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插我经过,陪读妈妈难以启齿的—饥渴的婊子

“你表现的不错,坚持了三十分钟的放置play,一直用标准的姿势跪着,也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音来。”

“多谢主人的夸奖。”听到李恪对她羞耻的夸奖,张菲菲感到脸上一片火热,脸颊上的潮红红得更厉害了,鲜艳欲滴。

李恪关掉了控制着假阳具的开关,帮张菲菲脱掉了下体的贞操带,又将假阳具从她的体内抽出。

假阳具上面已经粘满了大量乳白色的爱液,足以证明在刚刚的半个小时中,张菲菲已经被假阳具给肏到了高潮。

“赏你的,全部都吞下去。”李恪将粘满乳白色爱液的假阳具塞入张菲菲的嘴里,命令她舔干净。

“谢谢……主人的奖励。”张菲菲卖力的舔弄着粗大的假阳具,将假阳具上面附着的爱液全部吞入了自己的胃袋里。

“去到床上躺好,我准备了蜡烛,接下来我们玩滴蜡play。”

蜡烛的蜡油似乎带着强烈的催情效果,被点点蜡痕覆盖的乳头、小腹与大腿内侧,全部都传来阵阵酥麻难耐的感受。

张菲菲的双手被麻绳紧紧的缠绕,并且被一条黑布蒙着眼,无法判断蜡烛的走向,李恪突然想要使坏,故意将蜡油滴在了她的花穴穴口的嫩肉上,一阵蚀骨销魂的疼痛与快感交错着攀爬到她的脑袋里。

“唔~不要……”

张菲菲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还是挺诚实的,花穴深处越来越无法忽视的饥渴令她不由自主的开口浪叫:“进来,谁都可以,干死我吧!”

“你不是事先特意对我说过,不接受调教师插入,我不可以违规。”

李恪恶意的回应,无视了张菲菲的请求,又故意再次将几滴蜡油滴到她花穴穴口的嫩肉处。

“唔~~嗯啊~~”

张菲菲的花穴还在激烈的收缩着,特制的蜡油先是凝结成固体,然后又慢慢融化成粘稠的液体,看起来就像花穴内不断流出的红色汁液,沿着大腿根部慢慢的流下。

李恪手执蜡烛,仍然不肯罢休的捉弄着张菲菲,滚烫的蜡油这次滴在了她花穴的深处,将那部分的穴肉内壁灼烧得通红,蜡油又在穴肉内壁凝固了起来。

“主人,求您……唔~~那里不要~~”

张菲菲感受到自己花穴内壁的强烈的灼烧感与疼痛感,她几乎发出了不属于自己声调的哀鸣声。

想要人进入自己的体内,想要真实的温度……

李恪俯身低下头,在张菲菲耳边说道:“要不要我来帮你舒缓一下欲望,我的小母狗?”

“嗯……”张菲菲神志混乱不清的胡乱点头。

李恪将那根粘满爱液的假阳具重新插入张菲菲的花穴,故意将档位又调大了一档,这是最高档了,嗡嗡的电流声分外明显。

“啊哈~~”张菲菲忍不住娇喘出声。

“不是说帮奴隶舒缓一下欲望吗,怎么还是用的假阳具,人家想要您的大肉棒亲自插嘛,求您了~”张菲菲撒娇道。

“如你所愿,我的小母狗。”

李恪说完就将还在嗡嗡震动着的假阳具从我的体内抽出,先是脱了他的西装裤,然后是内裤,一根粗大的肉棒弹了出来,他扶起前端早已勃起肿胀的阴茎,顺畅的滑入张菲菲早已经分泌出许多爱液的花穴。

“啊啊啊~~”张菲菲已经许久没和真人做过爱,都是用假阳具自我DIY的,几乎忘记了花穴被滚烫的肉棒入侵的滋味。

李恪人长得秀气,像是一个白面书生,或者说是一个小白脸的模样,可这根肉棒却是一点也不含糊,又粗又长,滚烫的肉棒将张菲菲的花穴撑得满满的。

冰冷的假阳具怎么能和滚烫的肉棒相提并论呢,花穴被带着人类体温的肉棒给填满,还是李恪这种男人的肉棒,张菲菲几乎要喜极而泣。

李恪没有挺腰大动,只是身躯紧贴在张菲菲的身躯,用肉棒在她的花穴内慢条斯理的进进出出,来回的抽插。

李恪的肉棒深埋在张菲菲的体内,肉棒抵在她的G点敏感处不停的研磨旋转,逼得身下人不停的扭动腰肢,想要逃离,手腕却被麻绳牢牢的束缚,只能像一条砧板上的鱼一般,在床上徒劳的扭动着身体挣扎。

“啊啊停~~疼、不要~不……”张菲菲的花穴在两人交媾的过程中变得红肿不看,她的嘴里忍不住吟溢出几声惨淡的哀求。

“忍耐一下……嗯,你不是被肏得很爽嘛?”李恪开口揶揄着张菲菲。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