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纵的夜晚|美女被下药玩身体,家里乱

想到这里何非木心里就异常难受,自己可以不自己她以前跟过乐为席,也可以对她勾引才十四岁的尚佳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就是不能忍受她不把自己放在心里。为什麽?为什麽会如此的痛,一点都想不通。

所以在自己想通前决不允许她离开自己。想到这里的何非木异常的难受,异常的不安。所以他要找个疏通的管道,一个爆发的出口。无疑,陶砉的身体就是最好的选择。自己是多麽的迷恋她的什麽啊。

‘哧拉’在陶砉不防备的时候,身上的粉蓝色真丝洋装被撕成了两半。“你干什麽啊?现在,现在还是早上啊。”陶砉被何非木的疯狂举动吓了一跳。何非木三两下的就将陶砉拨光,扔到了床上。

“你要干什麽?放开我。外面,外面还有很多人啊。”陶砉对何非木的疯狂举动害怕了,拼命的扭动抗拒,但是这样却更加添加了何非木的兽X。何非木用一只手抓住陶砉的双手,双脚压制住陶砉乱蹬的双腿,另一只手将自己的皮带解开,露出了骇人的凶器。然後顺手将电动窗帘关上。

这无边的黑暗中,何非木的YJ就在陶砉的眼皮下结结实实的C入她那Y靡湿润的蜜X中,放浪的交媾。 何非木缓缓的抬高陶砉的翘臀,被她娇嫩的RX紧含著的YJ上涂满了她的蜜Y,摩擦著柔软的膣R慢慢 退出,慢慢的退到R冠的时候,何非木猛的把陶砉放下,G头呼啸著劈开波浪一般层层蠕动的R摺顶入。

漫漫白日里R体的饥渴突然得到如此强烈的满足,陶砉几乎要瘫软在何非木的身上,她的嘴一直在何非木耳边小声的喘息著。每当何非木重重顶入的时候,陶砉就痉挛般紧搂著何非木,咬紧嘴唇,发出一声低低的喉音。 这种M黑做爱的刺激使得何非木非常亢奋,由於在黑暗中不能看到她的样子,J力完全集中在肌肤和交媾处的熨贴摩擦上,使得这种原始的刺激所带来的快感大大增强。

13.可笑 你争我夺2(H)

何非木感觉自己的YJ异常愤怒的膨胀著,带著轻微“啧啧”的水声,一下下有力而深入的在陶砉狭窄的小X里进出。 何非木连续不断的冲击,使得陶砉的神智迷乱,好几次都禁不住叫了出来,何非木也忍不住微微呻吟喘气。

好在卧室里隔音效果好,谁也没注意到这边销魂蚀骨的浪吟声。陶砉的蜜X真的好嫩,温暖粘滑的YY一直不断的溢出来,滋润著何非木的YJ。 这种又紧又绵又滑的感受几乎让何非木无法在慢条斯理的一下一下C入,何非木的心中充满了雄X的残暴和征服欲。

陶砉恰好在这个时候嗲嗲的呻吟起来:“嗯……嗯……啊……慢点, 好痛……” 何非木低低的吼了一声,一把抱起她,压到床边上,把她丰满匀称的大腿用力分开,chu大的YJ一下就顶在她柔软的蜜X上,狠狠的一顶到底。

尽管陶砉的小X已经得到了充分的润滑和开拓,然而这暴怒的撕裂一般的C入还是使她惊叫了一声,手指触电般紧扣著何非木结实的背脊。何非木G本不给陶砉喘息的机会,直接就是狂风暴雨般的狠C。

何非木每一次都退到Y道的头部,每一次都进到Y道的G部,陶砉Y浪柔嫩的R摺哆嗦著收缩,蜜Y在激烈的冲撞下湿透了两人的腿G。一双大手chu暴的拉开她的X罩, 用力的揉搓她那一对圆如半球,弹X极佳的极品酥R。

陶砉在这一次激烈的进攻中直接被推上了高潮,蜜Y沾满了她雪白的臀部。她不停地在何非木身体底下颤抖,紧紧的咬著何非木的衣领不让自己叫喊出来,一双手伸进何非木的衣服里,用力的抓著他的背肌,肥美的翘臀开始不断挺动。

陶砉沈浸在这无边的欢愉中,她喘著大气,断断续续的反复发出几个音节:“快、快一点……深一点……啊……嗯……” 激烈的碰撞发出了啪啪的声音,然而何非木的脑子中G本想不到要停止动作来掩饰一下,只想一个劲的要她!更猛烈的要她!让她永远属於自己,然後随著自己激烈蓬勃的释放出来。

陶砉猛地痉挛了,一双俏腿紧紧箍著何非木的腰,尖尖的指甲掐进他的R里,她发狂大声喘著,在我耳边低声浪叫著:“别停!嗯……求求你……别停……嗯……”何非木感到陶砉的Y道在一阵一阵的抽搐收缩 ,每一次C入都给自己的YJ带来巨大的快感,何非木的头脑快晕掉了,仿佛缺氧一般。YJ上一阵阵电流不断传过,电的他好想痛痛快快的S出来。 然而征服胯下陶砉的欲望使何非木咬紧牙关,用尽最後的力气冲击她,何非木知道,在自己巨杵的不断强力冲击下,陶砉极乐的大门就要打开了!

陶砉突然扑到何非木怀里,狠狠的一口咬住了何非木的肩头,小巧的喉间呼呼的发出仿佛垂死般快乐的呻吟。疼痛暂时分散了何非木的注意力,使得何非木SJ的欲望稍微减退,趁势继续冲刺她,陶砉柔嫩的蜜X不断的收缩 ,强大的吸力把何非木的YJ吮的欲仙欲死。

陶砉张著湿润的嘴,在何非木的耳边如嗫嚅般吐著迷乱诱人的气息:“给……给我……呜……不要 ……求你……”陶砉的身体又是一阵短暂的痉挛,花心喷出一大股温暖无比的热汁,浇灌在何非木敏感的大G头上。

何非木顿时打了一个寒战,强烈的快感从脊髓深处迸发出来,何非木搂紧她瘫软的胴体,YJ在陶砉温暖柔软的YR绞缠下不断抽搐跳动,将一股股R白浓稠的JY有力的S进她的子G里。

陶砉勉力抬起头,湿热温润的唇寻找著何非木的唇,两人疯狂般吻在一起,舌尖如灵活的蛇般缠绵,传递著激情後的丝丝蜜意。 何非木欠动身子,把YJ从陶砉已经被C的微微绽开的两瓣花瓣中抽了出来,低头看了看几乎昏迷的陶砉。

陶砉的脸蛋虽然在黑暗中看不清 ,但是何非木知道她在哭泣。是的何非木知道自己不是她心里的最爱,但是那又如何呢,只要自己需要她,她就必须留在自己的身边,直到自己厌倦的那一天为止。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