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占之后再疼你_吃奶揉胸叫床床戏百度|五合六聚

她第一次从阴道里尿尿,身上的敏感点一碰就让她的身子一震。

偏偏两个姐姐都不放过她,若风吸着她嫩逼上的肉飞速颤动,而若云则咬疼了她的乳头,后续的冲击让她脑中轰的一下炸开了绚丽的礼花,柔弱无骨的瘫在躺椅上,双腿落了下来。

“你们那边好了没有?”若云抬起头,在若景的雪乳上摸了一把,对着南宇那边喊到。

“乖乖,宝贝的小骚穴里有那么多水。”若风抹了一把脸。

一开始还能克制的南宇在若雪,若夜两姐妹的合力之下,有了动摇,再听到平时如小兔子般怯怯内向的若景呻吟,反差的刺激让他的忍耐终于裂了缝,抓住若夜的头发,在他口中拼命抽擦起来。

若风,若云架起瘫软无力的若景走了过来。

此时若夜含住南宇的大鸡吧被插得口水直流,一手扶着他的大腿,一手揉着两颗鸡蛋大的阴囊。

若雪已经在他身后跪下,双手扒着他的两片臀瓣,埋头舔着他的屁眼,舌尖伸进了屁眼里转动。

“让开,你们两个别玩了,让小景来。”作为大姐的若风一声吼,沉浸在欢淫中的两姐妹才如梦初醒。

若雪收了舌头站了起来,而若夜还被抓着头发狂操嘴。

“南老师,放手。”若云,若雪一起拉着他的手臂,若风一巴掌打到他的手上,操红了眼的南宇才停下,冷哼一声放了若夜的头发。

“南老师,既然坚持了5分多钟还屹立不倒,我敬你是条汉子。”脚都跪麻了的若夜被姐姐们扶起,向南宇抱拳鞠躬,大舌头的说道。

“睡下啊,你难道连小景的生日愿望都不愿满足么?”若风急躁地问道。

南宇眼神晦暗不明地看着若景,凭心而论,他很疼惜这个像小兔一样柔软乖糯的女孩,可正是因为这份疼惜,才不愿意玷污她,开弓没有回头剑,他不想女孩以后后悔时恨他。

女孩们都急坏了,若雪,若夜对视了一眼,一同点了点头,退后几步猛的侧肩向南宇撞去。

南宇被两个女孩撞得重心不稳,趔趄向后倒在了气垫上。

落在他两侧的两个女孩连忙爬了起来,每人各紧紧抱住他的一条腿向两侧打开。

“不可以!”南宇愤怒地瞪大眼睛怒吼着,挣扎着两条腿,却不管他怎么动两个女孩都抱着不放。

“南老师,我真的很喜欢你。”靠在若风怀里稍有恢复的若景委屈地说道。

她那么差么?南老师那么讨厌她,被两个姐姐抱住都在生气挣扎。

若景走上前,双腿跨跪在他腰两侧,扑下身子,翘起屁股,两团雪乳成圆锥型挂着。

“你真的要这么做么?”南宇目光紧紧盯着若景。

若景整个人一怔,随后抿着嘴唇点了点头,只敢看着南宇的下巴。

她慢慢后退,直到屁股顶到南老师翘起的大鸡吧的龟头。

龟头好烫,若景被烫了一下,更紧张了,心像小鹿乱撞不停。

“等一下。”细心的若云伸手到若景的嫩逼上抹了一把,发现润滑的蜜汁少了许多,起身用手指到蛋糕上抠了一大团奶油,抹在南宇的龟头上,又抓了一手奶油抹在若景的嫩逼和两只雪乳上。

她扶住了南宇硕大的鸡吧,对若景点点头,鼓励道:“别怕,只疼一下,以后都是舒服了。”

若景继续后退,直到嫩逼碰到了龟头,调整了屁股的高度,让小穴对准龟头,慢慢地把龟头一点点吞到小穴里。

小穴口马上被鸡吧撑得大大的,有些疼,还好有奶油的润滑,缓解了些疼痛。

若景忍耐着密密麻麻针刺般的痛,继续一点点后退,直到感觉龟头顶到了一层阻碍。

她清楚的知道这是她今天要舍弃的东西,抿了抿嘴唇,眼神坚定地看着南宇。

南宇本就被又热又紧的小穴包裹着鸡吧,小腹里一股邪火烧得难受,现在又对上女孩坚毅的眼神,更是口干舌燥,好像要被邪火把整个身体都烧成灰烬。

他欲望勃发,在若景小穴里的鸡吧又涨大了一圈,一动一动的。

若景好不容易平息了疼痛要做最后的冲刺,被这样一涨,疼得热泪盈眶,索性长痛不如短痛,立起身子,一屁股坐了下去。

血丝从小穴里流了出来,南宇的鸡吧太大太长,感觉顶进了子宫里,仿佛把她整个人都贯穿了,小穴里都是肉撕裂一般火辣辣的钻心疼痛。

“啊~疼~”若景倒吸了一口冷气嘶吼着,疼得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一瞬间泪如雨下,不敢再动,身子剧烈抽搐不停。

她肠子都悔青了,责怪自己还是太年轻,这种事情怎么能着急。

“小景!”四个姐姐心疼的叫道。

若景这样软弱如小白兔的女孩,总能让人怜惜,放到心尖上去疼。

“别咬了,再咬要掉了,疼就哭出来。”若风上前抱住她不停抽搐的身子,轻抚着她的背,不准她再咬自己的下嘴唇。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