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桥未久引退发言,被老外干—野餐

一前一后,一高一矮,两个男孩子像是脱缰的野马跑了,彷佛迫不及待似的。

离住家走路二十分钟的地方,就是河川保护区,在这儿是一整片的草原与湿地,在暑假时经常会有外地人来露营,但平日就很少人会特地过来了。

艾路克和提米一人抱着一张毯子,看到目的地越来越近,不约而同脚步都是更加轻盈。

「嘿嘿。」提米偷笑。

艾路克把视线落下,看到提米贼贼的看着他的脸笑,也是「嘿嘿」两声笑回去。

好天气,放眼望去一片绿,别说人了,连只会动的动物也没有。

两人脚步放慢了,提米垫起脚尖,艾路克低下头。

双唇轻触,就像是打招呼般的一碰就散的亲吻。

在美国家庭中这样亲吻并不少见,也许是早安吻,也许是晚安吻,可是似乎不应该出现在,什么原因都没有的这个场合。

「嘿嘿。」小小的吻过后,提米又笑了,然后指着眼前的一块干地,说:「艾路克,就那边,好不好?」

「你真是猴急。」艾路克嘲笑他,但还是任凭提米牵住他的手往前跑。

跑到提米指的地点,艾路克先把手上的毯子一甩一摊铺到地上,提米接着把自己手上的毯子铺上去,两层毯子铺在柔软的草地上,这样就算在上头打滚也不会觉得难过。

「我先!」艾路克趁提米还忙着拉平毯子边缘时跳上毯子,抢到头香。

「啊!」提米站直身体,还来不及反应,就被艾路克一把抓过来,保持不了平衡的身体直接压到艾路克平躺的身上。

像是打闹般的动作,年龄相近的兄弟应该就这么直接进入摔角游戏,可是艾路克与提米却没有,他们两人的动作突然间安静下来。

艾路克抱住提米的背,双手手指环在一起,让两人X对X的平贴在一起。

提米安静了一下下,然后用手在地上撑起身体,再次用嘴寻找艾路克的唇。

这次的吻和刚才不一样,非常持久,久到让人一目了然,这不是家庭成员间代表亲爱的吻。

提米转动头部,用他才十一岁的舌尖在艾路克的口腔内转动,吸吮艾路克的唾Y与他的味道。

深吻中,两个人都强烈地感受到胯下的鼓胀,十五岁的艾路克会有X欲不奇怪,但十一岁的提米也已经会勃起了。

过于年轻的身体是X急的,吻到一半提米已经忍受不了,他就着跨在艾路克身上的姿势开始上下磨蹭,这样子隔着牛仔短裤的小X器就能享受到磨擦的快感。

类似的动作很常见,就像一头小型犬发情时,把他硬硬的湿湿的小G头压在主人脚上磨蹭一样,艾路克有时真觉得自己是养了一只小小狗。

「别急,提米。」安抚般的艾路克用双手轻拍提米的背,好让他缓和一下,但这似乎是反效果,提米扭动下半身的速度只增不减,压在艾路克耳边的嘴抱怨说:「我好想要…好想要……」

「好吧,好吧,至少先脱了衣服吧。」艾路克虽然也喜欢这样开放的提米,可是被牛仔裤压蹭的X器可不喜欢这样,硬梆梆的牛仔布料磨在敏感的G头上,这滋味虽然挺爽的,可免不了伴随的疼痛感。

「…………」提米安静了一下,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忍受脱衣时短暂的分离。

最后他彷佛是下了什么天大的决定一样,用力的翻了个半圈,从艾路克的身上滚到毯子上。

两兄弟互看笑了一眼,接着又像是比赛谁脱得快似的开始脱起衣服来。

艾路克原本就没穿上衣,只一件长裤牛仔裤,他先松开紧压在X器上的裤头,然后脱掉脚上的球鞋,这样才能脱掉牛仔裤。

比较起来心急的提米脱得更是快速,和艾路克一样他也先解开裤头——虽然他的X器很小,但已经勃起时被压迫着当然会不舒服——接着他也开始脱去鞋子、袜子,牛仔短裤、上衣,最后他躺在地上拉下他的小内裤子,里头勃起的小YJ直挺挺对着天蹦出来,可见他有多么的兴奋。

等不及艾路克脱掉内裤,提米才一见到他把内裤下拉掏出那G以十五岁来说chu大得惊人的YJ时,提米就伸出手来爱抚它了。

「你有这么『饿』吗?小提米。」艾路克一边脱掉内裤一边苦笑,他记得昨晚才爬上提米的床,两个人狠狠的滚了两趟床单的啊。

「昨天爹地和妈姆在家,哪能尽兴。」提米嘟嘴抗议,手上的动作可却没停下来,不像艾路克自慰时只用姆指、食指、中指的捏弄,提米必须要用他小小手掌的整体来套弄艾路克的大YJ。

先用握住它上下磨擦几下,确定有一定硬度后提米又握着G部处左右摇晃,彷佛那是一G蒟弱,但是却是越M越硬,越M越长,越M越chu。

用手享受了触感的快乐后,提米再也忍不住的低下头,用他的嘴含住了G头处。

「啊……」口腔的高温让艾路克发出舒服的呻吟。

「你喜欢吗?」抬起头,提米回看了艾路克一眼后,又再次低头舔了马眼一口。

「喔……当然喜欢了,我的小提米。」艾路克伸手M上提米的背,被太阳晒得很健康的提米和他全身白皙不太一样,是健康的小麦色,除了两颗比较不会晒太阳的小屁股蛋以外。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