十分细小。心中暗暗欢喜,想起一会儿就又会进入这道小门之中,不禁更加兴奋。

我的脸孔因激动而变得通红,用手握着自己的东西就往那道肉门中一伸,一阵美艳感侵来,只感到自己被一阵温湿包围着,我呆然地浸沉在那份陶醉得从里面流了出来。射精的时间很长,而且量又多,那可以想象到我是怎么样的热情,打从心底感到愉快。完事之后,嫂嫂和我两人的结合的部份没有分开,就那样躺着。我并不想将那萎缩了的阳具抽出。

望着这样貌美的嫂嫂,我笑了起来,心想不管她心里怎样想,只要令我得到那样的感受就已很高兴了,尤其那夹得令人发麻的秘道。

「嫂嫂。你那里面最好了。」

我的肉棒又硬了,不由将腰前后地抽送着,嫂嫂昏沉地将下体内的肌肉夹着我的阳具。

「呀………啊……老公……」

一阵沉默后,嫂嫂闭着的眼睛突然张开来,那甜蜜的梦突然回到了现实,乌黑的眼睛望着我,面孔立时苍白,她竟醒了,原来不觉中已干了她了四个小时。嫂嫂猛地起来,发现在自己腹部上面的并不是自己的老公,而是她的小叔。

「你……你……竟然做这种事……」

嫂嫂在说这话的时候,连身体也激动的震起来。

「但,嫂嫂您却很陶醉啊!」

「走开!滚,出去。」

「嫂嫂,我没良心,你原谅我。」

我对嫂嫂那狼狈相心里竟有些高兴,当然我还没有拔出来我的肉棒,我还想再次的干她。

「未何要这样做,你才十四岁呀。」

她感到羞耻将头左右地摆动,头发淩乱地披散在床铺上。

「你……你……你强奸了你的嫂嫂呀你知道吗?这……这是那儿?」

「是你的房间呀!你不知道吗?那烦了,嫂嫂你一下晕倒在地上,我将你抬上床的啊。」

嫂嫂因刚醒的关系而很头痛,努力寻找记忆。

「……你,迷昏我吗?」

「不会,是你自己晕了,起初我也很担心,但后来看嫂嫂你一直没问题,请嫂嫂不要误会,我并不是那会儿趁别人昏了而偷奸的人,那是嫂嫂你要我做的,大概你误会了吧。」嫂嫂听到这儿掩着脸哭了起来。

对于她自己所做的事,感到既羞耻又迷惘,心中好像被锤子重击一样,身为一个神圣的教育者和一个长辈,与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有肉体关系,而且是小叔子,那是不能容许的,而且又将我当作是自己的老公,被我看到她那淫乱的形态。那时,嫂嫂体内那黏黏的液体,是先前我所射的精液,若果能在做爱之中醒来,在我还未射精前还有的补救,但是现在已太迟了,性事也做完。怎样的借口也行不通了。

「不用哭啊,嫂嫂,由现在开始,我就代替我哥来爱你吧。」

「我们已是不能分开的了,看啊,我的牛奶已经注满了你的壶子了。」

我得意的将仍在嫂嫂体内的性器动了一下,那样,她体内的精液又慢慢的流出来。

「不要……快些拔出来……你不要再弄了。」嫂嫂哭着向我哀求。

不觉中,在淫梦里,竟和我发生关系,她只感到难过。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