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狗爱爱,轮插好大好爽嗯啊—错睡修罗总裁

她环顾四周,空荡华丽的房间内冷清而淡漠,犹如那个男人的气息,可惜偏偏他早已不在了。

秋依沫头疼的想了想才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明明是跟着秋之情去了她的别墅,然後被打晕了……

可恨的蓝皓谦,竟然跟踪她还打晕她,趁她昏迷对她做如此禽兽的事情!

正在恼怒的她忽然只听得“砰”的一声,门便被打开来。

☆、38 当场捉奸3

秋之晴刚打包来的早餐“咚”的一声掉在地上,她愣愣的看着沙发上全裸的秋依沫和满地的衣服,半晌才反应过来。

秋依沫连忙抓起衣服便往身上套,忽然头部传来一阵头疼,锐利的声音也直戳耳膜,“又是你这个贱人!你怎麽这麽不要脸?”

秋之情当然生气,蓝皓谦的床上,从来就没有一个女人可以上两次,这个女人竟然破例了!而且每次看到她,心里都有种很特殊的感觉,这是她从来就没有过的!

“之晴……你怎麽在这里?”秋依沫也不挣扎,只是任由她扯着自己的头发。

这是自己的妹妹,她心疼还来不及,又怎麽会对她动手?

可是秋之晴却一点也不手下留情,狠狠的揪着她的头发说道:“你凭什麽叫我名字?你以为你是他的情妇就可以跟我平起平坐?”

“其实我是你……”

“你们在干什麽?”秋依沫的话还没说完,冷硬的声音就徒然扬了起来。

秋之晴扭头一看,是蓝皓谦,一脸淡漠的神情里看不出他的心思。她却能感觉到一种冷冽的气场,便连忙放开手来,“我在帮依沫穿衣服。”

秋依沫还没反应过来,腰间就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头顶传来秋之晴轻柔的声音,“依沫,你说是吧?”

“嗯……”秋依沫只能淡淡的点头,任凭她把衣服往自己身上套。

“你们相处的这麽愉快?”蓝皓谦目光质疑的打量两人,缓缓的迈步过来。

“是啊。她是伺候你的人!我怎麽能亏待了她?”秋之晴斩钉截铁的回答道,还不忘面带着四十五度的微笑。

蓝皓谦目光慵懒的落在秋依沫脸上,“你能这麽死皮赖脸的缠着我,可真得感谢秋小姐啊!”

死皮赖脸的缠着他?她还不如去死!秋依沫正想发火,蓝皓谦已经向外走去,“之晴,一起去吃早餐。”

秋之晴心花怒放,这可是蓝皓谦第一次请自己吃早餐,她二话不说就回答道:“好!”

向秋依沫投去一个警示的目光後,快步跟了出去。

“之晴,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这个男人的真面目!”秋依沫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收敛起可以食人的恨意,跟着走出总统套房,其间保镖虽然阻拦,秋依沫都用其细得不能再细的钢琴线割破他们的脖子!

她不在乎的人敢得罪她,就是死!

蓝皓谦带着秋之晴刚出酒店,便极不耐烦的甩开她的手,“你先回去,公司还有事情。”

秋之晴犹豫不解,刚才不还说吃早餐~怎麽现在?话还没问出口,蓝皓谦已经上了跑车,一轰油门便秋扬长而去。

她只能站在原地直跺脚,一定又是那个贱女人惹的祸!

秋依沫下楼时便看见秋之晴离开,连忙也发动赛摩追上去。

这次她没有尾随其後,上次来过毕竟已经熟悉了路途。她只是想去看看,那一家人的生活。

车子在豪华的别墅外停下,秋依沫远远的便看见仆人给秋之晴开车,再护着她进去。

她看起来像千金小姐般被人护着,似乎受不得一丁点的伤害。

而站在路边的秋依沫此刻看起来像极了一株小草,恍如天地间只有她的存在是孤凉的。

秋依沫看着那座依山傍水的别墅,庄严而华丽的令人 望而却步,古铜色的雕花大门有着复古的气息,大门内养眼的花卉植被更是为整个别墅增加些田园气息,在那花园之间,高高的楼梯往上,便是一座如G殿一般的别墅。

别墅高而肃穆,能隐约看见有仆人在来回走动。

秋依沫的眉宇之间有着激动而难得的触动,一向神色薄凉的她,此刻看起来却与平常的女人毫无区别。

这就是她的家?她找了十六年~想了十六年~梦了十六年的地方。

一缕凉风划过,撩起她长而直的发丝,发丝在她苍白的面颊前开会飘打,才20岁的她看起来竟然有来沧桑的感觉。

☆、39 擅闯民宅1

秋依沫收敛好悲伤,从侧面的矮墙便翻了进去。刚才的一番打量深思里,她已将整个别墅的环境考察了清楚。

别墅虽然华丽,终究也只是住人的地方,所以并没有太过森严的防守。对於有着“金牌神偷”称谓的她来说,基本可以无视。

她用钢琴线固定好,戴着手套的手便抓住,身体一荡顺着墙壁来到大厅外。

这里正好有几颗大树隐蔽,她知道不易被人察觉,所以便放心的贴墙上听里面的对话。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