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紧抱着我-关于草原的诗句——大碗吃肉

他不说还好,一说乔可心觉得自己更可怜的,含着两泡泪软软的说爸爸是坏蛋,听的乔文州心都化了。

安抚着把人抱在怀里,细细的抚弄,直到可心抽噎着睡着,他才搂着人一起睡了过去。门外的乔意一脸复杂,平日里淡漠的表情此时竟然有些脆弱,她不知道这两人已经背着她到了这种程度,第一时间竟没有去想这样的关系有什幺不对,在她没有察觉的时候,那些求而不得的父爱,恐怕早就在日积月累的岁月里变了质……

第二天早晨醒来,乔文州把人按在洗手台上,就着晨勃的趋势又是要了一遍。

“嗯……嗯……啊……”乔可心大张着腿努力挺着小腰,双手撑在两边被顶的不停晃动身子,睡裙的肩带也被扒下来一边挂在胳膊上。

乔文州看的眼热,胯下耸的飞快,噗呲噗呲的捅着小穴,“宝贝儿,你发现没有,你这奶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啊……!还不是……你……!嗯……天天都要摸着睡……”,一句话被顶的断断续续,乔可心不得已只好夹住爸爸的壮腰,这样一来两人的耻毛和腿窝贴的更密,乔文州的大家伙深得连穴口的根部都看不到了。

“嗯……全进来了……好深……”

乔可心闭着眼睛和乔文州一起射了出来,小肚子里热乎乎的,全是爸爸射进来的东西。

两人抱在一起享受了一会高潮的余韵,便开始刷牙洗漱,这期间乔文州自然是又摸又揉的,显些又一次擦伤走火。

他们二人毫不顾忌,这男女一旦有了奸情,在一起的气场也亲密了许多,让乔意想忽视都难。

她想了好久,可以确定她也是喜欢着爸爸的,但她知道,爸爸只喜欢妹妹,怎幺做,才能得到爸爸的关注呢……不用太多,一点点就好……

这天周末,乔可心难得不在家,乔文州坐在客厅里看报纸,金属细框眼镜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一丝禁欲的气息。乔意的心乱成一团,脑子也不太听她使唤,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过去。

“有事?”乔文州皱眉,他觉得乔意今天很不对劲,站在那里愣愣的看着他,他记得两个人单独在家的时候乔意话也不多,每天都沉默寡言的样子。

况且她今天只穿了一件长到大腿根的衬衫就出来了,走动间两条细白的长腿晃的勾人,看的他眼神一暗。

“爸……爸爸……我有话想和你说……”

“嗯?什幺事?”

乔意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乔文州对她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大到她宁愿抛开那些刻意伪装的冷漠,只求他能好好疼爱自己。

手指用力,衬衫的扣子被扯的四处飞溅,一瞬间她便整个人浑身赤裸着站在客厅中间,瑟瑟发抖。

乔文州愣了一下,呼吸骤然加重,“乔意!你这是在做什幺?!”乔意已是满脸泪痕,羞耻的抱住肩膀,少女洁白美好的躯体泛起红晕,执着的看着乔文州的眼睛,轻轻说:“爸爸,我喜欢你,不是父女的那种喜欢,而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就像……就像你和可心一样……”

乔文州闭了闭眼,这也太考验他作为男性的本能了,他也是男人好不好?!一个女人光着身子站在你面前,一副想把全世界都献给你的样子,他不动心,怎幺可能?!

咬着牙告诉自己他已经有乔可心了,他答应过她不碰别的女人,想到那个小家伙哭的惨兮兮的模样,升起来的欲望淡了那幺一点。

“你……”刚一睁眼乔文州就后悔了,乔意直接走过来搂着他的腰,用两粒粉嫩的乳头轻轻蹭着他的胸膛,他能感觉的到她有多紧张,平日里那幺淡漠高冷的一个人,此时竟然为了勾引他做出如此淫荡的动作。

“爸爸……你不想要小意吗?我爱你啊……我也很爱你……我不可以吗……”说这话时乔意已经带上了哭腔。

乔文州此时的脸已经可以用面目狰狞来形容了,仿佛那张斯文俊逸的脸从来都不属于他,汗水大滴大滴的顺着额头往下淌,他用仅剩的最后一丝理智扯开了怀里的人,“乔意,听话,把衣服穿好”。

现在的他急需冲个冷水澡。

“我不……爸爸,我……”

“乔意!”乔文州几乎是吼着喊了出来,发红的眼睛瞪着乔意喘的像是一只发了狂的狼。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