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彩色不遮挡之老师,黑人粗硬进入过程—君妖娆

萧彦云唇角略略扬起,而后反握住萧素的手,另一只手紧接着握住萧素的腰,两手用力将萧素抱下了马车。

萧素站定后,发觉自己已被萧彦云牢牢地控在了怀中。两眼朝四处一看,这么多大男人看着......萧素拍了拍萧彦云环住自己腰的双臂,“白日里,又在军营,你我这样大抵是不好的。”军营中军纪严明,这般亲亲我我,罔若无人之举,要不得。

萧彦云没有说话,双臂离开了萧素的腰。转而对营门侍卫挥了挥手,营门侍卫全数躬身甚是恭敬地行礼。然后身子往两边一退,恭敬地迎萧彦云入军营。萧彦云一拉萧素的手,右脚一迈,带着萧素直往自己的帐子而去。

一个个白色营帐,微风吹拂帐帘,伴随着一阵阵士兵的整齐响亮有力的口号声,透着一股豪气冲天,血气奔腾。

夜色早已降临,这些士兵仍在夜训。萧素心中感慨万分,丝毫没有注意到萧彦云双眸中闪现的一抹璀璨的不怀好意的光来。

萧彦云的营帐也是白色底,只不过帐帘和前边的帐子帘子不同,周边镶上了一层银边,在皎洁月光的照耀下,闪着光芒,像极了某人微眯眼眸时,那处透露出的光,Y冷却又璀璨闪亮。

萧素这般想着,不经意间抬了头看向萧彦云,那双仿似闪耀灼灼银色星光的眸子,萧素身子猛地一僵,而后伸手一掀帐帘,头一低,身子一弯,迅速地入了营帐。

营帐中铺洒进一地银白色月光,萧素站在营帐左处的方桌前,等了一会也不见萧彦云进帐。看萧彦云刚才的神色,他今日定当不会“放过她”。

萧素抿紧唇瓣,帐帘被夜风吹得前后晃荡。又等了一会,帐外响起了低沉的嗓音,萧素隐约听到蜡烛以及洗身水,木桶什么的。

低沉嗓音落下,帐外响起轻轻的脚步声,而后帐帘被萧彦云拉起。被月光拉地袭长的黑色身影倒映在地上,给银白色的月光添了抹诡异以及妖冶之感。

地上的黑影慢慢地移动,轻轻的脚步声响起,飘飘悠悠地回荡在营帐之内。萧素抿紧的唇瓣募地松了开来,她未及筓,萧彦云那小鸟也没有成熟,又不会失~身,她干什么这么捉急?

“阿姐,洗身水马上就会送到。劳累了这么久,你定是还没有吃东西,彦云让军中大厨给你熬银耳红枣羹,据说这羹汤,女子要多喝。”萧彦云走到萧素身前,伸手一把掐住萧素滑嫩嫩的脸蛋,漫不经心地说着。

萧素扯起一抹笑来,萧彦云扯她脸颊的手还未放下,这笑看上去十足十是一个鬼脸。萧彦云看到此般模样的萧素,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明显。

“阿姐,你的脸可是让尉迟翎给碰了?他碰了你哪里?”萧彦云松开捏住萧素脸颊的手,语调甚是轻松,实则一张俊脸已经黑沉下来。

萧彦云背对着月光,那黑沉的俊脸,萧素自是看不太清。萧彦云这个问题太过敏~感,萧素当然不会傻啦吧唧地老实道来,如果萧彦云知道尉迟翎碰了她的手和腰,还差点亲了她,萧彦云岂不是要......

“彦云,我和尉迟翎之间清清白白,还望彦云莫要胡思乱想。今日和尉迟翎在一处,事出有因。彦云,你回去问问大夫人便知道其中原委。”萧素索X将责任全都推给了大夫人,反正她出萧府,也是因为大夫人请了道士来素院去除妖气。只是大夫人也被尉迟翎摆了一道,请来的道士并非是道士,而是尉迟翎身边的人。

不过,尉迟翎消息倒是灵通,知道大夫人要找道士来整治萧素,然后派遣身边侍卫徐鸿飞假扮道士进入萧府,“堂而皇之”地将萧素带走,起初尉迟翎不过是想要见萧素一面,到后面才发现,事情并非他想的如此简单。尉迟翎没有料到萧素X子变了,也没有想到萧彦云其实是在乎萧素的。

萧彦云伸手拍了拍萧素的脸,啪啪的声音响起,萧素一把拉住萧彦云的手,眼睛朝着萧彦云眨了眨,扮出一幅可怜样。“彦云,你想地很周到,女子吃银耳红枣汤确实对身子好。彦云的心肠也是极软的,嘴边说着要惩治我,其实舍不得惩治,对不对?”

萧素这话说的很有技巧X,先夸赞一番萧彦云,将萧彦云捧得高高的。而后模棱两可地道出目的,望萧彦云不要再纠缠尉迟翎和她在一块的事。

萧彦云轻声一笑,不多时,便朝萧素点了点头。萧素舒了一口气,但听到萧彦云之后说的话时,差点炸毛跳脚。什么时候,她萧素被人揉捏成这副样子了!以前在办公室里,虽然搭上了一个喜欢偷懒不好相处的搭档,但她做事的效率高,受领导赏识。也没有人敢小看她,现在倒是被一个还没有熟的萧彦云掌控住了。

“阿姐,不过是绑你一个晚上,没有拿鞭子抽打,已是仁慈。对于逃跑的人,萧府历来抓到后就会赏一顿鞭子,然后丢到后院柴房,不给吃喝,若是熬过了七天,照样可以留在萧府。”萧彦云出口的语调越来越低,看着萧素起伏的X膛,萧彦云坏心了起来。

萧素的与众不同,只有他可以看到,也只有他可以撩~拨。萧彦云很想自己某个部位快些熟起来,也希望萧素早日来葵水。医书上所说,萧彦云倒是瞧了个仔仔细细。不是说他有多好色有多着急,当初向娘亲要萧素,不过是心血来潮,看看在萧府重压下的庶姐是如何生活的。

但后来,事情急转直下。萧彦云觉得萧素越来越得他的心,萧彦云有个习惯,兴许是身处高位所致的骄傲感培养出了他这个习惯。只要是他认定的,他便会将其变成私有物。他可以宠着护着也可以惩治,但容不得旁人对他所属之物窥视以及指指点点。

“大少爷,您要的物什都已备好送来,现在是否可以入帐?”一道溢满恭敬的清脆女子声传来。

萧彦云道了一句嗯后,帘外几重人影闪现。一窈窕身影的女子朝萧彦云行了一礼,待四个身形高大之人将木桶以及洗漱水全数摆好出了营帐后,女子才将手中之物放于方桌上,呲的一声,烛光亮起,一圈圈昏黄在营帐内荡漾开来。

萧素这才看清了女子的脸,听着声音着实好听,可这脸......太过狰狞,一道长长的灰黑色疤痕从额角弯弯曲曲地蜿蜒到下巴,一双细小的眸子里没有任何光亮,皮肤惨白,倘若不是那清浅的呼吸声,萧素会以为这个女子已经死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