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兄玉石好烫好硬好大|唐悠悠季枭寒——玉户朱颜

“姐姐,你需要这般刻薄弟弟吗?”云翊笑嘻嘻地说。

“说正经的,你也老大不小的了,爹娘就不替你谋划着吗?”冰绮问道。

“爹是老糊涂了,一心逼着我去赶考,你也知道我志不在此。”云翊苦笑道,“总之爹一日不松口,我一日不成亲。”

闻言,冰绮的脸陡然变色,“夏云翊,你若再怀了那想头,别说是爹娘,就是我这一关,你也别想过。夏家就你一根独苗,容不得万一你懂不懂!”

“姐姐,男儿志在四方。”云翊撇撇嘴,不等他说完,就被冰绮厉声打断,“什么志在四方,看看你姐夫吧……不是为了桓儿,我也早跟了去了,何必留下来受这个活罪!”

说着,冰绮眼圈一红,堪堪便要落泪。

“姐姐……”云翊想说什么,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第5章 赴宴

话说这一日,夏氏和玲珑正在厅上议事,姐姐出尘因身上爽利了许多,便也过来小坐,见管事们回上来的事,一桩桩一件件纷繁芜杂,听起来甚是令人头疼,而妹子却毫不拖沓应对自如,途中只略微和嫂嫂合计一下,大部分都直接拿了主意,不禁又是佩服又是纳罕,这丫头何时变得那么能干?

说话间,忽然门上来报,“林相国府的人下帖子来了。”

一句话一石激起千层浪,令堂上三人皆有些错愕,最是期待惊喜的,自然是出尘。

当下,玲珑命人打赏了传信人,遂启了帖子看来。原来是二月二十六林府老太君大寿,邀请燕府两位小姐前去赴宴。

出尘闻言,不觉喜上眉梢。自己多日不出门,也不知道,那人可是还记得此前湖心亭一遇的光景。一时间只觉得周身的病气全消,四肢也不再绵软,满心想的都是那清俊的眉眼,温柔的目光,要不是当着嫂嫂和妹子,真恨不得立刻回房准备。

夏氏见她这般神色,忍不住皱了皱眉。这林府的帖子,又不是单给镇远侯府下的,必是邀了全城望族的闺秀,林家此举摆明了是挑媳妇儿。若那林公子真有意于出尘,又何须这般大费周章,于是冷冷说道,“大妹妹身子还未大好,我看不宜出行,若是再感了风寒,小小年纪的落了病根,可如何是好?不如二妹妹去到一到,尽了礼数便可。”

“嫂嫂,我多日不曾与众位姐妹相聚,如今看着没甚大碍了,也该去露个面,免得日子久了大家生分。”出尘忙道,心里直怨嫂嫂多事,“再说有妹妹陪着,嫂子就放一百个心吧。”

“那二妹妹意下如何?”夏氏心里气结,又不好明说,转而问玲珑。

“我一向不擅于应酬,能不能不去?”玲珑垂首道。

“你说的什么话啊,正是因此,你才要多出去结识一下各府的夫人小姐们,日后遇事也好有个照应。”夏氏心里更为不快,不该去的嘛一定要去,该去的偏又不肯去,这两个小姑子,可真是一双别扭人。

最后拗不过出尘,玲珑勉强答应同去。随后的几日,见姐姐双颊红润,眉目间一扫愁容,玲珑心中忧喜参半,喜的是终于又看到这样神采奕奕的姐姐了,忧的是只怕希望越大失望亦越大,至于再后面的事,玲珑实在不愿去想。

转眼到了正日子,夏氏早备好了礼物,并礼单一起交付玲珑,到了时辰,姐妹二人都打扮停当,出尘今日绾了个精致的飞燕髻,珠钗粲然,环佩叮当,美目顾盼间流波婉转,真个是明丽动人,一袭淡紫色流水暗纹的曳地长裙,更显的楚楚有致,千娇百媚,玲珑看了看姐姐,也不觉赞叹笑道,“姐姐真漂亮,便是妹妹看着,也挪不开眼。”

可是夏氏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不禁微微沉了脸色。

“别光顾着赞别人,二妹妹这样出客,可不是叫外头说侯爵府如今真个落了势。”夏氏说到,“这身天青罗裙倒也过得去,可是头上这样普通的发髻,草草别个玉簪子,漫说正经小姐,就是那些大户人家的庶女,略有些头脸的丫鬟,也不见得这般清寒。刘嬷嬷,你是怎么伺候的,可别说连你也老糊涂了?”

“嫂嫂莫要责怪嬷嬷,是玲珑自个儿主意。”玲珑淡笑,“我我又不是什么要紧人物,何必搞得太隆重。”

“妹妹这种场合经得少,不懂倒也不稀奇,不如由我这个做姐姐的帮着妆点吧。”出尘笑着上前,亲昵地拉了玲珑,心里盘算着怎么给玲珑拾掇,首先,自是要让玲珑看起来漂亮,要优雅大方不失身份,站在自己身边时姐妹俩能够相得益彰,但是,又不能让她盖了自己的风头。

当玲珑再次出来时,夏氏上前细看,忍不住唇边噙了笑意,“这样才好呢,瞧着多精致的人儿啊。”

玲珑新绾了发髻,嵌了明珠的簪花缀在发间,衬得面容清丽无双,犹是神情淡然,眉宇间却透着几分英气。只是行走间身板笔挺,步履沉稳,却没有女子应有的温婉婀娜。

临走时,夏氏拉了玲珑小声嘱咐,“你姐姐目前心智全迷,你可得小心盯着,千万别出了纰漏,被她做出有失体面的事来。”

玲珑点头,心里却有些发沉。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