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香袭人春月塘,口述小姑两瓣湿乎乎—灵药+女仆记事+醉生梦死

伊文灼热的硕大突兀攻入,给伊灿带来一种剧烈的扯裂剧痛,顷刻将她撕成碎片。她用尽求生的力量想挣脱四哥的箝制,逃脱所有苦痛,可惜一切都是徒劳,她只能在他身下挣扎而得不到解放。

伊文勉力保持住不动,汗无法抑制地流下,他知道自己每次的粗暴都会让妹妹受伤,可因为一个月很少能留在家中和妹妹欢爱,他实在是一看到她就忍不住想要霸占,就好像妹妹的第一次就是他粗暴的侵占一般,暗夜下的男人在妹妹的床上根本没有隐忍这样的美好品格。

而此刻,伊灿极度紧窒的血嫩花径几乎要挤碎了伊文全部的理智,阵阵抗拒的收束更是催促他想快点抽动奔驰,可是此刻妹妹痛苦的面容,和被狠狠撕裂的呼号呻吟,又让他坚持住了最後的一丝理性,拚命提醒自己要慢慢来。

无奈,伊文只得从床边柜子里子取出一只玻璃瓶,勉强把自己的巨物拔出,把瓶子的顶端插入了妹妹的xiāo穴中,把里面的液体倒入妹妹的身体里。

不稍片刻,伊灿的身体开始发热,xiāo穴也仿佛狂欢一般的抽搐起来,“唔……”伊灿呻吟着,双腿不住的想要并拢摩擦,抵消身体里产生的强烈快感。

伊文的长指一面出入勾搔,一面仔细观察妹妹的反应,看着身下的妹妹瞳眸转为迷蒙水亮,双颊嫣媚,小手不再使劲推拒,破碎的泣声变成了蜜腻的呻吟,顿时松了口气,把玩着妹妹微隆的玉rǔ,看着她忘情地弓挺起身想要迎接他的给予,不禁得意了起来。

立刻用手指拨开了肉瓣,展现粉嫩的花朵,揉捻花核的同时,又用长指深入窄嫩穴径内。

“不……啊……四哥,求你……”伊灿的身体非常敏感,此刻已经承受不住了,在伊文邪恶的又加入另一指、并更快速的抽撤後,终於难耐的到达了初次的小高峰。

伊文毫不犹豫的拨开了妹妹的双腿,把巨物的顶端对准了妹妹的穴口,而後腰杆一挺,再次攻陷了妹妹血嫩的幽径。

“宝贝,在你身体里的销魂感,简直可以教人死而无憾!”伊文赞美着,非常愉快的滑动了几次,确定湿润无碍後立刻开始加足了马力,奋力驰骋起来。

被灌入了顶级春药的xiāo穴虽然依旧紧得让热发疯,但却没有了疼痛,已经是极品灵药的敏感身体在春药的催促下,xiāo穴加倍敏感。哪怕xiāo穴被撑得恐怖的大,她也仍然近乎於狂热地回应着哥哥每一记灼炙的冲刺摩擦,以甜腻的嗓音表达内心感受。

伊文硬挺地贯穿直到最底处,抽出再刺入,巨物的尖端一次又一次与花穴尽头的稚蕊嵌合,同时他还用手指捏捻充血微胀的珍珠,他持续挺进,一面看着宝贝妹妹的雪白裸体,看着那娇小的玉rǔ配合着他的硕大挺入而摇晃。

“啊啊──”伊灿疯狂的摇摆着头,灭顶的快感让她根本承受不住,xiāo穴虽然有如撕裂一样的疼痛,但是春药的作用却让她完全无数了这样的痛楚,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场疯狂的欢爱中来,xiāo穴的内壁狂热的夹吸着哥哥的巨物,不舍得他离开一丝。

“四哥,”伊灿哭喊着,“快──我还要,还要啊!”

伊文微微有些惊讶,妹妹之前在用了春药後虽然也能坚持着和他欢爱,可是绝对没有这样的疯狂,难道说──妹妹的身体因为这一次春药的作用,促使她开始了第二次发育?

