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嗯太深了不拔出来,小叔不要嗯好大啊-异世红颜

“噢,小yín女!!!”猛地,爹爹咆哮起来,健硕的身躯更加快速的起伏挺动,双手按著我的头向他跨下压去,ròu棒狠力插入我的嘴里,顶在我咽喉最深处。

“噢,噢,使劲吸……你这个妖精……”他粗喘的,臀如电动马达般抖动。

我用尽力气的吸吮,贪婪的吞咽著他的麝香,两手紧紧扣住他的臀部肌肉。

“啊……啊,啊……噢……吃了吧!yín妇!”一股股浓浓的jīng液由棒首小孔喷出,jīng液太多差点让我窒息,连忙吐出爹爹还在做著缓慢抽送的ròu棒,来不及吞咽的浓白jīng液顺著嘴角滴落下来。

“嘿,宝贝,……”喘息著睁开眼,看著眼前眼若媚丝,红肿的双唇间还挂著白色jīng液的绝世豔容正娇嗔的瞪著自己,风唳知道刚刚欢爱中是有些过分了。小东西的美好让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宝贝,对不起……”爱怜的擦拭去我嘴角的已被透明的jīng液。爹爹轻吻著搂抱起我。

“爹爹……”手酸,嘴酸,全身酸,我懒洋洋的横在爹爹的怀里,不敢对上他怜爱的目光,因为我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并不反感爹爹的粗暴,而那些yín荡的话语竟让我觉得兴奋。天啊!我真的是个大色女吗?!

要是爹爹知道了,会不会觉得我太yín荡?一想到可能有的嫌弃眼光,我就更加厌恶自己。

“忧儿,怎麽了?还在怪爹爹吗?”见怀里的可人儿久久不语,怔怔发呆,风唳以为自己的放纵吓坏了她。抬起小东西的头,却发现满眼泪水。

“宝贝……”心疼的低唤,想到是自己伤了最爱的宝贝,风唳後悔不已。

爹爹眼中自责悔恨神情清晰的印入我眼。

“不是的,爹爹,是我!是忧儿的错!”我怎麽舍得最爱我的爹爹如此自责。

“怎麽了?忧儿,我的宝贝?说给爹爹听,我的忧儿怎麽可能错了。”不是怪自己粗暴,风唳心里放心不少,可见宝贝如此自责又觉得莫名其妙。

“是……是……”如此羞耻的话让我如何说的出口,可要是不说,爹爹定要担心不已。只愿爹爹听後不要嫌弃自己的好。

“我,我是个yín荡的女孩,我一点也不反感爹爹的粗野,而,而爹爹说的yín荡的话也让我很兴奋……呜……忧儿是个坏女孩。”抬头见爹爹怔忡,无反应,我觉得自己成了天底下最不要脸的女人。

爹爹哭笑不得的拉住不好意思要逃开的我。紧紧的抱著。“呵呵,谁敢说忧儿是坏女孩?!爹爹很高兴我的忧儿是个小yín物呢!”像是在强调所言非虚,湿热的唇舌对著白嫩的颈项一阵撕咬。

轰!爹爹的话和在颈边游弋的唇舌让好不容易退却的红潮再次蔓延开来。

风唳对小东西的反应极其满意,对情欲不作做的反应,让她比经验老到的妓女更能激起男人的欲望。

任何年代,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女人在床上是yín娃荡娃。

异世红颜12(H)

自从爹爹与我有了亲密关系後,我觉得生活一下子变得美好起来。虽然还是独自居住在烟柳居,但除了每月不在谷中的几日外,爹爹大多时候都会过来陪我,偶尔还会学著像江湖上的采花贼一样,半夜偷溜进我的香闺,拉著睡的迷迷糊糊的我一阵欢爱。想起这个狂肆的男人,嘴角便悄悄的勾起了。

人人都知无忧谷谷主,冷漠无情,严酷且不苟言笑。只有我知道我这个爹爹在只有我们两人的情况下是多麽的狂放……

只是,爹爹又出谷了,今天已是第三天,从来不知思念是如此煎熬。

半夜睡不著,随意披件外衣,坐在花园里的凉亭里看看月亮,发发呆。却不料竟有幸看了一场活春宫。

凉亭是建在一处假山上的,地势较高,放眼望去,整个烟柳居的风景尽收眼底,那对浓情蜜意的鸳鸯鸟自以为找著了花园子里最隐蔽的所在,却不知我在此处,下面的一举一动,清清楚楚。

挥手阻止想要清理现场的影子们,以往只看过电视或小说漫画中的情欲场景,这还是第一次看见真人表演,呵呵,腐女的本性开始外露,这出戏怎可错过呢。

看那男人吐息平稳,似有一定功夫底子,我找个舒适的位子,拉好外袍,尽量屏气凝神,开始观赏。完全没注意到那些隐在暗处的影子们面面相觑,尴尬无比,一脸欲哭无泪的可怜相。

烟柳居,花园中的假山後面。

“啊……嗯……言哥,嗯……你弄的我好舒服啊……”小手把埋在xiōng前吸吮rǔ头的黑色头颅用力往xiōng前按压,细弱的腰肢不断挺动,主动把rǔ头往男人的嘴里送去。

“是吗?呵……一会还有更让你快活的呢……啧……看你这浪样!!”五官粗犷硬朗,身型壮硕的男人从女人xiōng前抬起头来,看到女人一脸舒爽,不由挑眉嗤笑,果然是个荡妇。揉捏软绵rǔ肉的手更是加大力道挤弄,细腻白滑的rǔ肉从黝黑粗大的手指缝隙间挤露出来。

“啊……言哥……好疼……”粉白rǔ房上瞬间多了一道道红痕,被如此粗鲁的对待,女人却觉得除了疼之外内心深处升起一股比疼痛更强烈的快感。

“呵,是吗?可是珠儿下面的小珠珠可不是这样说的。”大手在不知什麽时候已来到了裸露的双腿之间,就著湿滑yín液,男人粗壮的手指灵活的探入其间。

“嗯……”女人的呼吸一窒,感到紧密的xiāo穴被男人粗指扩张开来。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