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火舞被俘,一女多男np辣文—作爲一个公主是很辛苦的

小公主从床上慢慢的爬起来,用视线环绕了一下四周,很明显,这里是露娜的房间,毕竟去过那麽多次了,她非常了解老友无比少女心的风格,再者说她还是认识她送老友的那只巨型泰迪熊的。

等等,她爲什麽会在露娜的房间?

艾洛斯捂住自己的脑袋,企图让自己回想起昨晚发生了什麽,但她什麽也想不起来,只想起自己和露娜进行了一场下午茶,然後她们两个干了什麽来着?

哦,想起来了,她睡着了,似乎还做了个春梦,梦见了自己和露娜。

等等她梦见了什麽……自己和……露娜??

妈诶,这算是残害未成年人吗……

艾洛斯心情无比复杂的望向还在熟睡中的女巫,女巫紧闭着双眼,白皙的皮肤仿佛汉白玉堆砌而成,金色的及肩发因爲睡眠的关系有些散乱,再配上精致的面容使得她看起来就像是个美丽的天使。

女孩的嘴唇微微张开,她的唇是柔和的淡粉色,似乎还带着些许的光泽,微微凑近些还能闻到女孩身上的那股好闻的奶香味儿。

你在想什麽……你个变态,她才16岁啊。。。

就在艾洛斯进行了一系列的心里活动时,变故发生了。

在床上躺着的女孩慢慢的睁开了双眼,那对漂亮的异色瞳似乎还带着些水渍,女孩歪了歪头,身子微微前倾,这使得两人的鼻尖几乎要贴在一起。

“早上好。”女巫眯起了那对漂亮的异色瞳,像是吃饱喝足的猫咪一般的显示了自己的满足。

“早上好……”艾洛斯并不擅长应对这种情况,尤其是在对方还是她昨晚的性幻想对象的前提下,如果不是刻意遏制了自己更加过分的想法,她的表现肯定比只是脸红了些的样子要糟糕上许多。

女巫似乎停了继续逗弄艾洛斯的念头,坐回了床上,一边换掉睡衣一边好奇的问:“今天要回去吗?”

“嗯……皇家学院的招生季快要来了,曙光魔法学院似乎也要开学了。”艾洛斯怕被女巫看到自己那该死的脸色,只得用了一个十分巧妙的话题来转移女巫的注意力。

果不其然,露娜在听到返校这个事件後似乎想到了什麽,有些沮丧的趴在床上。

“这样的话就没办法见到面了……”女巫抱怨了一会,似乎不怎麽开心的样子。

皇家学校顾名思义,高质量的教学和背後的资源支持是这个学校经久不衰的原因之一,相比之下,曙光魔法学院更像是个残酷的训练考场,以接近三成的高淘汰率着称,基本上贵族成员没人会把自己的孩子送进曙光学院——对自己的孩子有极度信心的除外。

而露娜,就是曙光学院的一名四年级学生。

露娜在床上滚了滚,闷闷不乐的走向了门外,艾洛斯打算去给自己梳一下头,但是脑子里奇怪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想法。

“安络?”

艾洛斯已经太久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冰冷的机械音仿佛要把她整个人从中间缓缓劈成两半般可怖。

“宿主?”器械音再次响起,这次它换了个称呼,这勉强使得艾洛斯回了神。

四周太过安静,她的脑子几乎要开始运转一些不实际的想法。

“你是谁……?”艾洛斯的声音颤抖着,想要知道那个声音究竟是哪里来的。

“系统。”机械音在脑内回答了它。

“你爲什麽会知道我以前的名字?”

“……”没有回答,脑内的声音沈默了。

“你说啊!”艾洛斯几乎要疯了一样的喊着,想要让机械音再次的回应她,但脑内的痛苦不得不让她闭上嘴。

她用手捂住自己的脑袋,脑内的疼痛让她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被铲车压过然後爆开一样——不,至少那样不会这麽一直持续的痛。

她半跪在床上,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呜咽声,她感觉有湿湿的东西从脸上划过,她几乎分不清那是鲜血还是泪水,或者是自己的脑袋已经不堪重负,在重压的结果下流出了脑浆。

更让人痛苦的是她发不出声音,她的声带像是废掉了一样毫无反应,即使她拼了命想要喊出些什麽,但刚刚还毫无问题的器官就是毫不给她面子。

——我可能会成爲史上死的最糟糕的穿越者

艾洛斯自嘲到。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