想到这里,伊文狂喜了起来,灵药的第二发育一般会出现在灵药女子长到十七八岁的时候,在获得极度欢愉的时候身体会猛的进化一次,这时候女子的性欲会空前的高涨,甚至需要几个男子不停的和她交换才能顺利度过这个发育期,而在那之後,灵药的药性会再次提高,对男子的渴望也更深。

伊文一边加快动作,一边从一旁拿起了通讯器,飞快的接通了自己的大哥,简单的把现在妹妹的状况说了一遍,并让他通知二哥三哥一起过来看看。

放下了通讯器,伊文看着伊灿已经陷入了疯狂的状态,再也忍耐不住,抓起了妹妹的双腿,上上下下、尽根抽插了起来,这样的动作以往会让妹妹疯狂的呼痛,到底她还太娇嫩,可是今日……

“四哥,给我──”伊灿叫着,“再快,再快啊!”

伊文的嘴角有些苦笑,他已经飞快的进出了,可是妹妹此刻已经不能被满足了,看起来以後春药是不能用了,开始了第二次发育的灵药可不是一般男人能够完全满足的。

正当伊文有些焦急於若是自己先泄了身会让妹妹空虚难受的时候,另外三个男人陆陆续续的走了进来。

“天啊!”大哥伊奇赞叹道,“我们的宝贝真是个尤物……”一边说着他一边脱掉了外衣,凑到了伊灿的身边,用舌头开始挑逗起了她xiōng前的小葡萄。

而身後的另外两个男子也纷纷走上前,脱掉了全身的衣服,用手或者是舌安抚着陷入了发育成长的妹妹。

伊灿的xiāo穴疯狂的收缩着,这让伊文不多时候之後不得不无奈的把自己的一切射了出去。

“不要停!”伊灿叫着,“还要啊!更多……哥……”

“我在!”大哥伊奇连忙调整了姿势,把自己的巨物顶入了妹妹的嫩穴中,“小宝贝,大哥让你继续舒服。”

“大哥……”伊灿的双腿环住了大哥的腰,玉rǔ被二哥三哥一人一边的玩弄着,算是勉强度过了换人时候的空虚。

老四用纸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自己的巨物,立刻就把巨物凑到了妹妹的嘴边,“乖宝贝,张开嘴,给四哥舔舔好不好?”

“老四,你别得寸进尺!”老二伊西皱眉,“我这边还没让小宝贝舔呢!你这个做过了居然去抢先?”

不过伊西的话算是白说的,陷入欲望中的伊灿在注意到了巨物到了嘴边之後,立刻就张开了小嘴,把四个的巨大含入了口中,努力的吞吐允吸着,因为下身还插着大哥的巨物,她不是的全身抽搐一下,每每到了欢愉的时候,还会加大允吸的力度。

“老二,过来接我!别让小宝贝难受。”伊奇勉强说完了这些话,下身一颤,jīng液就射入了妹妹的身体里,做好了准备的伊西等着伊奇的巨物一出来,立刻就顶了进去,而此时老四的巨物也被伊灿吸得到了再次喷射的时候,浓浓的液体全数灌入了伊灿小小的嘴中……

或许是四个的猛烈浇灌频率太快,也或许是幼嫩的身体尚未达到顶端的效果,使得伊灿的身体无力吸收,在第二次发育的彻夜欢爱後没多久,伊灿的身体就发生的变化,经过家庭医生的检查,作为灵药的伊灿怀孕了。

整个家族都欢腾起来,伊灿的四个哥哥虽然不知道究竟谁才是这个孩子的父亲,但是很明显,这个孩子定会把家族带到一个顶端的辉煌中。

只是……被囚禁在房中的少女,又有谁知道她是不是愿意立刻就做一个妈妈呢?灵药,只能带给别人幸福,灵药自己,却永远都是最没有自由和快乐的那一个。

女仆记事

☆、第一章 女仆灵月

太阳初升,一缕缕阳光照入房间,床上一个雪白的女体毫无防备的沈睡着,那小小的rǔ头在空气中傲然挺立,诱人的颜色,硬硬的触感,简直就像在引君疼爱,黑黑的毛发中亮亮的汁液闪闪发亮,一比一合的小嘴也像在说着诱人的话语。

“铃铃铃”刺耳的铃声在空气中回响。

少女猛地张开眼睛,靠,她今天第一天上班诶!都是她这个不容易醒体质害的啦!

啊,五点少爷还没起来吧

湿湿的,雪白的手指伸向下体,啊!!!她是浪女吗!!!猛地下床,冲向厕所,两团白色在空气中带起一阵馨香

穿戴好女仆的服装,灵越有些不自然的拉拉裙摆,她虽然也穿过比这更短的裙子,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麽一定要穿丁字裤?!她都没有事先准备,现在只能空装上场诶!要是被人看到了谁负责啊混蛋!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