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大硬啊哦好爽使劲,抵在墙上耽美灌满白浊—名妓苏婉婉

“王,你尝尝这个。”匈奴王的护卫长,尽责的把他认为稍微能入他家王法眼的食物放到桌子最前头。鲜美香浓的红烧肉,看起来实在是可口又美味,可惜,伊稚斜却一点儿胃口都没有。看到红烧肉的柔软,他只会更加的思念那个陪著他吃烤孔雀的小姑娘。

“王,你还在想那个碗姑娘吗?”护卫长与所有的匈奴人一样,不太分得出中原字的各种不同。特别是,他觉得那个比寻常匈奴姑娘还能吃的小婉儿,整个就是个“海碗”的,更加坐实了小婉儿在他心目中的名字。

“多隆,你知道相思的滋味吗?”不答反问的匈奴王,一手托腮,一手撑在桌上,忧郁的望著远方。

“王,你这分明是想死吧?”看著好几天都没怎麽吃东西的自家王,多隆决定冒死进言,“小的以为,王不能这麽坐以待毙,我们应该拿出匈奴人的风貌来。既然喜欢,就上啊!王,只要你愿意,那个碗姑娘是一定也会喜欢你的!你想想,那天你们一起吃大鸟肉时,是多麽快乐啊!”

不能不说,多隆童鞋也实在是把事情想偏了好多。

一则是,人家那是孔雀,不是劳什子的大鸟。

另一则,婉婉一般情况下见著吃的,便比亲娘更亲了,所以……快乐什麽的,真心不是对著匈奴王表达的,而是对著那只无辜的孔雀。

“好!就这样!”可惜,同样性子直率的匈奴王,还是非常放心的把决定给下了。

他认为,多隆的话非常有道理,他决定要好好的追求他的碗姑娘,无论她和中原皇帝有什麽,都不能阻止他对她的真爱。

“那麽……小的便去找人传信给碗姑娘,请她来与王骑马玩儿。”多隆一拱手,便提了个匈奴顶流行的约会法子,伊稚斜大手一挥,非常干脆的就同意了。在他们匈奴,姑娘们都喜欢马上功夫了得的汉子,所以,马术了得的匈奴王,决定也给小婉婉展示下他那不得了的骑射功夫。

接了这个消息的婉婉,当然不是亲自从多隆口里听到的。

主要是她这几天都歇在皇帝陛下的寝宫里,遛弯儿时也都只是往来与寝宫四周不远的距离,要不就是被她家岩九带著偷溜出宫去吃皇都的各种美味小吃,连皇上本人都得在快睡死了的时候才能见上她一面。

所以,小东西听到宫女说“匈奴王请您去上马”时,直接就把“上”听做了“赏”。

吃货对骑马兜风这种事,当然是不看重的,她比较在意的是,这个马肉到底好不好吃。所以,很爽快就答应下来的小婉婉,根本就没把人家的邀约当约会,她直接就想成是了好朋友的“聚餐”。若不是太监觉著她揣上刀叉去见匈奴王像是暗杀,小东西还琢磨著把这两天新弄到手的餐具同她朋友阿伊一起分享呢!

“碗,你来了!”马场上等得鼻涕直流的伊稚斜,总算等到了他的心上人。

不能怪这里风太大,实在是,匈奴王生怕错过了他的好姑娘,硬是大清早卯时不到就来马场摆造型了。任谁吹足了两个时辰的山风,也都多少会给点儿鼻涕来表示的。就算是身强体壮的匈奴王,也不例外。

“阿伊,你请我赏的马在哪里?”婉婉的乌溜溜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的新朋友。为了这次的“聚餐”,早上她还特意少吃了一笼水晶虾饺两屉包子才出来的。所以,别说是看到马流口水了,就算是看到伊稚斜的那双健壮胳膊,她都能生生幻想出两支美味酱肘子来。

“碗,你想上哪一匹?!”没听出两人嘴里“上”和“赏”的差别,伊稚斜风度翩翩的把人带到了马厩。

“都好,都好。”舔著嘴巴,小婉儿挨个儿的把这一屋子的匈奴马看了个遍。

那膘肥身健……那腿……那肚皮……那脖子……总之,每一个部位在吃货眼中,都是美味可口的。所以她很大气的表示,哪里都可以,只要给她吃就成。

“你选吧!”看看婉婉的小身板,伊稚斜示意自家护卫长把个头稍微小一点儿的母马牵过来。他害怕小婉婉骑大马危险,而小婉婉则理解成了“新朋友暗示她先吃这个嫩点儿的”。所以,顺理成章的,小东西就把指头指向了小母马。都说了人家最会看人脸色啦!主人用那麽明显的姿态表示,无论如何她还是会听话的。

然後,多隆就把小母马拖过来了。

真是用拖的,婉婉眼中的“它看起来好像很好吃”实在是太明显了,小母马害怕的四蹄都在打哆嗦。可就这两个匈奴男人不明白,还傻愣愣的把自家好马送上去任人宰割。当然,小婉婉也不会亲自宰割,她眨巴了两下眼睛,等不到“主人家”动手,就特别有礼貌的问了句:“马赏了,也选好了,什麽时候请御厨来烹煮。”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匈奴王,震惊的看著他的护卫长。

而多隆牵著哆嗦成风中落叶的小母马,同样也没办法回过神缓过劲来。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