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外轮流上我,玩少妇女邻居—穆府小事

就这麽硬生生的全部捣入,狠狠的撞上了最里面的肠壁,酸慰的感觉让她全身一麻,整个人都酥了去的哀叫出来,“啊!哥哥好深啊!”那软软的嫩壁被硬物硬是抵住往里面钻研,逼着它哆嗦着分开细缝,让它强悍的深入再深入。

她无力的剧烈颤抖,差点瘫软下去,太强烈的刺激了!和二哥进入的感觉不同,三哥的ròu棒通过肠道,那种被刺穿的感觉沿着脊椎往上延伸,整个後背酥麻酥麻的。比平时哥哥给她做的後背按摩还要舒服,她愉快的呻吟着。

声声yín叫大大刺激了正在冲刺的三哥,他动的更加卖力。二哥也被刺激的不行,射过一次的棒身又硬的跟烙铁似的。

他示意老三把心心翻转过来。三哥也不抽出棒身,单单转动心心的身体,棒身在她的菊穴来了个180度的旋转,她的肠子仿佛也随之旋转。“不……”她想忍住,可身体远远不受大脑的支配,刚转到一半就泻了身,正好喷在二哥的ròu棒上。

“小yín娃,哥哥都还没有碰到你就喷潮了!”二哥把握时机,在她高潮余韵之时,一个挺身,破肉而入。

“啊!二哥!!”高潮还未走,新的刺激又来了,同时被两个哥哥插入,对於初初破身的她,是个巨大的挑战。“心心要被撑坏了……哥哥……”她好怕,那麽大的两根,把前後穴撑的满满的,会坏掉的!

“不会的!心心不怕,哥哥会很小心的!”二哥嘴上宽慰她,下身丝毫不松懈,轻车熟路的来到花蜜的源头,“心心不是很喜欢哥哥进小yín宫麽?哥哥再来一次,好不好?”guī头抵在宫口,只等着小公主点头,便第一时间刺入。

虽然被撑到极限,但着实没有要撕裂的迹象,心心稍稍放下悬着的心,三哥已经在後面小幅度的耸动,二哥的棒身虽然未动,但她被三哥顶着往二哥的ròu棒上送,guī头不断的擦过宫口,撩的她奇痒无比。

“二哥……进来……好痒。”

“遵命,我的公主!”得令的二哥轻松一顶,guī头刺入,瞬间被吸的死死的。

“啊!好舒服!!哥哥哥哥……”从来没有这麽的充实过,两个xiāo穴紧紧的吸住ròu棒,不想他们离开。自己最爱的哥哥们正在爱自己,三人身体相连,心灵相通,彼此结合,禁忌的刺激围绕着他们。

“哥哥也好舒服!哥哥好爱心心!”三哥从背後覆盖上她的丰rǔ,二哥用深深的吻来表达心意。

她颤巍巍的呼吸,生怕触动更可怕的快慰。哥哥们先是一个插入一个退出,轮流着来。後来改为同进同出!隔着薄薄的一层肠壁,两根同样巨硕的棒身,同时刺入她的最深入,爽的她尖叫不已,高潮迭起。

“宝宝,哥哥要被你夹断了!哥哥要射了!”三哥扎稳马步,猛冲数十次,喷射在她的肠道内。

“不!快出去!二哥!快!”心心突然大力推搡身前的二哥,艾民不知缘由,只得先退出来。“怎麽了宝宝?”

“要尿……尿……啊……”心心想躲来身前的二哥,可後面还有三哥插在菊穴里,被三哥射的高潮迭起,尿意也随意而来。本想错开二哥的身体,可动作还是慢了,透明的yín液从花穴喷出之後,浅黄色的尿液也喷了出来。

心心羞的想钻地缝,颤抖着尿了二哥一身,不敢抬头,羞红的脸快埋进rǔ房里了。

作家的话:

本章肉肉好肥啊,宝贝们多喝水,不要太腻哦!!

