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下半部流水_如何让狗狗进入身体—流氓占爱

「还呃!你该醒来当个称职的毛毛虫了!给老子去洗澡,清醒清醒!」章珞哲直接踹她一脚,关门。

回过头,她的作业居然还瘫在茶几上,被窝也凌乱不堪——除了他翻乱的被子,还带散乱的枕头、抱枕类的。

真是个零乱的人,难怪早上醒不来。章珞哲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抬手三两下将她被窝打理好、作业收拾好,拍拍手听她洗澡的沐浴声还没好,下楼去。

「伯父伯母,打扰了。」章珞哲在伯父伯母正在用早点的餐室外点个头致意同时瞄到曾如芹那份早餐,就迈步进去打开冰箱倒杯牛奶,然後走到餐桌旁、掌心向上探到没人用的那份早点盘缘,端起,上楼。

「动作挺快。」曾伯父默了一会儿,点评。

曾伯母看向早已无人的入口,继续喝牛奶,「嗯。」

曾家父母的早点时光,依然很平稳。

哒哒哒……

疾快的下楼脚步声没一会儿就响起,後头还跟著咚咚咚……的急促脚步声。

「你……你等等我。」女儿的声音跟著嗫嚅。

「你动作再慢一点全地球人都移居到别的星系去,丢你一个在地球哦,毛虫。」

「我……不是毛虫!」居然还有点脾气。

「噢!」似乎被敲了额头,小小惊呼。

「快些儿。」那个叫章珞哲的命令。

「又没关系,我反正不是这麽早出门的。又不会迟到。」似乎在玄关慢吞吞穿鞋袜中。

「所以你才会是毛毛虫啊。走了。」章珞哲直截了当开口,一手扣著她手肘拎她出门,「伯父伯母,我们出门了!」

喀。

直到听见关门声,动作完全停顿,注意力放在偷听交谈上的曾家双亲才恢复原本的活动。

「还算挺有礼貌。」伯母片刻後开口,补充一句,「就是看起来有点儿流氓。」

「应该没事吧,现在年轻人不都喜欢这德行嘛?」伯父的声音有点儿底儿不足。

「唔。」伯母吃了口香肠,「不会做点什麽不负责任走人吧?」

室内一片沉默。

伯父清清喉咙,两人均有点儿不安。

伯母像决定了什麽似的,「没事儿。」

「嗯。」伯父也想通了什麽一样。

出了什麽事儿,不还有他们俩撑著嘛。

「能平安就好。」

「衣冠楚楚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流不流氓也没差。

不知道自己在两老心中掀起过涛浪翻腾的章珞哲打个呵欠跟身畔骑著脚踏车的毛虫进化中同学一起进入学校范围。

「自己还不是打呵欠。」骑到停放脚踏车的亭下,曾如芹下车还带怨气。

「我是因为快上课了才忍不住打呵欠,你让我现在去爬山跑步保证一个呵欠不打。」章珞哲放好自行车倚在柱子等她慢腾腾锁好车,确认无一遗漏,才一道走。

「爲什麽要等我上学?」有点犹豫,还是问了。

平时就算逮她上学,他也只是在门口等她醒来出门再一番作弄。

「就一起啊,怎麽、起不来就光明正大找机会赖床了?」章珞哲瞥她一眼。

今天也是,他的步子比她快很多,但是现在走向校舍却是跟她的步调一样,正好就在身旁的。

如果是交往的对象的话,这种时候就能牵手。

脑袋里浮现理想的一幕,她忽然很想将之实现。

「牵手。」错过的话,等毕业了就没有机会在学校、以学生时期的样子跟心情、穿著校服,好好牵手一块儿走了。

曾如芹憋著气,一张小脸下凉上烫,说罢直接就啪地将手拍到他掌心去握著,一边走著,一边牵著手,等著他的反应。

「这年头,非礼还带明目张胆啊。」章珞哲举起自己被她牢牢牵稳的手啧啧称奇。

自己的手掌大,骨节分明,交覆之上是,她的手掌绵,纤小娇嫩。

这毛虫还真进化了不少哇。

「我……你。」

「蛤?」章珞哲一蹙一挑眉,停下脚步转过头去。是真的听不见她喃什麽,能再小声一点麽?「重点完全……」听不到。

「我、我要追你!」

Cāo。她能再高调一点吗,这大嗓门喊得所有人都看过来了!

10. 突击测验

发文时间: 12/30 2012 更新时间: 12/30 2012——

咚咚……咚咚……

好紧张、好紧张,但是——

好不容易说出口了,她可不打算反悔啊。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