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劲啊,啊……爸爸好大好深啊—禁忌非禁忌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可以来拆礼物了阿!」石胤暧昧的直对著她笑

「呃礼物?」绵羊扎著大眼  「是阿!礼物!」某两头豹准备大开杀戒

石展冷不防的用领带把彤爱双眼蒙住,石胤用脚顶开她双腿,双手环抱著她。

「呃你们要干麻?不要这样我们去床上好不好?」单纯小羊以为有商量馀地

「亲爱的,在客厅我们也可以让你爽翻天阿!」石胤在她耳边说著粗话刺激她,

石展脱下她的衣物,让她全身赤裸裸的像个代宰羔羊。 「阿不要好热!」

石展拿起桌上的低温蜡烛,将溶出的蜡滴在她的rǔ尖上,给她前所未有的刺激,

石胤则啃咬著她的颈子,还不时伸出舌头舔弄她,一手也拿起另一支未点燃蜡烛

摩擦著她的洞口 「你们不要这是什麽嘛~」小绵羊开始不知所措了!

「嘘~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恩?」石胤说著就把蜡烛浅浅的插抵在她的入口,

石展接著拿起桌上红酒倒进彤爱微张的嘴,过多的液体流向她的颈、她的xiōng,

他拿起汤匙在她身上搔刮著溢出的红酒,让彤爱忍不住一阵阵颤栗。喔~要命!

这一切根本就是预谋好的嘛,小绵羊已经半身陷在豹口啦!想抽身?没门!!

「唔阿~~我阿这样好奇怪」她觉得好痒,全身都好痒,尤其是

石胤像是知道她的痛苦,蜡烛不再是浅浅的触碰,而是突然用力戳进她体内深处

然後用力左右摆动,上下刺探,不停来来回回,像是要把她里面撑到极限似的。

「阿~不要了~胤不要这样猛烈我会受不了的阿」彤爱开始挣扎,

全身不停扭动,却只让mī穴里的蜡烛更贴近嫩肉,石胤更加用力的捣她,石展

含住她rǔ尖不停吸允,手里的汤匙滑向塞满蜡烛的穴口,正好接住她源源不绝

的aì液,石展色情的把汤匙抵住桐爱的口「爱,这是你的yín水喔~乖~喝掉!」

「唔」彤爱被半强迫的喝下自己的aì液,她快受不了了,她就快要

「啊啊我不要了我不要了阿胤我要到了阿~~」她开始尖叫,眼泪

已在眼匡打转,让石胤更加不停的抽差,一手也捏住她的yīn蒂,彤爱忍受不住的

缩紧yīn道,全身抖动著「呜啊」 充满情欲的小脸,她喘著息,全身无力的

摊在石胤身上,此时石胤身上全是她流出的yín水,看起来格外煽情阿!!——

感谢各位亲们的票票与留言~

小a会加更努力的>”<

不知更新进度大家满不满意

小a脑细胞快罢工停止分裂了阿~(汗)

10--激情

石胤把彤爱身体转过来面对他,脱掉湿透的下半身,露出肿胀的欲望对著她洞口

「阿胤你」她突然被他尺寸吓到「小爱,现在知道我有多想要上你了阿!」

石胤说著便深深挺进她湿润的mī穴里,同时石展拿起蜡烛抵住她後面的小洞摩擦

「阿恩不要」小绵羊求助的眼神望向眼前的石胤,盼他能叫石展住手

「乖乖~好好享受,展会很温柔的」石胤突然猛烈抽插她的mī穴,力道之大每每

都把彤爱更顶向後方的蜡烛「不阿痛」蜡烛的一小部分被挤进紧缩的菊花里

「嘘~小爱乖乖的不痛不痛了喔!等一下你会很舒服的求我们用力插你的。」

石展把蜡烛放在她体内,动手脱下自己的长裤,用自己的硕大摩擦著她的背,接著

用手转动蜡烛,试图把彤爱的菊穴撑开到极致,而石胤则更加用力的挺进再抽出,

「啊啊你们不要这样我承受不了的阿~~」绵羊求饶,正在啃食的猎豹怎

肯放弃猎物?石展突然抽出插在彤爱菊穴中的蜡烛,快速的用他的硕大用力插进

「阿~~好痛好痛呜呜你们好坏」彤爱不停扭动想摆脱不适感,两兄弟则

停住不动,不一会儿,彤爱洞穴不停溢出透明液体,两个窄穴也不停收缩著,像是

希望有什麽好好的帮她一把,「胤、展」彤爱娇声乞求著,两兄弟"啪"一声

像神经突然断掉,开始用力冲撞彤爱两个mī穴,两人很有默契的,当石胤用力往上

顶著时,彤爱身体就往後自动吞入石展的yīnjīng,而石展用力往前冲撞时,彤爱身子

就自动往前深深含进石胤的,前後两穴不停轮流受著刺激,完全没有休息的时候。

「嗯嗯我不行了」彤爱紧紧盘住石胤的颈项,整个人无力的挂在他身上,mī穴

不停流出大量yín水,湿透的三人,看起来格外yín靡。突然两兄弟改变进攻方式,

两人同时插进彤爱体内再同时抽出,一次次越来越用力,不停刺激她体内的嫩肉

「阿我不要了求你们停下阿我.我就快要阿」彤爱经栾著达到顶点

两兄弟更加快速抽插著,将她搞到第二波高潮,彤爱受不住这麽多的欢愉哭了出来

「呜停.停阿我真的不行了饶了我嘛」小绵羊的求饶一声声打进两头猎豹

耳里,征服的快感让他们同时用力顶进到最深处,让彤爱又颤抖经栾了起来,敏感的

欲望受到穴内强烈的包覆与两人互相挤压,忍不住同时喷射出jīng液,充满彤爱的子宫

与肠道,两人抱著她,感受著激情的馀温。「唔最讨厌」彤爱已累的昏睡了过去——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