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宿舍艳史223寝室(六),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风骚桃花

「我绝不会重蹈前面两个模特儿的覆辙。」氏云信誓旦旦。

「最好的广告,就是模特儿对着镜头展现爱意。」化妆师明白的说。

「我想这次的广告是不可能成功了。」氏云叹口气说。

「妳有没有注意到他看妳的眼神?」化妆师捧着氏云的脸颊做最后的审视。

「没有,怎么了?」氏云心跳加速,其实她早就知道答案。

「一副要吃了妳的样子。」化妆师低着头收拾化妆箱。

「我不会让他如愿的。」氏云脸颊羞红,声音小到只有她自己听得见。

化妆师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虽然没听见氏云的嘀咕,不过她投给氏云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然后化妆师提着化妆箱离去,接着服装师推了一排华丽的衣服走进来。

氏云无心细想那抹微笑的含意,在服装师不断地要求下,衣服穿了又脱,脱了又穿,直到黑色紧身的皮衣皮裤穿在她身上,服装师才松了一口气,完成这次广告要求的主题——野性美。

走出化妆室,到了摄影棚,一切都已准备就绪,从钟斯等得不耐烦的表情得知,不过当他看到氏云走出来时,眉头皱了一下,似乎对她的造型不甚满意,然而他什么也没说,只叫氏云快点站到镜头前。

灼热的灯光下,随着钟斯的声音,氏云不停地变换动作。

「下巴抬高,眼睛微,手臂往后……」钟斯的声音从温柔变成暴躁。

摄影师说什么就做什么,这是模特儿的工作信条,但是今天她完全无法达成他的要求,她的腿老是摆错位置,她的眼神抓不准感情,她的背脊总是忘了挺直……再这样下去,氏云知道她一定会大难临头。

终于钟斯按捺不住怒火:「妳到底是不是职业模特儿?」

「我当然是。」氏云不认输地吼回去。

「妳是不是大姨妈来了?」钟斯用中文羞辱她。

「你大姨妈才来了。」氏云脸红,分不清是气红还是羞红……

「那妳能解释妳为什么表现得比木头模特儿还差?」钟斯双手腰质问。

「可能是你指挥得不好!」氏云吃了熊心豹子胆地回嘴。

「该死!怪在我头上,妳真有种。」钟斯一副想要把她生吞活剥的凶样。

「我又不是男人,我没有种。」氏云骑虎难下,只好继续逞强下去。

「妳跟我到化妆室去。」钟斯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

「有话在这里讲就可以了。」氏云防卫的说。

「如果妳想当着大家的面吵架,我无所谓。」钟斯冷哼一声。

「去办公室好了,免得你面子挂不住。」氏云挺直腰杆,僵硬地走出去。

「休息十分钟。」交代后,钟所从灯光师口袋抽出一包烟,随即也走出去。

到了化妆室,氏云神态自若地坐在椅子上,为了避免两人目光正面接触,她面对镜子坐,在他进来以前,她审视过镜中的自己,眼眸如潭、发丝如瀑、双唇如樱,模样很艳丽,只是心跳如击鼓咚咚作响。

她试着慢慢吸气吐气,一边让心跳的速度下降,一边让自己平静下来。

是她不对,她知道她今天的表现简直是糟透了,可是这不是她的错,至少不单单是她一个人的错,他也要负一部分的责任,谁叫他事先不告诉她,他是这个广告的摄影师,好让她有更多时间做心理建设,不过如果她事前知道,就算给她一亿美元,她也不会签约。

她并不认为一再逃避的原因是怕他,她只是不喜欢处于下风。

一定是这样没错,她说服自己要相信自己的结论。

没一会儿,钟斯门没敲就走了进来,脸上有用水冲过的痕迹,这么做显然是冷静情绪,氏云突然同情他起来,在模特儿圈有很多没有大脑的美女,跟她们说话远比跟牛说话还要累,她猜他八成把她归类成那群虚有其表的花瓶之一。

她本来想向他道歉,但他一点礼貌也没有地径自抽起烟来,令她反感。在美国,男士要抽烟,必需得到身旁女士的同意才行,这是一种尊重,而他没经过她的同意就抽烟,分明是藐视她!

「吸二手烟会得肺癌,你知不知道?」氏云存心吵架。

「抽烟的人也会得肺癌,我可没占便宜。」钟斯吐出一个烟圈。「抽烟的人得肺癌是活该,但不抽烟的人得肺癌是倒霉。」氏云火冒三丈。

「倒霉的人是我,根本不抽烟的,被气得抽起烟来。」钟斯握紧拳头。

「你的拳头那么大,谁敢惹你生气?」氏云对着镜子龈牙咧嘴。

「就是妳,连木头人都比妳表情生动。」钟斯恶毒的说。

「你搞清楚,这个广告不是我要的,是你给我的。」氏云回击道。

「妳才给我听清楚,这里我最大,我说话,妳不准顶嘴。」钟斯吼回去。

「要我不说话,你干脆拿针线把我嘴缝起来比较快。」氏云尖刻的说。

「叫女人闭嘴的方法有很多……」钟斯一个大步走近椅子。

「你想干什么?」氏云快速起身,转过身面对他。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