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被几个男人抱着舔,同时被两个男人插嗯呀—暴风雨中藏在教室里的小游戏

不过坐在他旁边的杭霁允可看得一清二楚,当昝又儿决定自己要玩国王游戏的时候,他那本来就被紧紧包裹住的巨大,开始膨胀起来。

杭霁允眼睛眯起一些,不知道他在牌上动了什么手脚,接下来三轮游戏的国王都是柯弘名。

柯弘名没有他们那么恶趣味,命令的基调都比较平缓,虽然他听多了那些香艳的命令,才会在昝又儿选择要玩的时候瞬间想起之前看过别人玩的游戏场景,下身也起了反应。

因此才会下达什么让A点和3点做仰卧起坐俯卧撑啦、2点去淋半分钟的雨之类的不算很有趣的命令。

可是看见昝又儿打了个哈欠似乎觉得很无聊的样,他便换了一个想法。

“又是柯弘名当国王诶,这次你打算下什么命令?”

江泰然是淋雨的受害者,不过他对这种事情一点也不在乎,痛痛快快地把半湿的上衣脱掉继续游戏。

“我这次的命令是,A点跳脱衣舞……脱到内衣裤就行。”

“哦哦!柯弘名你小终于开窍了,之前都是些什么烂命令嘛!”

兴奋地呼喊,江泰然很期待昝又儿的脱衣舞。

他为什么如此确认A点就是昝又儿拿着的?因为他知道柯弘名和杭霁允都是有练过的家伙,真想动什么手脚对他们来说是再简单不过了。

况且那人又不是GA,不可能想看他们几个大男生跳什么脱衣舞的。

昝又儿果然脸一下变得很红,她紧抿着唇,把牌盖在桌上非常羞涩的说:

“我…我不会跳脱衣舞,可不可以换一个。”

柯弘名原本是想戏弄一下她,可是看见她带着怯弱的神情又有些后悔,虽然一直和她斗嘴争吵,但他是真的喜欢昝又儿。

不过话已经说出去了,收回来不仅驳自己的面,还会让她察觉出什么来,思考了几秒钟,他说:

“很简单,你只要慢慢地把衣服脱掉就行,脱到剩内衣裤就可以穿上了。”

她的心跳得非常快,吐槽着为什么这个A点之前不出现,好死不死的现在才跑到自己手里。

抓着衣角揉了好几下,她站起身来。

算了,豁出去吧,那么扭扭捏捏的一点也不像我,管他什么命令呢,照做就是了,反正有本事你们就不要被我拿到大王,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在心握了个拳,昝又儿发着誓。

“我要在哪里脱?”

走了几步才想起来这个问题,是自己随便找一个地方吗?

“在讲台上,右边那块空地。”

那里是视野最好的地方。

于是昝又儿站到讲台上,手解着外套扣,她看着下面四个看好戏的男人,忍了忍没说话,继续脱衣服。

柯弘名的欲望胀到不行,他对昝又儿的好感从刚刚进入高就有了,她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萝莉,他天生就对这样的女孩有好感。

但不是所有的萝莉他都喜欢,身边的兄弟女朋友换来换去,他依旧洁身自好,也不是不喜欢女人或者不行,只是他不喜欢那种自己黏上来的女孩罢了。

昝又儿的责任心,做什么都非常独立的样,还有大大方方的性格,每一点都能击自己的心。

要说她到底哪里最好,让自己印象最深的话。

一定是那次小组讨论以后一起去餐厅吃晚餐时,她亲眼看见男朋友劈腿以后没有立马上前闹,而是阻止要帮她理论的江泰然和宋栾。

待到他身边的女孩被人接走,她慢慢走到那个男人面前坐下,听他支支吾吾地解释自己是和朋友来玩,然后笑着把刚才拍到两人亲吻的照片拿给他看。

趁那人哑口无言的时候扯下他脖上还挂着的情侣项链,和自己的一起往垃圾桶里扔,最后狠狠地踩了那个男人一脚,转身就拉着他们四个离开。

那副场面真是有些逗,也让他对又儿起了敬意。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