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看女人 人形狗性—再谈爱

虽然男人平时总是面无表情,但只需勾一勾嘴角,就能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如果他开朗笑起来的话,应该会很迷人吧,秦小意忍不住去猜测,但又觉得去猜一个块冰似的男人大笑的这种想法本身就是很疯狂的事。

“祝我们的婚姻。”秦小意举杯,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因为利益而结的婚,此时却在这正儿八经地端着红酒祝福自己的婚姻,真不知道该觉得可笑还是可悲。

两个人细细品尝着杯中酒,看似悠然的相处其实是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些什么,秦小意暗暗观察着男人。

明面上,于家是规规矩矩地做生意,老老实实地给国家纳税,但暗地里的生意才是大头,明的那些个公司,只能算是于家的皮毛而已。而关于这个不可说的秘密,却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大家知。

于澔远年纪虽不大,但事业的起手本来就很高,加上行事作风雷厉风行,接掌的时间虽然不长,却也能很快步入正轨。如今的他,浑身散发出的是上位者的从容与内敛,虽然不用事事亲力亲为,却又好似什么事都逃不开他的双眼,一切都如在他料想与掌控之中。

正是因为他的这份内敛与极深的城府,让秦小意潜意识地想去抗拒,却又不由自主地被吸引,这样矛盾的心态,使得秦小意最终选择去忽视他,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男人太冷了,冷得让人不敢去正视他。

不过如果没有这股子王八之气,估计也成不了黑白道上的翻雨覆云手吧。

“那面具是你摆上去的?”男人侧过脸看向房间内的梳妆台,上面正斜靠着一个陈旧的手工脸谱。

“嗯,挺好看的。”秦小意笑了笑,“你以前做的?”

于澔远摇摇头,“我抢来的。”

这种东西也有抢的价值吗?自己随便动手就能做出来的吧。秦小意不以为然,仰头一口喝光杯中的红酒。

放下手中杯子时,眼角瞄到男人靠了过来,不由得吓了一跳。

“这里。”男人抬手摩挲着她的嘴角,“有酒。”

秦小意僵着身体,应该是刚才最后一口喝得猛,溢出来一些了,但就算是溢出来,男人这样直接抬手帮她擦掉的举动会不会太暧昧了点。

只见男人将手收回去,又缓缓地抬至嘴边,在秦小意呆滞的目光中,慢慢含进了嘴里。

“味道不错。”男人如是说。

秦小意只觉得“轰”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中炸开来了。

果……果然被勾引了吗……

第十三章

夜风徐徐送,半玄月在云层中偶尔探头,男人的目光比月色更迷人。

这头晕目眩的感觉是怎么回事?红酒才喝了几口,不至于这么快就上头吧,可是男人的目光过于炙热,晕眩的感觉也越发加重。

从未发现,原来一个人的魅力,可以大到这种程度,光是被注视着,她就觉得腰软腿软。

猫被逼急了会炸毛,狗被逼急了会跳墙,她秦小意被逼急了,可是会变身的……

“还有更美味的,想不想尝尝?”心跳如鼓当中,秦小意听到自己如此说道。

男人挑眉,说道:“什么?”

一手紧紧捏着栏杆,秦小意抬起另一只手,勾上男人的脖子,不让自己有半点犹豫,踮脚将唇送了过去,准确无误地印上男人还残余着红酒气息的双唇。

味道真好,秦小意迷迷糊糊中想着,微启红唇,伸出舌头浅浅在男人唇边舔了一下。

于澔远眸光一敛,在秦小意准备撤退时,大手圈上她的腰身,一个用力,两人便紧紧地贴在一起。

点到为止的浅吻瞬间转为抵死缠绵的热吻。

当男人清冽的气息扑鼻而来时,秦小意在瞬间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原来自己一直害怕着,抗拒着,忽视着,甚至是怨念着,统统都是为了不被男人吸引而做出的挣扎而已。

在男人热烈而煽情的热吻中,秦小意发现,自己之前所做的种种的挣扎,皆是徒劳。

这个男性荷尔蒙泛滥的强大男人,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致命的诱惑,有几个女人能在他魅力之下安然脱身的?

原来自己的身体比自己的头脑要更早认识到这点,所以她才会做春梦,才会觉得欲求不满。

男人的舌头犹如灵动的精灵,在她口腔中游荡探索,搜寻任何一处能让她为之情动的地方,直到她意乱情迷。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