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下来舔我的脚—房事秘笈_灵气逼人

“你要是不肯去,以后我是一句话也不会再跟你说了。”

“也不会允许你跟我睡。”

“我就当没你这个弟弟就是了。”

炙热的太阳光照射在少年无血色的脸上,他透明的白,红唇妖瞳,面相上像是电影里的吸血鬼,秉性上却是天真无邪、真挚热烈。

江灵真害怕他保护不好他自己。

恨不得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陪在江嘉禾身边。

“姐——”江嘉禾软软的撒娇,窝进江灵的怀里,下巴磕在她的肩头,两人侧身躺在草坪上相拥而眠。

*

陈止安掀开窗帘望一眼在花园里午睡的江灵和江嘉禾。

果然,江灵还是着白裙最好看。

阳台上。

老太太坐在檀木摇椅上乘凉,对窗前单手插兜的陈止安说:“你不该如此放纵他们。”

江灵参加选秀比赛之后成为杂志的模特,对陈家而言,实在不算是好事。

按理说,以陈家的势力想要阻止这一切发生并不难。

但陈止安什么都没做,默然纵容江灵的行为。

“父亲那边,我会跟他交待。您不必担心,我有分寸的。”陈止安蹲在老太太的身边,轻声说。

江家姐弟这些年被养在老宅子里,陈家人待他们确实刻薄了些。

那日。

小可怜哭得那么难过,哭诉着自己什么都没有。

江灵手中因纪浅浅而起的伤口,的确改变了陈止安的心意。

她说八岁那年自己曾经送过她一只莺歌。

或许。

只要江灵乖乖的,陈止安不介意送她一些其他的礼物。

有些热。

睡梦中的江灵感觉柔嫩的皮肤上裹了一层薄汗、浑身黏腻、不舒服地打了个滚儿。

上一刻,她明明还躺在花园午睡,为何此刻感觉身下是柔软的床。

有人替她解开了胸罩的束缚,细细的吊带滑过肩头,白色连衣裙半褪,露出别致的锁骨和高高隆起的乳。

睡梦中的江灵溢出一丝无意识的呻吟,“啊嗯——”身子舒爽多了,只是依旧燥热。

一双大手揉上她雪白的胸脯,颇有耐心的,将坚挺的一对娇乳揉得跟入口即化的棉花软糖般软糯。

然后叼入口中含住。

樱花粉的小乳尖被灵活的舌头绕着乳晕打转,渐渐醒来的江灵抱住匐在胸口的头,闻到了他洗发水的香气,娇滴滴的喊了句:“好痒。”

被揪住头发的陈止安昂起下巴,瞟了一眼半梦半醒的江灵,狠狠咬住手中捏成水滴状的乳,吮吸她香喷喷的奶子,用力嗦了起来。

江灵瞬间清醒,不自觉地扭动身体,呜呜地淫叫,陈止安在吸她的奶,她又没有奶水,吸得她好痛、好痒。

“操。别动。”陈止安哑着嗓子提醒。

大手伸进江灵的内裤里揉她的肉臀,下身顶弄她水滋滋的小穴,还是不够,干脆把裤子拉下了半截,高高翘起的大鸡巴隔着薄薄的一层内裤,往她夹得死紧的阴道口里塞。

两人身上都是汗,还是忍不住搂紧对方。

潮红的江灵感受着龟头在她水嫩的花间摩擦,粗糙的内裤刮蹭她穴口的敏感带,一下一下的往里顶,就是不肯冲破穴口那层薄模进入阴道。

江灵小手揽住陈止安的头,弓起上身把奶子送入他的嘴里,细白的双腿夹紧男人精壮的腰,含住龟头的穴口极力收缩,全心全意取悦他。

激得他差点就射了。

“妈的。”

陈止安忍不住骂了一句,松嘴吐出乳头都被嗦肿了的奶子,甩了一巴掌打在她另一只没有被含过的奶子上,留下红红的手掌印。

“爽不爽?”陈止安捏住江灵的下颌,邪气地笑。

真他妈骚,欠操的骚货。

爽得流了一床的水,他还不能干她。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