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日女人下面好视频——敏敏的阶下囚-拜托饶了我

“我从门缝间看到灯光。”仿佛看出她心中的疑惑,魏君临适时帮她开口回答。

“虽然屋里都熟悉的佣人,你也不该忘了锁门。”

他也不需要她解释,理所当然地走进她的卧房。

铺着柔软羊地毯的木质地板上,坐着一个比人还大的北极娃娃,房里各个角落也摆满了大小不一、种类不同的娃娃,几乎就像是娃娃工厂。

即使年过二十,她的嗜好依然这么少女。

他随手拿起一个她摆放在化妆台上大约三十公分高的木造玩具房,发现美轮美焕的精致别墅还放了四个人遇娃娃。

妈妈爸爸并肩坐在春花盛开的院子里晒大阳,妹妹坐在草地上哭泣,哥哥蹲在一旁安慰妹妹,人偶栩栩如生,肢体表情皆是灵活生动,而他敏锐地发现那坐在地上的小女孩和小男孩,容貌竟与他们两人有几分相似。

他莞尔挑眉,似笑非笑的转头看着她。

“那是客人特别订做的礼物,并……并不是我做给自己的东西。”她面红耳赤的冲到他身边,迅速从他手中夺走房子,七手八脚将房子放入早已剩绘好的透明塑料盒,险些就要把庭院里那株缀着水晶的金木樨给碰倒。

小脸更红了,她只好暗暗深呼吸平稳心跳,然后放慢速度将房子小心放入盒内,只是房子放入盒内还不够,她又连忙转身拉开专门收纳纸袋的收纳盒,从里头挑选搭配的纸袋,一副相当忙碌的模样。

眼看她从头到尾都不敢直视自己,表情是那么的可怜又可爱,魏君临不禁唇角轻扬,竟猿臂一伸将她楼到怀里。

“为什么睡不着?”他挑逗询问,薄唇几乎就贴着她的耳廓,潮热的气息随着说太阳岛声不断喷拂在她耳边。

她顿时全身僵硬,原本早已乱七八糟的小脑袋瓜再次浮现上午的事,根本就不敢回答。

“你就这么在意我的吻?”他也不需要她的回答,因为他早已对她了如指掌,包括她试图隐藏起来的心情,包括她为什么总会对他脸红,甚至包括她为什么宁愿忍受他的欺负,也要以“妹妹”的角色待在他身边。

轰!

皎洁美丽的小脸蛋瞬间爆红,她用力推开他,连忙将身边一只半人高的黑惑娃娃档在xiōng前。

“才不是!”

“呃?”他促侠挑眉。

“我是因为客户赶着要货,所以……”

“所以你果然是因为我的吻困扰到睡不着。”他替她接话,目光几乎是贪婪的看着她含羞带怯的小脸,以及丝质睡衣外的晶荤雪肤和修长美腿。

等了两年,养了两年,终于到了可以大快朵颐的时候。

她的羞怯无时无刻都在诱惑着他,虽然她一直以为自己把感情隐藏得很好,殊不知她不经意流露的娇羞风情反而更加撩人,好不容易等到她满二十岁,他终于再也不用顾虑。

压抑多年的欲望在体内狂妄咆哮,宛如一只饥渴多年的猛虎,正迫不及待欲挣脱牢笼,大啖眼前美食。

“你、你……”她错愕结巴,再也说不出话,看着他微笑地扔下手中的西装外套,伸手袖开领带,甚至解开所有衬衫钮扣,让性感健硕的男性身躯在敞开的衬衫底下若隐若现。

她当场目瞪口呆。

兄妹两年多,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宽衣解带,只是如此“坦诚相见”的画面却一点也无法让她感动,反倒是心脏差点从xiōng口蹦出来,小脑袋当场严重当机。

她想尖叫却叫不出声音;想伸手捂脸,一双水眸却不受控制直盯着他肌理分明的伟岸身躯,体内仿佛有某股一样的热潮正骚动,让她瞬间口干舌燥,全身燥热不已。

她呆若木**的愣在原地,直到他利落抽走她怀里的黑惑娃娃,她才如梦初醒般的惊喘一声,转身想要逃命,不料他的动作更快,在她起身之前便反手把她拉回怀里,然后将她扑倒在雪白无瑕的羊毛地毯上。

“不要!”她惊慌大叫,连忙伸手推拒他沉重健壮的身躯,指尖颤抖,小脸却是羞赧潮红。

“哥哥,求你不要再开玩笑了,我一点也不喜欢这种玩--”

“嘘……”他轻轻点住她的唇,俯身在她耳边低语。

“已经很晚了,你太大声会把佣人吵醒的。”

潮热的气息再次袭上她敏感的耳廓,令她全身颤栗,伴随而来的心慌和羞耻让她猛烈摇头,感觉与他贴合的每一寸肌肤都好滚烫。

然而最令她心慌意乱的还是男女先天上的差异,他的健壮、她的娇小;他的强大、她的柔弱,她无论怎么推,都无法撼动他分毫。

“哥哥,求求你快放开我……”她低声恳求,慌得都快哭了。

“呵,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你长大,我怎么可能会放开你。”他戏谑笑着,贪恋地将脸埋进她披散在地毯上的长发,嗅闻她清郁迷人的发香,闲下的大掌则滑进她的睡衣,恣意爱抚她滑嫩的肌肤。

娇柔身躯重重一震,叶天晴惊喘抵抗,但魏君临却只用单手就将她一双不听话的小手压扣在头顶。

她睁大眼,不由得再次惊喘。

“哥哥,不要!不要!拜托你放开……唔!”

慌乱的抗议声瞬间被吞没。

他狂野地亲吻着她,邪肆的唇时而吸吮、时而啃啮,恨不得将她软嫩水润的唇吃进嘴里,湿热唇舌更是霸道地长驱直入,贪婪玫占她甜美的唇腔。

她的娇喘、她的颤抖、她的芬芳、她的甜美、她的生涩,在在都令他发狂。

胯下的欲望昂扬勃发,全是渴望她的证明。

但他明白现在还不是享用的时候。

虽然她已经成熟到可以收成了,但在真正开宴之前,他还需要再花一点时间将她好好调味。

他不要她在当个唯唯诺诺的“妹妹”,而是要一点一滴唤醒她的女性欲望,让她逐渐动情,然后一天比一天还要渴望他,一天比一天还要对他着迷,最后只能耽溺于他的一切,再也无法自拨。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