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全部吃进去就不疼了,被父子俩轮流玩我多次—漂亮人妻的隐密欲望

这时捂着张雪儿嘴的手松开了,她立刻喊道,“你们,你们想干什麽?快放开我!”

金发男子说,“也没什麽啊,就是想和你做个朋友呀。”说话的时候还不停的在张雪儿的胸部那里按揉起来。

褐发男子说道,“太太,我们一直都留意着你呢。有名的模范夫妇嘛。”

金发男子接道,“但是你这麽棒,这麽火辣的身体只有一个丈夫应该是无法满足的吧。”

张雪儿喊道,“你们,你们再不放开我,我要叫人啦。”

五个男子听了都放声大笑,“叫吧,太太,我们很想听你大叫。一会儿你肯定叫得更欢。”

金发男子和褐发男子退到了一边,剩下那三个人,围了上来。

张雪儿喊着,“住,住手,不要碰我,你们做什麽呀?住手呀,快住手呀。”

三个男子,一人控制着张雪儿的上身,两人分别抱住她的两条大腿,将女人抬了起来。他们将她的两腿向外掰开,让她的阴户部位向着男人们。

张雪儿吓坏了,大喊,“救,救命啊,你们为什麽要做这种事?不可以的,不可以呀。”

这时褐发男子说道,“我们很想和太太做个深交的朋友。”然後手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了盒盖,里面有一种淡蓝色的药膏,不知道是干什麽用的。想来也不会是什麽好东西。

张雪儿喊着“不要,不要……”。吓的浑身都开始颤抖。

这时红发男子揉捏着女人的胸部,说,“啊,胸部比想像中更大哦。”

黑发男子在女人的下身拉起张雪儿的一条大腿。隔着她的内裤,一只手指在她的阴户碰了碰,然後说,“哎哟,已经受不了了呢?”说着,大拇手指在张雪儿的阴蒂那里不停的摩挲着。引起了张雪儿急促的喘息,“哈啊,哈啊,嗯哈……哈嗯,啊……”

张雪儿的衣衫开始不整了,有一男子将她的胸罩拨到乳房下面,用手指刺激着女人的乳头。男子说,“从以前起就一直注意你了,太太。”

这时金发男子控制住张雪儿的上身。不让她逃开。

金发男子吻上了张雪儿的嘴,“这麽棒的身体,一个丈夫实在太可惜了。”

褐发男子将那个淡蓝色的药粘在了手指上,然後,靠近了女人的阴户,将药抹了上去。还说,“这可不能浪费哟,很贵的药呢,因为是为了太太你买的。呵呵”

褐发男子一边在女子的阴道抹这种药,一边说着,“你应该很久没有做了吧?我们可是什麽都知道呢?”

张雪儿的阴道那里发出啧啧的水声。

黑发男子道,“你的丈夫可真是太差劲了。放着你这麽漂亮的妻子不理。没关系,他不理你,我们理你。我们会让你爽的。”

这时金发男子拿来了绳子。最魁梧的那个男人,满身腱子肉,这时也说道,“我们会帮你疏解压制已久的内心。”

金发男子接道,“你一定会打从心里高兴的。来吧。”

张雪儿一直大睁着双眼,看着他们走近自己,然後被绑了个结实。

张雪儿双手被绑,被吊在了房梁上。她站在那里,双腿被弄的很开。

红发男子在女子的身後不停的刺激着她的乳头,红发男子说,“应该很寂寞吧,尤其是你的内心。”

张雪儿说不出话,不停的呻吟着,“嗯啊,哈啊……哈啊,呃啊……啊……”

黑发男子邪笑道,“哈哈,看来药效开始发作了呢。”他的手从前面绕道张雪儿的屁眼儿,一只手指伸了进去,动了几下,然後说,“这後面的洞都已经湿漉漉了。这麽兴奋的太太。想要的都已经等不及了。”

“不要……求求你们,到此为止吧。”

“呵呵,我会让你把一切都忘记的一乾二净的。”红发男子这麽说着,从张雪儿的後面进入了 她的屁眼,然後摁住女人的屁股,不停的抽动起来。

见红发男人已经开始动作了,黑发男人也将肉棒掏了出来,在张雪儿的阴户那里不停的摩擦起来,那麽我就从前面品尝了。他们两个配合默契的蹂躏着张雪儿的屁眼和阴户。黑发男人道:“很可爱哦,太太。再多摇摆你的腰吧。”

张雪儿呻吟着,“嗯,啊哈,啊……”

红发男子道,“保证送你上天堂去。表面看是乖巧的女人。还会叫这麽甜美的声音。”红发男人的抽动没有停止,反而越来越快。这时黑发男人从前面进入了张雪儿的阴道,两个人一上一下一上一下的配合着干着她。

张雪儿被干的一耸一耸的,这时金发男人说,“虽然是被强暴,不是还乐在其中吗?”

最魁梧的那个男人说,“果然平时就想要做了吧。”

金发男人说,“说的就是呢。”

他们干了一会儿张雪儿,然後把她松了绑,放在地板上。将张雪儿弄成了跪趴式。

然後将她的双脚绑在了一起,膝盖分开。金发男子说,“我们会做到让你满意的。”

褐发男子说道,“已经留的这麽湿了,你还一点都不感到羞耻吗?”然後拿出一个照相机对着张雪儿被干的那个场面开始哢哢照相。

张雪儿被狠狠的进入的场面,张雪儿脸上露出的每一个情色的表情,都被照相机给捕捉了,张雪儿喊着,“不要,住手,求求你。”可却躲不开男人们的攻击。

这时金发男人将张雪儿胸部绑了起来,让她的胸部更加的突出出来,然後又将她的双手绑在了身後。然後他说,“差不多该改变体位来享受了吧。”然後又拿了那些淡蓝色的药,用手指沾了很多药,“现在用手指头和药效来干你吧。”男人的手指在张雪儿的阴道里不停的搅动着,让那些药涂涂得更均匀。

“但是那要太太你亲自说要,我们才会给你的哦。”金发男人邪恶的笑着。他是这五个男人里长得最帅的。

张雪儿颤抖着,面色潮红,阴道那里渐渐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