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np高辣文h,啊好涨好痛轻点—淡色蔷薇

他动过怒,赵枚从8岁的时候跟他住在同一个大宅里面,可是她从来没有讲过淡家儒动手和谁打架。

可是此时此刻,他又不是那个像毛头小子一样的淡家儒了,他沉静下来,如一潭静谧的水。

赵枚强笑道,“这碗粥是你点的,它是就是你的,无论你喝不喝,无论你想不想要,它还是你的,永远都是。”

淡家儒说,“这个周末去巴黎的时候,我在飞机上读到一点东西。这个世界上有两种爱情,一种是情景式的爱情。打个比方,5男1女一起进入一个山区工作,这个山区是与世隔绝的,他们每日朝夕相处,这个女人一定会爱上这5个男人中她最欣赏的那个,这是这个特殊情境造成的,当他们结束工作离开这里,这个男人看到其他可爱的女人,很可能移情别恋。而这个女人,也可能因为更多的选择,改变心意。另一种爱情,叫做超越时空的爱情,这个时候,爱情不因为时间,空间的变换而变换。”

他喝了口水,继续说,“当然,这个世上的大部分人所拥有的,都是情景式的爱情。做人不能太贪心。只是——”

赵枚静静地看着他白皙俊秀的脸,他说话的时候神态平静,语调安稳,暮春的阳光在他的脸庞上投注,如同釉过一样的光泽。

他沉吟片刻,“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只是陷入某个情景中没有走出来,因为你从小到大身边最近的那个人就是我,所以才会,”他措辞一下,“对我,这么特别?”

“家儒,有些话不妨直说。”赵枚努力让自己平静。

淡家儒还真是个商人,这样把感情舀在台面上分析,概

括,选择,和把货物放在精准的天平上锱铢必较有什么两样?

“现在,我们的情境已经有了缺口,或许,你该慎重考虑一下,一个巴掌拍不响,没有人会无缘无故招惹你。”

赵枚忍着泪意,站起来直视着他的黑眸,“你现在是在怀疑我?怀疑我跟宁承

业有什么关系?”

“至少你知道他的名字,并且和他一起出来。”

“淡家儒!”赵枚第一次对他这样说话。

在他温柔地揽在怀里,当他紧箍着她不放,哪怕他力道之大,让她觉得痛,她也觉得哪怕天崩地裂,也可以安心。

可是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只有动荡和痛苦。

淡家儒没有言语,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你这样不信任我,我想你剖白心意一千次都没有用。”赵枚抹了抹大滴的眼泪,“今天,我们不太适合说话了,我先回学校了。”

她抽泣着呼吸,努力让自己看不起来不那么狼狈。

而淡家儒看着她娇小的背影,很久都没有动弹。

Chapter25[VIP]

淡家儒当然没有追出来,也没有给赵枚打电话。

因为他是淡家儒,所以他不会那么做。

钱易说,我真不明白,他为什么宠你宠到这个地步。

他有多宠她呢?

或许这是淡家儒所能做到的全部,却连信任都欠奉。

他把她当成了什么呢?

长风衣没有夹层,夜风如斯,凉彻心扉。

寂寞的钢铁栏杆,有油漆斑驳之后的金属气息。

她抬起头来,仰望星空,耳边是整个城市的喧嚣。

身后,是灯火辉煌的五星级酒店大厦。

他在其中某个窗口后,浅笑,低眸,蹙眉,俯首,勾唇,闭目,低咳,隐忍。

那些细微的表情,让她像在海滩上捡贝壳的孩子,每当获得一个,就赶紧揣进篮子里,永远都不嫌多。

每一份,都是值得又无数力气去获得,漫长时光去珍藏的宝贝。

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邢未羽说,承业这个人很冲动,他也在后悔。

他给你带来麻烦了么?

怎么会?

张口给出的,却是这样的回答。

仔细沉思,似乎一切都跟宁承业无关。

他只是导火索,没有他,还会有别人。

淡家儒跟她之间的那些东西,她不理解的神情,她跨不过的距离。

很多东西都没有办法回避,亦没有办法揭开谜底。

他心里的谋划,他想要的未来。

他想要她,在什么位置,担任什么角色。

他想要的爱情。

真不甘心啊,因为,淡家儒很可能并不需要爱情。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