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看了n遍舍不得删的黄文-怀春

听着发小的话只觉得有些扯淡的周沉柯用脚捻灭了烟,便提步往屋里走去。

“你就不能冷静冷静啊,要不是你失两次恋就一副女人都都是看上你的钱了的样子,我还能费尽心思的给你找这个啊。实在不行,你别把她当心理咨询师用,你就当处了个对象,实在不行当个炮友也行啊,省的你天天去祸害其他小姑娘,你快饶了天下的清白小姑娘吧。不过你可下手轻点啊,我可在Bethel那里打了保票了,再说了小姑娘嫩得很,你可得怜香惜玉。”

周沉柯烦躁的挂断了电话。本觉得是发小给自己找了个合眼的相亲对象,结果被告知是来把自己当鸭子用的。呵,什么劳什子的心理脱敏,真当他周沉柯是好睡的啊。

屋内的苏禾挂断了电话,心里也乱得很。

Bethel说周沉柯初恋和二次恋爱都被伤了心,后来也蠢得很,一次一次的拿钱诱惑自己的女朋友,可是脆弱的感情基础哪经得起试探,更何况是那么大一笔钱的诱惑。于是周沉柯现在已经不相信会有女人没有任何目的的亲近他了。而自己这次要做的就是和周沉柯做一段时间的炮友,让他重拾对女性的信心。

“苏,你也知道自己的情况,这次何尝不是一个属于你的机会呢?虽然你表面上看起来已经和常人相同了,但是只有咱们两个人知道,你的身体还是潜意识的恐惧男性的触碰,甚至爱情观也相当的悲观。就当尝试一下吧,给周沉柯,也自己一个机会吧。”

苏禾其实也知道Bethel说的很对,那次事情之后自己就一直本能的抵抗男性的亲密触碰,Bethel 偶然发现这个问题后,想了很多方法给自己,包括小鲨鱼也是疗法之一。奈何都没有什么显着地效果。

算了,就当是换一种药吃吧。“这算是互为解药吗?”想通了的苏禾痴痴地想。

周沉柯:“呵,都当我周沉柯是白嫖的啊,给收藏,给评论,投珠珠!”

下章上肉!

周沉柯挟着一身的冷气推门而入,一颗万分抗拒的心在看到怯生生看着自己的苏禾时轰然龟裂。

或许二坤的提议还不错?有道是色令智昏,周沉柯与苏禾对视着,眼见苏禾的脸从白嫩嫩变到樱粉再变到桃红,一直烦躁的心情意外的得到了几分安抚。

不然就试试吧,反正自己也不差这一两次的试错了。周沉柯如是想。

苏禾看着周沉柯渐渐黑沉的眼睛,觉得这次的任务或许不错,自己可从没想过长得这么杀的小哥哥陪自己睡觉呢。

如果周沉柯能看透苏禾的心思一定会觉得自己就是被当成不要钱的鸭子睡了,不,还是倒贴钱的那种,二坤那小子一定花了不少钱才请动了Bethel,Bethel又才介绍了苏禾给他。

不过现在的周沉柯看着沉迷自己容貌无法自拔的苏禾只有满意的份,同样都是贪图自己些什么,贪图自己这张脸可比贪图那些钱好多了。

体会不到周沉柯的心思翻涌,苏禾觉得就这么对视着真的是有点尴尬。周沉柯,他不会是在等着自己主动吧?还是他在介意刚才自己对着许颂发花痴啊,如果加上现在两个人的身份关系刚才自己好像是有点对不起周沉柯啊。啊啊啊啊啊,这么一想周沉柯确实是在等自己主动吧,毕竟男人最好面字了,没有台阶可不行。

觉得自己意外体贴的苏禾决定把这个台阶稳稳的递过去。

趁着周沉柯还在发呆,苏禾走到周沉柯面前,伸出右手,扯住周沉柯的高领毛衣,恶狠狠地将自己的嘴唇朝周沉柯怼去。

万幸是周沉柯在少女大力的扯住自己衣领的时候就缓过神来了,用手托住苏禾的头做了一个缓冲,不然两个人怕是都要见血了。

被周沉柯抵住的苏禾意外的发觉两个人的唇轻轻柔柔的抵在了一起。正想睁开眼看的苏禾刚一放松就被男人反身抵在了门板上。苏禾来不及惊呼周沉柯轻揉着自己臀瓣的手,便觉得自己的下唇被吮住,还被似轻似重的咬了几下。

“就这么迫不及待吗?”周沉柯惩罚似的咬了少女的唇几下,声音低哑的在苏禾耳边说。

苏禾瞪大水蒙蒙的眼睛,刚想辩解,嘴巴便被周沉柯堵住。周沉柯灵活的舌头扫过唇,便迫不及待的长驱直入,在苏禾口腔中大刀阔斧的扫荡。很快周沉柯便找到了苏禾口中的敏感之处,讨好似的频频逗弄。

在这个时候,大佬和小菜鸡的区别就很明显了,苏禾只觉得自己软的像一滩猫饼,更顾不上周沉柯在自己下身和嫩乳处作怪的手。完全没心思觉得恐惧和害怕的少女,模模糊糊的感觉到小腹处难耐的感觉,小内裤好像也湿哒哒的了。

周沉柯看着在自己怀里晕晕乎乎的少女,她青涩的反应理所当然的讨好到了自己。

本来想带苏禾去外面开房的周沉柯也不提这件事了。本来因为误会苏禾是相亲对象,便带苏禾来了自己的倚荷居,这里一般都是自己清净的地方,还从没带过女人来过这里。

苏禾被周沉柯胯间愈来愈火热的东西蹭的难受,小手似拒还迎的摸到了那处,还好奇的捏了捏,边捏边委屈的看着周沉柯。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