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军军长砸酒店录像 不知火舞被辱记—软姐儿

软儿心疼他,忙坐到床边将他抱了。其实也不知谁抱谁,软儿虽长了崔子健两岁,长得却实在娇小,这会儿抱了他,仿佛是入了他怀里一样。

周姨娘见儿子有了精神,便忙端了粥要喂他,崔子健却只要软儿喂,又将周姨娘赶了出去。周姨娘拗不过他,只好将粥交给了软儿。

崔子健靠在软儿xiōng口,享受着软儿喂食。软儿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说:“你也真是不小心,吓死姐姐,姨娘说你没吃过东西,你多吃些,别叫姨娘担心。”

崔子健笑着说:“姐姐陪着我我就吃。”说着,不动声色的蹭了蹭软儿的xiōng,那软软得香香的身子,躺着舒服极了。

软儿自然陪了他一天。

又过了几日,崔慕钦得了空,便应了软儿先前的要求,终於带她出去玩了。

这次去郊外,崔慕钦只知会了胡氏一声,也没带其他人,只带了软儿,并一个小厮,坐了辆马车便走了。

软儿兴致勃勃的趴在车窗上看着车水马龙,银铃般得笑声不断溢出。崔慕钦将软儿抱着,下面那物一阵阵的顶弄她,手也探进了软儿的肚兜里捏着,从外面看却是丝毫看不出。

软儿任他为所欲为,心思是全被外头的景象吸引住了。马车经过一处交叉口却停了下来,因前面翻了辆车便堵了路,倒是不影响他们,崔慕钦仍做着那事,软儿仍张望着街景。

那头茶楼里有两人在看风景,一个年轻男子见了那马车,说道:“那是你的外甥女麽?真是仙女般的。”

对面那男子听了,放眼看去,那扒着一处窗帘,笑得诱惑死人的小丫头,可不正是自家那个小外甥女。

那年轻男子又说:“她可有婚配?真是一年比一年美了,这京城中,怕是谁也比不过,难怪你那姐姐和姐夫将她关得紧,外人都见不着。”

胡驰誉喝了口茶,淡淡地嗯了一声,仿佛不愿多聊,眼睛却是紧紧盯着那马车,不愿放过车中那人一眼。

崔慕钦呼吸急促,隔着那衣裳不断吻着软儿的背,呢喃道:“待入了郊外,我要狠狠弄你几回。小心肝儿,这几日想死爹爹了。”

☆、真是不要命的入(H)

马车片刻便又通行了。

崔慕钦将那窗帘放下,不满软儿满心满眼都是街景,“软儿,亲亲爹爹。”

软儿听话,便侧着脑袋往崔慕钦脸上亲了一口,崔慕钦哪里够,逮住软儿的小嘴,细细吮了吮,那舌头只在软儿的唇上徘徊着,并不进去,手是片刻都不安分的,抓着软儿的nǎi子揉弄着,不知想到了什麽,笑了笑,说道:“软儿可还记得爹爹第一次亲你的嘴?嘴巴真是小,爹爹的舌头都进不去。”

软儿嗔道:“爹爹坏!”

那个大坏蛋,那年软儿不过六岁,粉粉嫩嫩的还是个幼童,不过那模样,确实已经有了祸害人的资本。尤其崔慕钦本就疼爱女儿,见着软儿一日日长大,五官一日日精致起来,心思便也一日日变了。那日胡氏去了娘家,软儿不愿吃饭,崔慕钦便耐心的哄着她吃,哄了半日却是一口饭都没喂下,崔慕钦只好拿了软儿最爱的零嘴来诱她,软儿果真吃了零嘴,小嘴巴含着那梅子,津津有味,唇上又是水润润的,崔慕钦忍不住,便亲了她一口,软儿以为爹爹要抢梅子吃,便连忙咽了下去,崔慕钦哭笑不得,却是尝到了那小嘴的味道,便诱惑她说:“软儿不吃饭也可以,乖乖听爹爹的话,给爹爹吃你的小嘴儿。”

软儿自然听话,便被那崔慕钦亲着,又张了嘴放他舌头进入。可是软儿才六岁,嘴巴实在太小,崔慕钦的舌头堪堪进了一个头,却是怎麽都进不去了,他便只得这样亲软儿,唆着她的小舌头品尝。尝得确实辛苦。

崔慕钦又笑道:“爹爹只对软儿坏。爹爹若不坏,软儿的小nǎi子能变这般大?可都是爹爹的功劳。”

对了,也是从六岁那年,崔慕钦便总是捏软儿的小奶头,捏着捏着,竟成就了一番美景。

马车很快便到了郊外,小厮崔木打了帘子,崔慕钦便抱着软儿下了马车。软儿躺在崔慕钦怀里,衣衫不整,呼吸浅浅的,小脸蛋白里透红,嘴唇却是水水润润,似是被人滋养过般,都有些肿了。崔木却是目不斜视,打完帘子,放下食物後便离开了。

郊外这片景色最美,前头是片湖,边上树荫萌萌,花香四溢,地上铺了毯子,崔慕钦抱着软儿躺到了毯子上,软儿挑着食盒里的东西吃,崔慕钦便剥着坚果喂她。有时候将坚果放进自己嘴里,引软儿来抢,软儿自然上当,每次都被崔慕钦勾住舌头亲吻一番。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