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妍不带罩的照片,小袁老师音频—肉文女主了解一下

“真是倔强的小猫。那就只好——”花零安褪下裤子,粗壮的性器坚硬的站立着,宛如一个魁梧的士兵,等待刺破敌人的防御。

花改优看到花零安的肉棒时,感觉大脑一瞬间麻痹了一下。她想起深渊说过的话,肉文男主个个器大活好。

这哪是肉棒,这特么是铁棒吧!?哪有这么夸张的啊,真正意义上会被插死的好吗?

“等、等下,我想……嗯!”花改优还妄图改变接下来的悲惨命运,但花零安却死死的吻住她的唇,堵住了她即将脱口的说辞,那恐怖的肉刃就在狭小的花穴入口处徘徊。

“嗯嗯……唔,不……”花改优拼尽全力推搡着花零安的胸膛,躲避他的热吻,这种举动激怒了花零安。

“花改优,你一辈子别想下床了。”花零安一手束缚住她的双手,紧紧压住她乱蹬的腿,扶住性器送进花改优的嫩穴里。

好疼——要涨裂了——进不去的——!

花改优咬住下唇,将唇咬破,但唇上的这点痛比起下身的痛苦可以说是小巫见大巫了。那非比常人的巨大兽器把花改优的小穴撑到了极致,层峦重叠的肉褶被完整推平,明明感觉已经到了子宫口,但花零安却还有一小截没有进入。

“呜呜……不要,不要进来……拔出去,求你,拔出去……”花改优痛的身体抽搐,然而她已为鱼肉,而刀俎正在她体内。

花改优内心无比悲凉,她好想清水文,好想那些牵个手就会脸红的纯情男主,救命啊啊,要死人了啊啊啊!!

花零安掐着花改优的下颌,迫使她张开嘴,花零安吻住她的唇,也将唇上的血迹一并舔走,拉出花改优的小舌头,在空中交织,口水从唇角流到下颌。

不管怎么说,花零安还是心软了。他本该开始驰骋起来,就算玩坏,不对,他就想彻底玩坏花改优。可是看着花改优苍白的脸色,花零安只是静静的将分身埋在她的体内。

穴肉在排挤着凶猛的外来物,给花零安带来致命的快慰,花改优太过紧张而不断收缩着穴肉,给花零安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忍耐的汗珠从额角滑下,顺着漂亮的侧颜弧线滚落,掉入花改优的肌肤上,惹得花改优身体一颤,穴肉猛地箍住,花零安忍不住闷哼一声。

肉文女主要是没个名器傍身,怎么能让这群男主们天天如狼似虎的拆她入腹?花改优此刻也不想对深渊素质三连,她就想问问,这破文什么时候完结,她要回去清水文和纯洁男生谈恋爱去呜呜呜……

“小优,你好紧啊。”花零安放过花改优被吻得红肿起来的娇唇,转而攻向了敏感的耳朵,咬住下耳垂,用舌尖描绘起耳部轮廓。

“不是……求、求你不要……哥哥……”花改优哽咽着,但身体却在花零安的抚慰下逐渐热络起来,花穴不断分泌出粘稠的透明液体,原本还很干涩的甬道终于变得顺滑了一些。

“不要什么?”花零安顺着肋骨抚到肚脐,隔着薄薄的肚皮,能摸到在花改优小穴中的凶猛性器的形状,“你已经完全吃下了我的东西。”

“哥哥,不要,啊……”

花零安缓缓抽出肉棒,再缓缓插入,硕大的前端碰到穴内敏感的部分,让花改优口是心非的呻吟起来,大脑昏昏沉沉,熟悉的快感袭来。

“亲妹妹在吃着亲哥哥的大肉棒。”花零安很怀心眼的说着,他知道自己妹妹最讨厌什么,果然在他话一说出口,花改优顿时瞪大眼睛。

“不是……是哥哥,逼我的……啊,嗯……”花零安猛地顶到深处时,花改优舒服的惊叫出声,随着身体的微颤,胸前的两团白球也跟着抖动几下,香艳的视觉冲击让花零安忍不住揉了一把雪乳。

“但是,你很享受。承认吧,小优,你有感觉了。”

花零安是个恶魔,在他冲破了世俗枷锁爱上亲生妹妹的时候,他还要让亲生妹妹陪他一起下地狱。

“不是……嗯!”花改优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但在花零安有规律的活塞运动之下,立场开始动摇起来,挨过了前期的苦难,适应了花零安的粗长后,快感便如潮水淹没了她。

“不是吗?那……你的乳头为什么这么硬?小穴紧紧咬着我的肉棒?嗯?”花零安的狠狠的撞击着花改优,把她的理智也一起撞走。

“啊……不,不是……对、对不起……啊……”好舒服,想要更多。可是,这是不被允许的事情,是乱伦。

女主内心的纠结也间接的影响了花改优,她觉得胸口很闷,闷得她喘不过气来。但同时身体又被花零安弄得很愉悦,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缠在一起,无法找到突破口。

“小优,嗯,我爱你,我爱你……”花零安比起花改优来说就勇敢多了,他从来不在乎外界怎么看,他就是喜欢花改优,要让花改优变成自己的东西。

肉体拍打着声音混合着靡乱的水渍声,更提性致。

花零安抱起花改优,让她以乘坐在怀里的姿势,向上顶撞着她柔软的穴肉。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