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到里面下面全部图片,16岁班主任贴链接—七日之后

“大概是我睡觉前把腰带扯宽了,所以才松出来的!”

穿上衣服後被他拉到梳妆台前打扮的时候,她急忙解释。寄德拿著梳子左梳一下,右梳一下,没有接话。

过了一会,他才说:“这是在宫里,你什麽事情都得注意些,若是自己睡觉的时候注意不了,还是……我勉强陪你睡几夜好了。”

……被睡的她岂不是更勉强?

“你还不愿意?”

“额,你觉得这样不会被说闲话麽,什麽名声啊什麽的。”

“……”寄德又没接话。

荣华顿了顿,“其实昨天晚上你已经睡在我的床上了吧?”见寄德没有反驳,她就更加肯定了,“难怪睡觉的时候觉得旁边有什麽重东西压在身上,原来如此……那我的衣服不是被你扯开的吧?”

“越来越胡扯,谁拉你衣服?”

其实她也这麽想,寄德除了喜欢当八爪鱼一样换著她睡之外,对她没什麽肉体上的兴趣,所以平时若是他躺在自己身边,她还会很安心地睡……本来就是想将衣衫凌乱的原因推到他头上,现在没成功,只得正坐著让他为侍侯自己梳头。结果镜子里面的那个美少年,红著一张脸,与她在镜中对视後,很不自然地别过头去。

“喂,你脸红什麽?”

“谁脸红?”

“你是不是趁我睡著做了什麽不正经的事情?”

“就凭你?”

“那你不要脸红!上回见你脸红,还是在床上……”

“闭嘴!”

“这是恼羞成怒吧?”

“闭嘴!”

本来没想什麽,现在他这副样子,不会真发生了点什麽吧?

作家的话:

别扭又别扭的寄德,我真想欺负他……

☆、(11鲜币)Ch47 王父

“慢点,慢点!”她掐著寄德的手,声音放得很低,真是走不动了。

寄德鄙视她没用,可还是出声:“我姐身体不好,你们几个别跑那麽快,王父也没那麽急著见她。”

按辈份,月华公子是这几个人的父亲……可是听起来明明像是武则天那种角色,不知道到底长什麽样子。

兴许是夏王同寄德的亲密人尽皆知,一路上都是寄德扶著她走,承秋与承碧两个人走在後面。这有些奇怪,荣华决定回去再问清楚。

月华公子所住的宫殿叫作浮宫,乍一听同她所住的那地方名字一样。他坐在最中间的位置,她只看到那人的浅金色衣摆,就被寄德拉著手施礼。

“行了,这麽久不见,还是这麽多礼。据宫人说,你身体还是不见好,过来坐下。”第一印象只能是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沈,语气很温和,真像个亲人的样子。

只是她可是个冒牌,他能知道自己身体还是很差,兴许也能知道自己是个假货。有点战战兢兢不敢上前去让他辨别。

“过来坐,寡人都让人给你准备好椅子了。”

“是。”最後还是怯怯地回了声。走了几步,又想起来,她这算是见家长吧?如果是见家长,那麽……

“王父,这两位是我……”她微侧了身,将身後的两个人让出来,“朱氏的,嗯,承秋和承碧。”

“这件事情本家已经同寡人说过,倒没想你会主动提及,看来将独自放到兰陵也不是没有好处。都是一家人也不用客气,一起坐下。”月华公子听起来对於荣华有点满意。

她轻吁一口气,原来以前的夏王连这种介绍也不会做吗?月华公子才这麽一说,就有人搬了两把椅子出来……难怪这是种试探?如果她不介绍的话,承秋承碧不会连坐都没的坐吧?

“多谢殿下。”承秋和承碧两个人弯腰施礼,比她有礼貌多了。

“嗯,模样都还不错,也算是荣华有些眼光。”

再次被提到的荣华正在偷偷打量著月华公子,看上去很年轻,才三十几的样子……承秋的容貌有点儿像他,只是月华公子看上去更加成熟更加有亲和力,想来腹黑指数也要高上许多。

似是感觉到她在偷看,他的眼神还往她这里瞥了一下,害得她立即低头坐好,装出一副懦弱不理事的样子。

“泽儿回来後与寡人讲,她已经帮你订了谢家与骆家的嫡子,你这两日好好休养,五日後成婚。”

啥?她惊得抬起头来,“王父,我……”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