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军少好疼 太大了,我炒菜他也在下面舔—伺候女主人的日子

“求求你让我进去吧!”我实在太想要了,忍不住就沿着她的腹部丶乳房吻

女主人更快乐了,但在我想要进她身体的时候,却生气地把我推开了:“竟

敢不听我的话!”还打了我一耳光。一下把我打懵了,仰躺看着坐起俯视我的女

主人,想起自己说过听她的话,现在这样是不应该。

女主人却似乎有些後悔打我耳光,俯下身,柔声说:“想要用下面那个伺候

我,就得完全服从我,明白吗?”

我赶紧点头。

女主人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根棉白绳和一个拴着皮带的脖圈,命令我道:“趴

着,把手放到背後。”我有些惊讶,但不敢违抗,很快照做了。女主人光着屁股

骑到我腰背上,把我两手用力拉在背後。

我忍不住深吸了口气,不由唤道:“好姐姐啊,你要干什麽呀?”

“闭嘴!”打了我一下,我不敢继续说了。她开始用绳子绑我,先用绳子对

称绕我上臂两圈,同时用力拉紧,使两臂之间的距离到了最短,迫使我的胸脯只

能高高挺起,接着把两小臂叠放在一起,用绳子绑紧。这种绑法简便而牢靠,又

能勒起奴隶上臂和胸脯的肌肉,使充满力量和欲望的身体,完全在她的控制下任

意享用。接着她给我套上脖圈,把我牵起来,我有些惊惧地望着她,现在的我一

点自主能力都没有,完全处在她的仁慈之下。

她抓着脖圈轻轻勒紧我的脖子,注视着我柔声问:“觉得怎麽样,宝贝?”

“我……”我不知道该说什麽好,好像已经不能再叫好姐姐了。

“叫我女主人!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奴隶了,用来伺候我,满足我性欲的男

奴隶!”

“我……是的,女主人,我就是你的奴隶……用来伺候你,满足你性欲的男

奴隶……”被她骑在身上捆绑起来的时候就有一种完全被她占有,完全属於她的

屈辱感觉,我真心实意地喊着她女主人。

女主人躺下,牵着我的脖子让我趴在她身上,我勃起的阴茎已经顶着她的阴

户,但不敢插进去,她让我就这样撅着屁股,另一只手从柜中拿出根马鞭抽打了

一下我毫无防备的屁股,我“啊!”地叫了一声。

“插进来,用你的性具服侍我吧,奴隶!”

“是,女主人!”

因为手被紧绑,脖子又被她牵着,能做的就只有用力挺动屁股,整个人好像

就只是一个性工具,用来服侍女人。女主人开始呻吟起来,抬头看着我被她绑着

的手臂和挺动着的屁股,挥动着皮鞭,在屁股每撅到最高点时皮鞭就正好落在屁

股上,因为在兴奋之中,也不知道控制轻重,完全肆意而为,每挨一下我就忍不

住“啊!”地叫一声,也已经分不清是快乐还是痛苦。

“快点,用力!”女主人皮鞭更重地抽下来,命令着我,我更加用力地挺动

着屁股……

“啊……奴隶!”女主人到了高潮,一只手更加用力地牵着我的脖子,另一

只手乾脆甩掉皮鞭,用手搂紧我的屁股让我的阴茎深深地顶入她里面。

“射精,奴隶!我命令你射精!”

“啊,女主人……是……谢谢你女主人。”我也到了高潮,阴茎在她的体内

不可遏制地抽送起来……

我静静地躺在女主人身边,被女人捆绑着,脖子牵在手里,在她皮鞭的指使

下服侍她,最後在她的命令下射精。那一瞬间我心中充满了属於她,被她占有的

感觉,即使在那以後也久久不能消退。

第二天早上醒来,脑袋正埋在女主人温柔的乳房之间,我的心中充满着对她

的爱:“女主人,我好喜欢服侍你啊!”

“真的吗?”女主人笑道。

“嗯!我就是用来服侍你的性奴隶,让我永远做你的奴隶吧!”

“真的?你可不要後悔噢!”

我看着女主人莫测的笑容,心里又有些打鼓。昨天被她肆意鞭打的屁股现在

还痛着,谁也不知道女主人以後还会用什麽方法虐待我,“我……”我又犹豫起

来,可是一想到昨天做女主人性奴隶的温柔感觉,那皮鞭的抽打,其实只是增加

了我被她拥有和她拥有我的快感,甚至过後现在身上的鞭痕和疼痛也只是让我更

加想要爱她服从她。

“我想我已经离不开你了,女主人。只要你不赶你的奴隶走,奴隶就心满意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