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几个高中女孩故事,男妓用嘴怎么伺候富婆—重生七零:军妻太可爱

一些家属看到李万青的妻子没有才说话,这台的闹剧,才圆满的结束,

“大妹子,不用去管她。”住在杏儿隔壁床的隔壁穿一个穿白色短袖衣服的女家属说道:“她这个人就是这种样子,早就已经看不惯她了。”说完,给了林家大嫂一个放心的微笑。

“谢谢啊!大姐。”林家大嫂听到几位家属怎么一说,对着几名好心的家属笑了笑。

就像什么事都没有生过一样,回头看了看守在杏儿床边已经入迷的姜凯军,继续忙着手中没有忙完的事情的,真是没有想到平常一罐鸡汤,不用五秒钟的时间就可以把乘进碗中,为了这碗鸡汤整整用十多分钟的时间,幸亏鸡汤被厚厚油脂遮盖了大部分的热气和夏天,不至于冷掉。

林家大嫂为了以防万一,为了不让这罐足足熬了十二时的鸡汤生意外和浪费一滴鸡汤,原本想把鸡汤倒在碗里,应该把略有点沉重陶罐拿起来,把罐口朝下,让陶罐中的鸡汤顺着倾斜的幅度,倒进碗里。

可一想倒为了熬这锅鸡汤,弟弟弟妹还有她家当家的可是经历了一番心理斗争,咬着牙齿把老母鸡给杀了,经过一系列流程下来,只剩下了半罐了,真的要格外珍惜,绝对不能浪费任何一滴鸡汤。

林家大嫂顺手把陶罐重新盖上,身体蹲了下来,打开柜子,在柜子寻找着的一件趁手勺子,把柜子翻遍了,都没有找到一件比较趁手的勺子,又不好意思跟别的床去借勺子使用,在没有办法的前提下,为了不浪费一滴鸡汤,唯一的方法就是用手中拿着的铁勺,慢慢从陶罐里摇出鸡汤了。

住在林杏儿隔壁病床的隔壁的家属,见到林家大嫂一脸困难站在柜子前,柜子的桌面上放着重新盖上的陶罐,或许是看出了林家大嫂的难处和想法。

“大妹子,如果你不嫌弃就用我家的勺子。”隔壁床的家属把擦了几遍圆形乘汤的勺子递给了林家大勺。

“这么会嫌弃。”林家大嫂笑着拿过了勺子:“我还要谢谢你,解决我的困难。”

“客气什么,都是一个生产大队的。”隔壁床的家属直爽。

林家大嫂一边打开陶罐的盖子,一边看向隔壁床的家属,有点疑惑的问道:“大姐,你认识我吗?”

“不认识。”隔壁家属笑着说道:“我是大队窑子村的,离你们村不远。”

“哦哦!还真不远。”林家大嫂听到了家属的话后,心中的疑惑也随着消失不见:“你家当家的,怎么回事啊?”低着头用勺子把罐子中鸡汤摇在碗里。

把汤摇到了碗里后,放在一边,把陶罐的罐子重新盖上。

“哎!”隔壁床的家属被林家大嫂一问,忍不住哀叹了一声:“我家这口子去上工,中午在家里喝了几口酒的,整个人醉醺醺就去上工了,去上工的路上,走着走着就掉在田里旁边挖好沟里,摔断了腿,我...

gaga/>a-righjs

睡在病床男人也认得自己做了一件最不该做的事情,任由妻子扶自己起来,身体侧向一边,对着刚刚才拖干净的地上吐了三次口水,对各位过往的神仙和鬼差,有一个交代,就当做什么话都没有说。

林家大嫂没有闲着,把乘好鸡汤端给了姜凯军:“凯军,把碗里的鸡汤喝掉。”

林家大嫂连续喊了几声后,才把全部注意力和精力都放在杏儿身上的姜凯军给喊醒了。

回过神来的姜凯军望了望端在面前的碗,碗中泛着一层层油的鸡汤,又望了望病房另一边的区域,最后目光停留在了住在靠墙位置的一位老年夫妇,年老的男人穿着一件蓝色棉布干部服,正为想吃水果的妻子,削着苹果。

“谢谢,伯母。”姜凯军端过林家大嫂手里的碗,站起来朝老年夫妇的方向。

林家大嫂见到姜凯军把鸡汤接过去的,没有喝掉,而是站起来端着手中冒着热气鸡汤站了起来,不知道想干什么?正当不明所以的时候,就看到凯军向病房靠墙病床走去。

姜凯军在老人的身后停了下来,轻声喊道:“老爷爷。”

正在削苹果老人听到身后有人喊他,想看看喊他的人是谁?把手中没有削完的苹果顺手放在桌面,站起来转身看向喊他的人,现喊他的是刚才为对象跟病房里人道歉的男人。

“找我有事吗?”老人苍老满是皱纹的脸带着慈爱的笑。

“谢谢,老爷爷。”姜凯军为刚刚事情跟老人道谢着:“这碗鸡汤是给奶奶补补身体。”看向睡在病床正含笑看着自己的老奶奶。

“一点事而已。”老人不客气接过了姜凯军手中白瓷碗:“好好珍惜你身上的军装。”说着,浑浊的眼睛包含太多的留情看着凯军身上穿的军装。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