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逃票被困雪山,新娘闹洞房被老许干—轻微疯狂

他不会是要给我做糖饼吃吧?我也走进厨房,方凯文已利落地拿盆盛出一碗面粉来,他有条不紊地将清水缓缓滴入面粉里,他手中的筷子在快速地翻动着……

我家的小厨房光线有些暗,我随手开了灯,走过去替他把衬衣的袖子挽起来……

唉,穿得这么干净一来就为我做饭,你说我能不感动嘛?

只是方凯文显然比我还动容,他低头在我脸颊擦过一吻,

“乖,去床上躺着,好了我叫你。”

我凝眸看着他,虽然他的眼尾亦生细纹,但丝毫不损坏他的俊容,在柔和的光影下,此刻为我做饭的他,在我的眼里心里依旧俊美如厮。

我的心莫名地发紧眼眸酸涩,我发现我不能再这样地凝望他,这会让我抑制不住地为他心动。

我五味杂陈地走出厨房,我颓然地坐在餐桌前无语凝噎,为什么只有等到失去时才发现他的美好?

嫁给简涛与嫁给方凯文,对于我来说完全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心理感受,前者你是他的伴侣要相互关照,后者你是他捧在手心的宝贝,他最大的乐趣就是把你喂得饱饱的,胖胖的……

方凯文做饭永远会带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只不过十余分钟,他便用我家唯一的食材变戏法儿似的弄出一锅香喷喷的珍珠汤来。

真香啊,我馋得直流口水,我不用他提醒我,我乖乖地去洗手间洗了手和脸。

方凯文为我晾了一碗在桌上,他不停地翻动着勺子帮它降温。

看我坐下来,他便盛了一勺吹温后送到我唇边,“小心,烫。”

我急不可耐地吃进嘴里,嗯,真好吃。

只是我的肠胃不争气,我刚吃两口它们就开始做乱,腹中翻涌着难忍的酸意,我赶紧捂住嘴冲进洗手间,我扶住水池阵阵呕吐……

方凯文吓坏了,他紧跟在我身后,他抚拍我的背脊,

“好些了没,怎么还吐了,你等一下我去给你倒水。”

“不用了。”我旋开水龙头,用手掬了几捧凉水漱了口,顺便洗净了唇角。

“没事的,我这阵子肠胃就不好,我都吐习惯了。”

我把着他伸过来的手走出洗手间。

本来方凯文想把我扶回餐桌继续吃饭,我却捂住嘴远远地避开桌子坐到沙发上,我现在胃里还在泛酸,我已不敢再吃。

方凯文低头尝了口珍珠汤,“没什么怪味啊,难道你是吃不惯香油……”

蓦然他的手不动了,他回眸看我,很认真地看我,目光复杂。

我被他的严肃状搞得一头雾水,我抹了下嘴巴,难道没洗干净?

“宝贝,你这个月的月经来了没有。”方凯文轻声地问着我。

我拧眉想了想,摇摇头,还真没来,这阵子忙得昏天黑地的,我早忘了月经这码子事儿了。

方凯文表情凝重了,他走过来把我直接抱进卧室,他在为我换衣服。

“喂,你干嘛?”

这厮太有耐心了,他居然在给我戴xiōng罩,只是这感觉是不是太奇怪了?

方凯文望着傻呼呼的我,他的眼眸蓦然湿润,他猛然把我紧拥入怀,他抱得紧紧的,

“宝贝我们得去趟医院,你可能怀孕了。”

“什么?”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这怎么可能?

“方凯文你不是不育嘛?”

方凯文亲吻着我的脸,“宝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听话,我们必须去医院,做个小检查,用不了多长时间。”

完了,不育的人都没底,那我的心更没底了,我完全傻掉了。

细细算来,我的月经已经迟了半个多月没有来,我这阵子总是犯困,睡也睡不够,我吃东西总是呕吐……

天啊,这不是怀孕是什么?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