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被强奸,战为己有-她死了之後

林姿仪淡淡的说:「途中迷路了,所以耽搁点时间,其他人都到了吗?」

杨品璇抬眼现灵堂内除了许莉英还有另外四位男子。

脸上带着诱人浅笑,使人难以将目光自他身上移开的刘凯威。

身着黑色上衣,手上拿着一件深蓝色外套且面无表情的叶隼兰。

相反於前面两位,穿着白衣黑裤,脸色几乎毫无血色的杜泉。

身材高大又黝黑,神色凝重的萧恒达。

「美美的老公呢?」问的是林姿仪,「他不是在群组表达自己伤痛欲绝吗?怎麽不在灵堂陪美美?」

许莉英摇头,「不知道,我和隼兰来的时候就没见到他了。」

「太可笑了吧?我们都说好要来见美美了,他不是应该在这里招呼我们吗?」林姿仪有些不悦,「毕竟那是他太太,深爱的太太。」

最後那句充满讽刺,任谁都听得出来。

只有许莉英想了想,一脸认真的说:「可能很忙吧?因为美美刚走啊!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林姿仪一脸不怎麽相信,「我看根本没这麽单纯。」

杨品璇在一旁拉了拉林姿仪的衣袖,要她别再多说丶别再多做无谓的揣测。

另一边刘凯威叹了口气,「真没想到美美会这样就走了!上次看到她,她不是还很快乐吗?」

叶隼兰小声的说:「可能有什麽苦衷吧……」

萧恒达说:「有什麽苦衷可以跟我们说啊!我们不是她的好朋友吗?她这样就走了也太见外。」

许莉英也帮腔道:「是啊是啊!美美太坏了,为什麽不跟我们说,就这样跑了?我们明明都认识十几年的老朋友了,有什麽不能说的嘛!」

杜泉淡淡的说:「人都走了,多说也无益,还是安静点吧。」

萧恒达不悦的瞪向杜泉:「杜泉你说这什麽话?我们这是为美美抱不平,她有任何问题本来就可以跟我们说,我们可以一起帮她解决。结果她现在自杀走了,留下我们,我们不能生气吗?」

杜泉反问:「有什麽好生气的?」

「你这没血没泪的混蛋。」萧恒达大骂:「美美走了耶!她是我们最好的朋友,她走了你却说有什麽好生气的?」

「我是不觉得有什麽好愤怒的。」杜泉那淡漠的语气,正巧与萧恒达成了有趣的反比,「她选择死亡是她的自由,她选择这条路,我祝福她,何必不悦?」

「我真是看错你了!」萧恒达怒不可遏,「我们失去一个朋友,你却不痛不痒!」

林姿仪也插话道:「杜泉说得没错啊!美美要自杀是她的自由,我们本来就该祝福她。」

许莉英蹙眉道:「可是我不想要美美离开……」

刘凯威无奈的说:「这事又不是我们不想就能不生。」

叶隼兰说:「如果美美愿意跟我们多说一点她的事情,可能就不会生这种事情了啊……」

萧恒达附和道:「可不是吗?隼兰跟我想法一致,我们都不希望美美用这种方式离开,如果可以阻止,我们肯定会拼命阻止这一切的生。」

杜泉一脸你们这些白痴丶跟你们多说也没意义的不屑表情。

林姿仪冷笑道:「如果可以阻止?哈,现在当然可以大声说这种话,如果回到一年前,我才不相信谁会对美美伸出援手,更何况事情本来就错不在我们。」

「姿仪妳——」

「别吵了!」

杨品璇打断他们的话,「美美都已经走了,你们再讲这些还有什麽用?」

一时间灵堂变得安静无声,只有远处那诵经声断断续续的传来。

「看来大家都到齐了。」

悦耳动听的嗓音打破这阵短暂又尴尬的寂静,「人际关系展与研究社的各位。」

杨品璇回头,便见到身着西装的何健佑,他一如她昨日见到的模样,那样耀眼夺目。

「我是美美的弟弟,何健佑。」他边说边走进灵堂内,走路昂阔步,没出一点声响,「很高兴认识各位。」

杨品璇猜想在场的众人应该都听过何美美提过自己有一个弟弟,只是从未出现在的他们面前,甚至有些人都忘了这回事,表情不是惊讶就是那又如何。

最後他停在灵堂的最前面,也是最靠近何美美照片与供桌的位置。

「让我猜猜吧。」

他将目光自距离他最近的萧恒达开始,「社长,萧恒达。」接着6续滑过众人,「副社长,杜泉。刘凯威丶叶隼兰丶许莉英丶林姿仪,还有杨品璇。」

最後那三个字语气有种让人玩味的味道,杨品璇听出来了,杜泉似乎也听出来了,眼神朝她这飘了过来,又很快将目光移开。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