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口述客人下面太粗,两性情感故事—男炉鼎

忽而灵光一闪,小阮福至心灵:既然无论如何都无法阻止灵气入侵,不如……

迅速调整呼吸,小阮开始努力吸收起了和冷矿泉水毫不兼容的温开水。

这样做有用么?

当然有用!

体内灵气越加拥挤不堪,血肉崩溃得更快了……

而这,就是小阮同志的目的——

早死早超生!

(喂喂,身为主角不要随便自杀啊混蛋!)

小阮咬牙切齿:如果他不能左右生,他至少也要左右死。

小说界有一个定律,叫主角不死定律。命运轨迹有一个定律,叫偏不从你愿。不管依照哪一个定律,已经做好了被冰矿泉水撑死的心理准备的小阮都注定了死不了。

在灵气渣攻的穷追猛打之下,血肉小受咬着牙被扑倒了,然后为了让自己好过点儿,强.奸渐渐变成了和.奸。富贵可以yín、威武立马屈的身体,主动开发出了血肉储存灵气的新业务,为与灵气的友好往来打开了和谐友爱的新篇章。

而源源不断灌入的温开水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保护丹田,修复身体,让小阮得以顺利扛过肉体被摧毁又重建这一神奇过程。虽然他个人表示比较愿意直接死过去。

当最后一根毛细血管都被冰矿泉水灌了个饱,小阮终于活着等到了母亲决定把他给放出来的消息。

哆嗦着因为冰矿泉水吸收过多而发寒的身子,即将刑满释放的小阮喜极而泣:最难消受慈母恩啊!

此时,可怜的小阮已然在这漆.黑.逼.仄的地方捱了一个多月的凌迟。他若要写自传,必然比谁都牛B,这才是真正的赢在起点——本人跌宕起伏的人生,从胎儿开始!

经过一系列又血腥又暴力的活动,小阮婴儿成功逃出囚牢,来到了人间。

尚不能睁眼,整个房间的情景却已猛然尽现在自己眼前——明亮干净的房间,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子,立在床边面色含忧却又傻笑不已的男人,蜷在女人腿间湿漉漉的小婴儿……

‘难道这就是仙侠电影里常说的神识?’

刚释放神识就发现自己处于某个尴尬位置,小阮顾不得观察自己是男是女,已是赶忙夹紧了腿,满面羞红:一出生就窥见这么重口的画面,哥会留下心理yīn影的,一定会留下心理yīn影的!

“宝宝是纯yīn体质么?”母亲那虚弱的嗓音忽而响起。

小阮此时正琢磨着要不要装哭以逃避新生儿必被打PP的宿命,忽而听到母亲来了这么一句,微感惊讶。虽然他对在一位陌生女士面前袒露某不雅器官一点兴趣都没有,但一般孩子出生第一句该问的难道不是“孩子是男是女”吗?

手腕被一只大手轻轻捏住,小阮在神识中打量着这个很可能是自己父亲的人:眉目温和,一看就是个居家好男人。如果在养胎期间,提供药物的就是这货的话,那他的名字应该就是阮尔踱,还挺巧,和自己同姓。

男人掏出一张符纸,两指一点,符纸便化作流光向着小阮扑去,一股温和的气息随之将他整个身体都包裹住,不到一息时间,气息撤离,那符纸又神奇地出现在男人手中。

小阮随即听到那男人笑着答道:“正是纯yīn体质。”

“不愧是我伊逝烟的孩子!”母亲的声音欣喜又急切:“资质如何?”

小阮扭扭湿腻腻的身子,暗自琢磨:这修仙世界到底是有多弱肉强食啊,孩子一出生什么都不管,先问体质和资质。

一个略微冰凉的温润物事被按入掌心,小阮用神识看到那貌似是颗紫玉珠,不,应该是变色珠。因为那珠子已然一路从紫变蓝,从蓝变青又变绿,最后定格在黄色上。

“如何?是天灵根么?”母亲伊逝烟躺在床上迫不及待地问道。

父亲阮尔踱收了玉珠,眉眼弯弯:“天灵根那是传说中的仙人资质,哪里能这么容易出现在人世。咱孩子是千里挑一的地灵根,已是极为难得了。”

伊逝烟笑着满足地闭上眼:“天助我也!总算不枉我这番辛苦。”说罢,伊逝烟便放心地昏睡过去。

小阮看着神识中女子那疲惫又欣慰的表情,暗自感叹,虽然这位母亲差点害死自己,不过这份作母亲的心,却是实实在在的。

见妻子昏迷,阮尔踱慌忙伸出手,抚上伊逝烟的脉门,几息后,那眉头才渐渐舒展开来,想来伊逝烟并无大碍。他这才抱起小阮,扭身放入一旁盛着水雾袅袅的盆中。随即阮尔踱又绞了帕子,转身去替伊逝烟清理身子,任小阮自己在盆中玩水。

那水里似乎放了什么药物,身体浸在其中实是舒适万分。小阮满意地喟叹一声,整个身体舒展开来,两条小胖腿也极为不雅地大大张着,这回谁也别想阻止他确认性别!

两腿之间,一个小豆丁软趴趴地耷拉着。

‘咩哈哈!爷依然是个纯爷们儿!’巨大的喜悦席卷了神智,从胎儿起便命运多蹇的小阮忍不住落下两滴辛酸泪。这辈子的性福总算是有保障了!

“那么多玄yīn丹吃下去,你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