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开 苞小说小说,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还有点贱

她面色挣扎,双肩使着几分力气,然而双眼甫一接触我的眼神,登时心虚般移开,身上的气力也没了,轻轻松松地让我按了下去。她的长发掠过昂然的肉棒,那触觉让我不由嘶了口凉气。

婷一手握住我的棍身,轻轻将包皮後褪来回捋了几下,然後张开小嘴一口叼住了我的龟头,舌头撩拨片刻,便睁大眼睛仰望着我,似是在看我享受的表情,又像是在邀功卖乖。方才酒吧里如此惹眼的尤物,此刻跪在我面前用唇舌侍奉我的下体,真是令人意气风发,爽到极处。

我满意地微笑着,俯视着她。婷舔得更卖力了。所谓尤物,自然对於男女之事有着追求和渴望。我看得出婷越来越投入这个活动,想必我肉茎在她口腔内的触觉也满足了她心灵深处的某种需要和欲望。我索性双手捧住她的脑袋,腰身微微用力,以轻柔的节奏开始干婷的嘴,她没有抗拒。

真是个M的好材料,我快意地想。

我时而用龟头顶撞她的喉头,令她微呛而咳嗽,但毕竟是第一次,我不打算把她弄到干呕,眼角见泪即可,我心想。一名大美女泪光盈盈地跪在男人面前舔舐,此情此景是男人最好的春药,女人也由此获得被主宰和使用的不可与人言的快感。婷的口技相当出色,不仅将肉棒费力地纳入喉头,连睾丸也一个个咂吮得津津有味。我俯瞰着她卖力的服侍,直到她将我的阴囊完全舔遍才将她拉起身来。

她软绵绵地扶着我起身,“戴套好吗?”不像是要求,更像是恳请。

“不用麻烦,我乾净,你呢?”我没等她回答,就将她转过身去按在墙上,婷似是要抗议却没有开口,配合地扶着墙耸起臀部,这显然不是她第一次需要以这样臣服的姿态迎接男人的入侵。墙上有面落地的穿衣镜,在黑暗中仍能看出婷雌伏的娇小身形和背後高大的我。我握住自己的坚硬探入她的腿间,寻找最湿滑的那处所在,我的龟头在她娇嫩的沟渠间前後试探,扫过某处时她噢了一声,一条腿似乎有些发软。寻找穴口全凭经验,肉棒无眼却总能寻觅到他的归宿,我感觉龟头已卡在她的紧要处,往下看去,她肥白的臀部充满肉感,最後的征服即将来到。

我心中暗道老子的猎艳史从此又多了浓彩的一笔,嘴角浮起微微的笑,我意气风发地向婷的肉穴里推送,她的汁水不多不少,刚好让我徐徐前进,碰到一处略有艰涩,我稍退出几分,前後摩擦了几下再度前进,这次一杆入洞,婷长长低吟,为征服之曲开了调,今晚我将让她为我反复哼唱。

我的腰臀发力,开始缓缓抽插婷的膣腔,她的阴道紧窄,不知已为多少男人带来非比寻常的乐趣,今晚轮到我品鉴她的幽径。不知我在她的性史上又排在第几?想到这里不由微微一笑。

我把她圆润的臀部捧在手中向下身有节奏地推拉,肉体开始撞击发出啪啪的轻响。方才酒吧里颠倒众生的女神此时不过是我供我淫弄的肉体。看看滚滚红尘岂非都是如此,红毯上闪光灯聚焦的华贵女星,杂志封面无数人景仰的傲娇模特,无论被昂贵华丽的衣衫、发型和珠宝妆点得多麽优雅高贵,回到男人的床上无非就是供某人泄欲的卑微器具。无论平时多麽高傲跋扈,被男人剥个精光骑在胯下後,不知要怎样尊严尽丧地被淫辱玩弄,所谓冰清玉洁,不过是得不到她的屌丝的臆想罢了。

伴随抽添我胡思乱想着,双手在婷身上游移,细细摸弄了她上下每寸肌肤。她娇小的双乳被我捏在手心里挤弄成各种形状,耸立的乳头也叫我好好揉捏搓转了一番。她音量渐增,忽然垂手从胯间伸过来,细巧的手掌竟然握住了我晃荡的睾丸。

我舒服地嗯了一声,“你还会这招”,今天真是赚到了。

“舒服吗?”她问,时而揉捏,时而用指甲轻轻刮弄。

“非常舒服”,我由衷地道,“谁教你的?”

“……我男朋友……”

“他把你训练得真好”,我调笑着,变化着插入的深浅和角度,试探她阴道内每处娇嫩,这是给她的奖励。

“便宜你了”,她喘息着道。

我右手不轻不重地拍打了一下她弹手的臀瓣。啪的一下是挑逗也是试探,她嗯了一声,没有丝毫不快,我第二下便重了几分。这一下颇为响亮,不由得她不感到些许羞辱。通常这类游戏我会留到未来开展,但既然面对一个风骚的对手,不妨大家玩点儿带劲的。

她啊了一声,娇道,“你干嘛打我?”腰臀间仍然向後迎凑着。

我怀着洞悉的恶意反问道,“喜欢吗?”

我从她片刻的沉默中估摸她心里斗争着,在犹豫是否第一次性爱就让我占据绝对上风。我却不会给她喘息的机会。我的左手扯住她的长发,右手更重地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热辣辣的感觉想必不光是在她的肉臀上感觉到,更是敲打在她最後的矜持上。在她有任何机会翻脸前,我的右手已换拍为握,捧住了她的肥臀一阵迅速有力的抽动。这个浪货的心防迅速被击溃,脑袋被我扯住後仰,随着我的撞击一下下拉扯着我的掌握,口中啊啊地喊着。

“爽不爽?”我明知故问道。

“……唔……嗯……”她喘息着拒绝回答,我却早已看穿她的脆弱。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