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老徐娘是什么意思_干着老婆摸姨姐|勾情小妹

「安琪,注意你的言行。」他表情变得严厉。

「本来就是,那个三八婆接近你绝对有不良企图,我上次还看到她趁你上厕所偷翻你抽屉,你不能不小心啊!」她急急道。

「偷翻我东西,恐怕是你才会做的事情吧?」他非但不接受建言,还反讥她。

在孟尧眼中,碧婷是个识大体的女朋友,更是他身边的专属秘书,能力虽称不上顶尖,倒也没出过什么大纰漏,就连上回让安琪以独门毒药辣椒咖啡伺候,不但没责怪,还要他别骂安琪,这么端庄温驯的好女人,他还有什么好挑剔的?

但安琪可不这么认为,她直觉那女人肯定不安好心眼!

「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我?」她的语气难掩受伤,就算是她嫉妒好了,难道他就不能稍稍安慰她一下吗?

「没办法,你前科太多了!」她以前的种种疯狂行径搞得他天昏地暗,让他只想离她越远越好,虽然他有时也很怀疑为什么能容忍她这么久。

他的个性堪算温和儒雅,当然,那只对没惹到他的人而言;而安琪的做法已经不能用「惹」来形容,是太越界的侵犯。不过他好像总是气归气,就是狠不下心动她一根寒毛或苛刻处罚作为警告,反而采取闪躲作风。

乍听之下似乎是他大人有大量,然而却令他感到窝囊……

孟安琪,冠着自己的姓,是父母十二年前领养的心肝宝贝,是教孟杰唯命是从的圣旨;但她轰动的告白却教他无法发白内心将她当作一个妹妹疼爱,她竭尽所能的追,他就竭尽所能的逃!

他逃,是因心中逐日累积的某种东西教他恐惧。

恐惧?如此桀傲不羁的大男人怕什么?很抱歉,他不愿多去抽丝剥茧,也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客厅寂静得连彼此呼吸都听得见,安琪瞅着一双美眸,带怨地睇视孟尧。

「你……肚子会不会饿?」

她的天外飞来一笔,让孟尧一时反应不过来。

安琪边走进厨房边说:「我不想再跟你吵架了,反正总有一天你会发现那女人的真面目。我煮饭给你吃好不好?」

他亦未在这个争执点上与她打口水仗,而是趋步至厨房。「你行吗?」

「就照食谱写的就对啦!」她不断从冰箱拿出菜肉,这是她头一回下厨呢!

流理台被生食推成一座小山,让他傻眼了。「这全部都是你今天买的?」

「对啊!」安琪翻着食谱。「吃蜜汁**腿好不好?看起来很不错哪!」她兴奋地将食谱的图片挪到他眼前。

「对你来讲难度太高了吧?」他不但不捧场,还很怀疑她的能力。

偏偏她这人最受不了被瞧不起。「好,我决定做蜜汁**腿!」

套上围裙、卷高袖口,她擦腰自信地说:「男人去客厅等着,厨房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是怕你毁了这个厨房。」他可是好意提醒。

「放心吧!这点东西还难不倒我孟安琪,出去、出去!」她的斗志被完全激发出来,用力将孟尧推出门外,心中决意要让他对她刮目相看。

所谓要抓住男人的心,得先抓住男人的胃,所以她「聊落去」了!

孟尧无奈地坐回沙发看财经杂志,耳边不停传出菜刀「剁剁剁」的砰然巨响,听得他心惊胆战。会不会待会蜜汁**腿端出来,她手指也断好几根了?

但老实说,看安琪如此拚命,他又不是木头人,心底多少乱感动一把的,只是,无论如何,他们都不可能有她想要的结果。

「啊,好痛!」不消一会儿,便听见安琪的惊呼。

孟尧立刻飞奔至厨房,瞧见安琪白皙指头开了小口,血液不断涌出来。

「你看看你,这么不小心!」他焦急地看着她的伤口,心一阵揪紧,未经思索便将她的玉指含入口中吸吮。

「我……」他的举动教她刹那间忘记了疼痛,反倒羞红了双颊。「其、其实也没那么痛啦……」

放开她的纤指,他仔细观察伤处。「伤口那么深,还说不痛?你唷,就是爱逞强!」他速速取来医药箱,一边为她清理,一边不忘碎碎念着。

安琪出乎意料地没有反驳孟尧,静静凝视他专注包扎的模样,不自觉漾起一朵窝心的笑。

是呀!她是爱逞强,但他可知道,她的逞强只为了能获得他的爱?

「你想什么想得出神了?」不习惯她的安静,一抬头竟见她呆呆傻笑着。

「我在想,如果你能一直对我这么好,要在我身上划几刀我都愿意。」她毫不避讳地道出真心话。

「你在胡说什么?傻丫头!」孟尧未发觉自己话语中带着浓浓的宠溺。

「谁说我傻了?我才不傻呢……」安琪没来由地感到鼻头一酸,害她必须好努力、好努力才能压抑不让泪水夺眶而出。

她楚楚可怜的模样令他万般心疼,她总是能在他猝不及防间撼动他的心弦,所以在面对她的不顾一切时,他惶恐得想逃,否则筑设在他俩中间的万里长城再牢固,也会让她击垮的……

「老天,你是生来折磨我的是不是?」他才吼完,俊峭薄唇便覆住她的。

他的力道因心思狂乱而略嫌粗暴,但她没有抵抗,柔顺地攀住他的颈项。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