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盛开之夜动画,家庭乱第二部分—郡主万福

来做什么,不言而喻,华梨轻叹了口气,主也该招人伺候房事了,让她蓦地有种吾家主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感慨。

原主的母亲去世前给原主定了个侍郎,这会儿赶来给自己侍寝了,陶沫本来因为泡澡稍稍转好的心情又变得不大美好了,将精致的雕花瓜勺扔在水面,任由它四处漂浮,整个人泡在香汤只露出个小脑袋。

如果可以她想直接遣人回去,可这人名分已定,宇叔几十年来一心一意为王府办事,这两个多月更是帮了自己不少忙,陶沫不想驳了他的面。

长者赐不可辞,坑女儿的娘和侄女儿的皇帝不愧是曾今有过一腿,一下弄来这么多个男人,也不担心她这脆弱的小身板受不受得住。陶沫心里很是哀怨,说话语气也冷淡了几分:“且让他先在外间候着。”

“是。”

陶玉明在外屋隐约能听到传出水声,现在天色已晚,不难猜出里面的人在做什么,他站得笔直如同边塞上的白杨,垂眸看着自己的脚尖,耳根一阵发烫。

好一会后,水声停了,接着大门打开,守在屋外的几个宫人入内将沐浴过的水抬出。

他们从身旁经过,他匆匆瞥了眼浴桶的水微微晃荡连带着上面漂浮的花瓣,鼻息间隐约能闻到淡淡的幽香,身体都有些发烫了。

——

谢谢妹们送的珠珠,突然发现胖胖到现在还没具体描写过女主的相貌,下一章详细写写吧!

擦干身后,在身上抹了一层玉肤雪凝膏后,陶沫穿上了套胭脂色的寝衣,越发衬得肌肤胜雪。

华梨取下木钗,一头乌黑如墨的长发垂了下来,她拿了干巾绞干长发后,捧着着紫金炉给她烘发。

陶沫坐在海棠红木杌上,提着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清茶,像是在品酒般小小地嘬饮了一口,对一旁无所事事的秋说:“去叫他进来吧!”

秋性活泼,没有华梨沉得住气,也做不来这些细致的活儿,往常只有站在一旁看的份儿。她不知道别人家的主是不是像自家主那样处处细致,每日衣着头冠佩戴的香囊都要精心搭配,晚上更是花不少时间用来保养,也难怪主这一身肌肤白皙细腻得雪似的。

听到吩咐,她连忙向外间走去,看着男直愣愣地站着,再看相貌规矩,并没有特别让人惊艳,心道:王妃真是坑主,都说娶夫娶贤,不得过分注重容貌,可纳侍总得整个俊美的吧!好在看起来还挺舒服的。

“玉明公,请!”

“多谢秋侍长带话。”陶玉明拱手作揖,华梨秋二人是王爷的贴身侍女,品阶只低于父亲,自己虽然是郡主的小侍,却不是正经夫婿,对两人还是得客客气气的。

他跟着秋棠进入里屋,一路都垂着眼不能随意打量,直到那人允许方可抬眼。

听到脚步声,陶沫放下茶盏,抬眸看去。

只见男容貌清秀端正,气质温润,身长八尺,一身靛青长衫襟口绣着雅致的玉兰花。

她对他虽然不喜欢,但也不反感。

“过来坐吧!”

女声音清泠柔软,传入耳畔异常熨帖,让男心尖微颤,低声道:“多谢郡主。”

女头发长而浓密用香炉烘干很费功夫,好在此前华梨替她绞发时用内力烘了一阵,香炉烘一烘去掉潮意便可。

她折身到梳妆台前打开一个朱红边框彩釉妆奁从取出发油瓶后折回,从瓶倒出几滴揉开仔细地涂抹在女三千青丝上。

有人代劳这些事,陶沫还是很乐意享受的。

“退下吧!让小厨房上一……”她说话一顿,见不远处还坐着个人,抿了下唇改口说:“两碗热牛乳。”

华梨:“是。”

待华梨和秋退下后,陶沫才认真看对面的男:“抬起眼来。”

长睫微颤,男缓缓张开眼,目光清润温和如水般让人并不抵触。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