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湿硬的小黄文——催眠闹洞房轮新娘小敏h-别来无恙

她不会做饭,某天晚上哭饿了起床找东西吃,打开冰箱,除了一袋已经开封的馒头,什么都没有,拿起手机想叫个外卖,发现她的手机里没有存过外卖电话。

林淮生爱吃美食,也爱做菜,只要有他在,压根不用担心没饭吃这个问题。那晚她啃着两个奶油馒头,脑袋晕乎乎地给他发了条微信,接着又立刻撤回。隔天醒来打开手机,林淮生问她昨晚发了什么,她只说发错人了。

隔天她出门,打算去超市采购,下到一楼,迎面走来住在对门的韩国妞,韩国妞热心地抓住她的手,用英文问:“你怎么了,瑶?看上去精神很差”

徐瑶对她扯了个笑容,说了句没什么。

韩国妞一副了然的样子,说:“最近没有见到林,你们是不是吵架了?我每天晚上都听到你在哭”

徐瑶懒得跟她鬼扯,转身就走,眼泪又忍不住掉。

在超市买了一堆啤酒,烤肠,吐司还有一些即食罐头,回家开了一瓶红酒,她觉得她得仪式性地祭奠一下这份感情。

红酒度数不高,但是后劲强,喝完容易入睡,迷迷糊糊睡着前,徐瑶还在想,这酒比林淮生好用,飘飘欲仙,挺爽,还能助眠。

徐瑶浅眠,难入睡,因此几乎每个晚上,林淮生拉着她没完没了地做爱。

那时候玩得疯,明知道他隔天要考试,还是忍不住去挑逗他。

那晚洗完澡穿上他的衬衣,喷上他喜欢的香水,又喝了一听啤酒,觉得自己状态蛮好,才去书房找他。

林淮生在书房看书,为隔天的考试做准备,闻到熟悉的味道转过头,就见到徐瑶倚在门口。

衬衫很大,堪堪盖住她的屁股,黑色的系带丁字裤若隐若现,半干的长发披在胸前,一片水渍,描绘出胸前的轮廓。

林淮生放下笔,盯着那一团水渍看,眼神渐渐暗了下来,他说:“过来”。

他的声音沉沉的,带点鼻音。

“你求我”她的声音娇得很

“我求你,过来”他笑

他靠在椅背上,似笑非笑地望着她,她走过去坐他腿上,脚搭在他腰的两侧,轻轻地摩擦。

林淮生剥开她的丁字裤,手摸了一把,在她耳边说:“已经这么湿了啊”

徐瑶咬了他的下巴一口,手扯着他睡袍的带子,声音有点飘:“老公,想要”

刚说完,林淮生已经插了一根手指进去,里面温热湿滑,他来来回回抽了十几下,她坐着的地方已经湿了一大块。

徐瑶在他耳边喘息,舔着他的耳朵呻吟:“再快一点”

他却骤然停了下来,积攒的快感一下子被抽离,徐瑶睁眼,有点迷茫地看着他。

“下去,帮我舔”

抽出那根湿漉漉的手指,在她的乳头上刮了刮,徐瑶抖了抖,跪在他跟前。

她没跟别的男人做过,所有的性爱技巧都来自于他。

4.你想捏爆我的奶

徐瑶跪下去,张嘴含住他,舌头细细掠过中间那缝隙,来回舔了舔,又吐出来,含住那龟头轻轻地啜。

林淮生抚着她的头发,逆着光,徐瑶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下面那处又流出了不少水。她喝了啤酒,口水里还带着麦子的清香,那肉棒吃久了沾上那气味,整个人有些飘飘然,身体越发渴望。

林淮生的浴袍刚才被她解开,这会他赤裸着上身,肌肉分明的身体,散发着荷尔蒙的气息,他低下眉眼,徐瑶两颊凹进去,正奋力吸着他的阴茎,她的嘴唇很粉嫩,一上一下那长长的睫毛跟着晃动,她也抬眼看他,眼睛亮晶晶湿漉漉。从他的角度看,衬衫里面一览无遗,高高耸立的奶子,浅粉色的乳尖,他的手从领口伸进去,指尖冰凉,一碰到那乳头,徐瑶又是一震。

玩弄了一会她的乳尖,他扯过她的头发,往前用力一插,直顶至喉底,爽得叫了一声。

徐瑶被突然的抽插弄得咳了起来,吐出他的阴茎,横了他一眼,眼波流转,有些嗔怒。

“坐上来”林淮生喑哑着声音,一手拉扯她的头发,一手握着她的腰往上一提。

插进去那一瞬间徐瑶就哭了,爽哭的,林淮生埋在她胸前,啜她的乳头,那两颗小东西已经硬挺,他一边舔一边提着她的腰上上下下地抽插,徐瑶甩着头发,承受这速度极快的频率。

坐在椅子上毕竟不太好操作,林淮生抱起她,让她扶着书桌,徐瑶整个身子瘫在书桌上,两颗沉甸甸的奶子正贴在他的书上,湿润的乳尖晃动间在那一页留下浅浅的水印。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