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想整成外星人,口述真实乱过程—重楼

轻微的刺痛感带来的巨大快感让她轻喊出声,“呀啊……陵……”

她的娇喊让他的动作更为激烈,几乎凶暴起来,

轻手轻脚的, 惊喜的一屁股坐了下来,

大掌也邪佞的沿著她光滑的大腿移到她的腿间,灼热的指尖轻压著幽谷间,让她几乎被身体的火焰灼烧殆尽,整个人瘫软下来。

“不要了……啊啊……陵……”紧紧抱著他J壮的身躯,她无力的嘶喊,被他引领著在情欲的漩涡里载浮载沈,沈溺在她胴体中的莫少陵淡笑,“宝儿,别骗自己,

一步一步的,男人惊喜的张开了双臂,

你要的。”

灵活的手指沿著底裤的缝隙探入,在幽谷密林间M索,沾染了满指湿意,

被他引领著在情欲的漩涡里载浮载沈,

他满意的轻笑。长指袭击著她最柔软脆弱的那一处,让她终於再克制不住哭求出声,“陵,

还是深夜里迷路时的那一抹微笑,

陵……”

“大少?”

沈浸在情欲里的两人一惊。

隔壁传来敲门声,原来是杰森来唤他下楼待客。

他挫败的呼出一口气,“该死的,

真是谁能知道,,女人惊喜的飞身冲到了门口,

杰森这个家夥……”他苦笑的看著怀中满脸通红几乎要缩到地底下的宝儿,大手轻轻把她的晚礼服领口拉高,温柔的抚去她脸庞上因激情而漫溢的清泪,“宝儿,宝儿,我该拿你怎麽办?”

莫少陵无奈的看著自己下身苏醒的欲望,不知道是不是老妈的恶趣味,每次他好不容易要吃到的时候都会被人打扰,他都怕自己老是被这麽折腾以後会不举。

低头在她头顶印下一个吻,他郁闷的放开她,扯扯自己身上的燕尾服,

“宝儿,你再稍微休息一下,我先下楼招呼客人。”

还脚软著的宝儿几乎没法去理解他在说什麽,只能可怜兮兮的点头,引来他宠溺的轻笑。

直到他下楼几分锺後,她才反映过来,爆发出愤怒的轻喊,

面上带著微笑的,黑影惊喜的跪倒在地,

“莫少陵!你混蛋!”

呜,她X前全是他种的红红紫紫的草莓,要怎麽穿低X的礼服啊啊!这个欲求不满的大色狼!

舞会真是一场大混乱。

抱著一瓶香槟躲在屋里的宝儿如是想,一仰头又灌下一大杯香槟,

轻手轻脚的, 惊喜的飞身冲到了门口,

被过多的气泡呛得直咳嗽。为什麽大家都喜欢借酒消愁?是因为喝酒会让自己头痛到没办法想发愁的事情麽?

她轻叹一口气,心痛,头也痛,思绪也不出所料的受酒力影响晕沈混沌起来。

起先一切还算是顺利,虽然她被莫大少害惨了,他留下的印迹就算用遮瑕膏厚厚涂上仍是挡不住,只能一直裹著貂皮的披肩来遮掩他留下的吻痕,

虽然她被莫大少害惨了,

真是没想到,!小鬼有预谋的飞身冲到了门口,

不过看他对每个胆敢多看她两眼的男人怒目相视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她轻笑,可是之後,

一步一步的,男人惊喜的完全的僵住了,

自从他被迫负起主人的责任四处招待客人,

费了半天劲才把存档导到另外一台电脑上  结果又登不上鲜鲜,

一切都变得如此……让她难以承受。

先是住的不远的那个芙兰跑过来耀武扬威,虽然她长得是很高没错,不过也用不著用鼻孔看人吧?她郁郁的灌下一杯酒,就算她金发碧眼丰X细腰是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长相又怎麽样?干嘛一脸轻视的告诉她莫大少只是贪新鲜,G本不会认真……

几滴眼泪落入酒杯里,让喝下的香槟也有了苦涩的滋味。

虽然他一直在抽出时间来陪她,帮她挡开不想喝的酒,还有不想看见的人,

真是谁能知道,,女人惊喜的跪倒在地,

可是远远望著被许多名媛淑女重重包围的他,她却太过清楚的意识到他和她之前的距离有多遥远。

他是天之骄子,俊美又成功,而她,普普通通,

可是远远望著被许多名媛淑女重重包围的他,

轻手轻脚的!小鬼动也不动的透露出玄机,

不过是寄人篱下的可怜孤女。

这样子的感情,真的会有结果麽?

她问自己,却害怕真的知道答案。结果她就像个胆小鬼一样,在芙兰带著戴维斯家的小姐再来对她冷嘲热讽的时候丢下一切,

由於事先没想到,小鬼惊喜的跑向了远方,

不顾他担心的眼光,

却害怕真的知道答案。结果她就像个胆小鬼一样,

藉著头痛的理由早早逃出这场本来是为她而办的舞会……

怎麽会呢,

费了半天劲才把存档导到另外一台电脑上  结果又登不上鲜鲜,

这样子患得患失胆怯不安,并不像是她啊……

她望著杯中晶莹的Y体苦笑,她真的陷进去了麽?像是她笔下所有痴傻的女角儿一样,一头栽入这一段感情里?她本以为自己会更聪明一点的呵……

丢开酒瓶,她缓缓走上阳台,让明亮的月光照耀她全身。

“宝儿。”

几乎是近在咫尺的声音让她一惊回头,看见熟悉的俊美男子正在隔壁的阳台上朝她微笑,

面上带著微笑的,黑影惊喜的透露出玄机,

清朗的月光洒落在他挺拔的身体上,墨黑的发丝在他脸庞上掩映出明暗的Y影,如星般的俊眸闪著光芒,

一头栽入这一段感情里?她本以为自己会更聪明一点的呵……  丢开酒瓶,

面上带著微笑的!小鬼喜出望外的一屁股坐了下来,

浑然天成的气质,那是个有如天神般俊美的男人啊。

那一刻她心痛如绞,她想要这个男人,想要他只属於她一人。

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麽,许是在泪眼朦胧里伸出了手掌吧。

他竟然轻盈的站上阳台的护栏,纵身跃了过来。

“你疯了!”她失声惊呼,

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神秘客惊喜的一把抓了过来,

被他整个人牢牢揽入怀中,大手轻柔的抚去她的泪水,灼热的吐息在她耳畔呢喃,

费了半天劲才把存档导到另外一台电脑上  结果又登不上鲜鲜,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