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了全部的衣服亲嘴,同桌骗我去他家塞冰-父女修仙

『愚子不可教也!枉我教了你这么久的“君子之道”,难道你连“梨花带雨”的女孩子

是最诱人的都不知道吗?!』

『但你昨天不是说,眼睛闭上,一幅“任君採摘”模样的女孩子最诱人吗?。而前天则

是“脸带娇羞,欲拒还迎”。大前天是』

「梨花带雨!」糟糕了!一定是我刚才止不住哭的样子让他慾火大动!

怎么办?双眼的泪水还是不受控制的流着。想要闭上流着泪的双眼,却又害怕变成师

傅口中的“任君採摘”型态,但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忍不住啊!

可是,办法还没想到,我却发觉自己已经抵挡不住xiōng前快感的侵袭。身体比刚才自慰

时,更快更猛烈的燃烧起来。

「啊嗯怎怎么他一一心二用,手还还能这这么可可憎?」他

左手揉弄ròu棒的速度开始加快,同时他的右手却变得更加灵活,富有弹性的xiōng部不断被捏

弄搓揉,小巧的rǔ房被紧紧捏握,让rǔ尖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下流地挑逗已高高翘

立的rǔ尖。

「呜不不要」已经发涨的rǔ峰被用力上推,娇嫩翘立的rǔ尖蓓蕾被捏住拉起,

远超刚才自慰时的酥麻,由rǔ尖迅速扩散至全身。

「啊要冷冷呼啊冷静!」快感像毒蛇一般蚕食着我的理智,酥麻的感觉

让我思绪一片混乱。

『哦』紧握着两手并捲曲着指尖,感受到那快感的衝击,我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颤

抖着的呻吟。

「要想想办法啊嗯」比刚才又更强烈愉悦的碎波,打到五体各处。我双

唇半开着,微微颤抖。

「不不能让他继继续看着我我的脸。对了用用手遮

啊!呜快快停停下来」断断续续的思绪,彷彿想到了一个可笑的方法;可

是刚连成一片的思绪,瞬间又被如潮的快感打碎。

「不行!他他的手呜这样想想不到东西」我觉得自己几

乎要燃烧,轻轻扭动着娇小玲瓏的身体,想要避开他的追击。

『嗯啊』可是那轻微的扭动,却根本无法摆脱他那灵活的手。yín贼的指尖又出现在

另一个rǔ峰的斜坡处,一直往顶上迫近。瞬间便爬上粉红色耸立的rǔ尖。

『啊』好像背骨被打断了似的,衝击响遍了全身。那充血的rǔ尖又更向上翘。

yín贼沿着那美丽的rǔ晕,用指尖在周围滑动。那已经在燃烧的身体,好像被火上加油

一般,烧得更烈。

「啊不不行了快停下来」心里大声的呼喊着。

酥酥痒痒的感觉使全身都要抽紧般的蔓延。从隐秘花园之处传出的快感,使得全身在

一瞬间麻痹了。娇嫩的珍珠像喘息般的轻颤,从下腹一直到腰,发出一种不自然的抖动,

火热的脑海一片空白,我到达高潮了。

『呼呼』轻喘着,我失神的看见前方。模糊间,我好像听到了一声吼声,一个男

人的身影在我身前晃动,胯下之物不停在我的身上倾泻着,我的肚子,小腹与xiōng前都传来

一阵热呼呼的感觉。

『呼』良久,意识终于回到了我的身体。

肚子上的滚烫唤醒了我失神时的记忆,难以置信的望着自己的身体,只见肚子处一片

狼藉,黏答答的jīng液遍佈其上,有些滑过腰间滴在地上,有些则顺着肚子的起伏而流向下

小腹处,大腿上,双峰上,也零零落落的沾着几滴jīng液。

一丝腥臭传入我的味觉,我再也按奈不住噁心的感觉,侧身按着肚子,呕吐起来了。

然而,吐出来的却只是几丝胆汁,胃部依旧翻腾着,我不断的干吐着。那尚未消散的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