大姨妈来的时候码H,好销魂啊~~~

41-50

☆、41 爱心小番外【微】

被尿了一身的二哥微笑的抱过害羞的心心,也不去管身上有多狼狈。“不羞不羞,小宝贝,哥哥好开心!”

三哥缓缓抽出菊穴中渐软的分身,也凑上前:“小宝贝被Cāo的失禁了,说明宝宝的身体达到最兴奋的状态。这是正常的,心心应该开心才对!”

心心窝在两个哥哥中间,好半天才微微抬起头,眼睛任然低垂,不敢直视哥哥:“真的不羞羞?”

两人齐点头,发觉妹妹看不到,又开口安慰。

“哥哥……”心心有些不好意思:“心心刚才觉得自己要被顶的飞起来了……好舒服……”说完又害羞的埋入二哥的肩窝。

艾民艾琪愉悦的看着被自己亲手蜕变成小女人的妹妹,她的一瞥一笑,她的羞涩,迷的他们挪不开眼。

两人抱着她简单的清洗之後,二哥可怜兮兮的把没有发泄的分身摆到心心面前。善解人意的心心用嘴巴吸的二哥浑身舒爽。

“心心快被哥哥们调教成小yín娃娃了!”三哥从另一边抱着喝的满嘴jīng液的她,帮她顺气。

“已经是yín娃了,心心给哥哥们当一辈子小xìng奴,好不好?”二哥把漏在下巴和嘴角的粘液勾起,放入她嘴里,不浪费一滴。

“什麽是小xìng奴?”心心全部都咽进小肚子里,伸出舌头给二哥检查。

二哥满意的点点头:“就是每天哥哥都喂心心吃jīng液,每天心心都给哥哥夹棒棒。”

“每天都让心心爽的哭出来,心心很喜欢飞起来的感觉,不是吗?”三哥接过话。

心心露出我明白了的表情:“喜欢……心心要当小xìng奴。”

“心心真乖!”三人互相缠绕着抱团入睡。

===============================================

元宵节的花灯会,是新年中的重头戏,过完了这个节,预示着春节真正的结束,街头商贩正式开门做生意。

下至3岁孩童,上至7旬老翁,这天都穿着新衣新帽,出门赏灯,猜灯谜,热热闹闹的过完最後一个节。

穆府的下人们也被允许晚上放假,随意出门赏灯,只留几个老人守门。

正月里,夜间的温度很低,安蕊给孩子们穿的厚厚的,还不放心,外面加了件带风雪帽的披风。心心是粉粉嫩嫩的红,其他三个小子是统一的墨绿色。三个男孩都已经10多岁,老大锐哥都15了,对於一个男子汉来说,赏灯还要穿厚披风,是件很丢脸的事情。可家里的太後亲自给穿的,几个人都不敢反抗。

穆小叔帮安蕊穿好大红色的披风,虽然已经是4个孩子的母亲,刚过30的安蕊,一点也不逊色二八少女,柳腰丰rǔ,滑嫩的小脸儿,和孩子们站一块,不知情的还以为是姐姐。“小妖精!”小叔侧头在她耳边低语,牵着她的手,带着孩子们出门。

人头攒动,寸步难行,上清县的治安很好,大人们也不怕孩子们会遇见坏人。穆大穆二一前一後,把孩子们圈在中间,只怕人多冲散了他们。照顾安蕊的任务就交给了小叔。

心心特别喜欢灯会,拉着二哥三哥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逛,二哥三哥一个人负责拿吃的,一个人负责拿玩的,双手不闲,都没办法掏银两了。老爹们只好把她暂时不吃不玩的东西接手过来,这样,心心买的更欢了。

老大锐哥没有和弟妹们一块玩闹,只是不远不近的跟着安蕊和小叔,每当安蕊买下东西後,他才上前帮忙拿住,然後又落在3步远的地方跟着。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