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柔性日记在老家——调教醉酒老师-永恒的乐章

交缠的银丝自嘴角淌下,那暧昧的晶莹带著yín靡,任谁看了都会血脉喷张。

若有人自门外窥见,只怕都会一致认为沙发床上那一对少年少女甚至比戏里的激情更甚,毕竟戏始终是戏,而沙发那一对儿却是真真实实地交缠。

林双此时早已衣衫不整,上身甚至两点都已裸露,但她却完全无法遮蔽这外泄的春光,只能任由俊美的男人在她唇上及身上肆无忌惮的点火。

☆、(10鲜币)65 戏院-2(H)

「好香好滑,嗯……」黎南边亲吻边低声呢喃,另一只手则寻到她牛仔裤上的扣子,轻松的解开。

林双猛地一颤,想开口求饶却被那吻密密的封住,她又惊又羞,但被调教的极敏感的身躯却诚实的流淌出甜美的yín液,她不受控制的痉挛,觉得下体又湿又痒。

当牛仔裤终於被彻底脱下,下身只著一件单薄小内裤的林双,只觉下半身被冷气吹得阵阵发凉。

黎南自一旁扯出一件毯子将两人盖住,自外看来半分春色都未露,但薄毯下交缠的男女倒是引人暇思。

林双不知是否该感激男人的贴心,但若他那长指不是正隔著内裤抚弄她敏感的小核,想必她会真正心存感恩。

好不容易男人的吻移至她的脖颈,林双终於忍不住呻吟,「别…那样…不要…在这里…」

男人喘著粗气,他放下钳制她的手,一手捏著她粉色rǔ尖,张唇吸引另一边娇rǔ,「在这里别有一番刺激,不是吗?」

当男人的手延著内裤边缘探入那处湿润幽谷时,林双忍不住尖叫阻止,「会长…不要……」

「都湿成这样说不要,真是不诚实的女孩。」他的手指毫不留情的在她身下进进出出,捣弄出越多的花液,甚至抠弄著里面最为敏感的软肉,他的手边不停亵玩,边叹道:「那麽多水,那麽湿,简直就是勾引人干……」

「不…才没有……」她才没有勾引,明明是会长强拉她,甚至强以手指在她那里捣弄,她挣扎著,却被男人的身躯压制的动弹不得,她能感觉到下身的手指越加快速,她的yín水随著男人的动作越加狂流。

「有,你就是有,你正是以如此无辜却又娇媚的模样诱惑我。」

黎南再也受不了这样的诱惑,他飞快的半褪长裤及内裤,低吼一声就猛地挺进,将那根早已渴望到疼痛的坚挺狠狠的插入!

「啊──」

林双的美眸含著泪水,一半是疼痛一半是舒爽,此时萤幕上又有男女交合,剧中的yín叫声让她越加湿润,她没想到听到男女交合声也令她有股难以言喻的快感,此时黎南的坚硬正在她紧窒的甬道内刮弄,那重重的进出让她全身哆嗦,又疼痛又快慰的感受让她羞耻的享受起来,终於在那尖锐快感中下腹一阵阵收缩。

「轻点…轻…点……」黎南的硕大不断剧烈的攻击著,她的mī穴早已被捣得溃不成军,那肉刃一下一下都几乎要刮破刮坏她似的,她咬著牙承受著,几乎快被男人插得散架。

肉体的拍打声在戏院中显得不那麽明显,林双摇著头,想甩去那不断攀升的狂乱,想甩掉自己在男人身下被捣得破碎的顾忌,她的手搂住他的腰,脚趾因兴奋而蜷曲,一阵白光自眼前闪过,她被欲望的情潮完全灭绝。

黎南绷紧臀部,幽深的眼中写满情欲,「高潮了吗?似乎在公共场合你就越敏感!」

他灼灼的目光紧紧盯著仍在高潮馀韵的她,明知道她此刻定然无法言语,但他仍忍住揶揄她,她的小脸在黑暗的戏院中因情欲而泛著迷人的红光,见到她的媚态,他的抽动越发剧烈。

高挺的双rǔ被男人粗鲁的抓著,尽管有些微疼痛,但那丰满被男人的大手放肆亵玩,却令她的肌肤不断升高,顶端的红梅也涨痛坚硬了起来。

「啊…不要…那麽重…会…被弄……坏…」林双的敏感处被他大力的揉捏,男人的冲撞又是如此狂野,她被那堪称疯狂的捅干几乎失去自我,湿答答yīn户快被那激情给冲翻冲坏。

奇特的,在这种时候,林双居然想到曾读过的一句名言,莎士比亚曾说:黑夜无论怎样悠长,白昼总会到来。

在这黑暗之中,会长不论如何占有她,一旦电影落幕,一旦走出这间电影院,他的这份激狂终会过去,她终会得到原本的平静。

她承认自己的力量是极其弱小,不论是少爷或者是会长,他们从来不懂体贴,只是纯粹肉体的占有。

这是男人与女人不同的地方吗?男人只要是女人,不管是谁,都可以将女人压在身下为所欲为?

而她,只是任男人打发时间卑微的存在?

甚至不曾说过任何花言巧语,只是说要就要。

林双心里极委屈,她明明对会长没有任何感情,却被迫在他身下承欢,是她开始有了野心吗?还是,她慢慢的在心里有不切实际的期盼?

期盼男人的行为不单纯只是欲望,而是包含『喜欢』,甚至是『爱』。

喜欢!!爱!!

她突然被这些字眼惊吓住,她怎会有如此期待?!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