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春来激凸——两个洞一起插哦 好刺激-夺人为爱

「我怎么会不可以,妳是我的妻子,我是妳的相公,我有十足的权利对妳『可以』。」

她才想反驳,但是话未出口,她的注意力又被转移了,因为他热呼呼的手已经不安分的在她的曲线上抚摸,令她的身体一阵火热。

她告诉自己,他是坏人,破坏了她的好姻缘,令她的美梦破碎,她应该讨厌他,怨恨他的,怎么还可以这样不知羞耻的响应着他的吻?!

「不要这样!」她用力的推开他,连退了好几步,他一个没防备,顿时往地上一跌,脸上的狼狈令她忍不住噗哧一笑。

「妳……」

他的怒火被她那灿烂如花的笑容化解了,他太讶异自己居然会被这样一个小女人弄得又爱又恨的,不过他仍然要好好的惩罚她的不乖。

「妳还没死心,还不认命吗?」他站起身,慢条斯理的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很快的又是一副英俊潇洒。

「我答应你以后三妻四妾我都不会干涉,只要……」

「只要怎样?」他一步步的逼近她,她只能一步步退。

「只要你别再来骚扰我。」

他的脚步停顿,深邃的目光直直的瞪着她,射出的冷光令人心颤。

才刚嫁给他不超过一个星期,她就已经忙着要劝他去娶个三妻四妾,是她太过于大方有度量?还是他退步了,变得大惊小怪了?

他还以为眼前这个固执的小妻子会想要霸占他全部的宠爱呢!结果她居然不要,而且还是很不要,这对一个男人的自尊心是多么大的讽刺,难道他在她的心目中真的这样的不堪,她一点也不在乎他这个丈夫吗?

「妳再说一次。」他冷冰冰的说,俊美的脸上已经是寒霜满布,看起来很可怕。

芊芊什么都不确定,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只要她真的再说一次,他不生气的扑上来把她一口吃了才怪,所以她决定闭上嘴巴。

「算了!」

她低下头便急急的想越过他,却被他一把拉住,一用力,她又被拉到他的面前。

「以后我不想再听到妳拒绝我的话,否则别怪我不疼妳。」他捏住她小巧的下巴,令她痛得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滚落下来。

她却不会如此轻易的屈服。「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放我走,你我明明知道这场婚姻是错误的,你也知道我心心念念的人并不是你,强留下我又有什么好处?」她口气中难掩一丝苦涩。她真不明白这个男人的心思,也许她一辈子也都明白不了。

「妳是我妻子,我为什么要放了妳?妳可是坐我林家八大轿进门的,哪个人不知道妳已经是我林君月的妻子,要我放了妳,妤让妳去找妳的姘夫吗?休想!」嫉妒令他口不择言。

「什么姘夫?你太过分了!」她举起右手想给他一个耳光,却被他更快捉住,下一瞬她便被他按压在贵妃椅上。「放开我……你想干什么?」她一阵花容失色的想阻止他的拉扯,更令她不安的是他的企图。他不会是想在这里和她……「不行!会有人经过……」

「那也只会看到一对新婚夫妻在恩爱的画面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

她多希望自己能像家乡的姨娘她们一样,遇上一点小事就昏过去,至少昏迷可以让她不用清楚面对他的羞辱,面对自己无能为力的屈服。

只可惜,她没办法强迫自己昏倒,所以只能拚命跟他拉扯、抗争。

「住手……不要……」

「我偏要!」他霸道的说。

「你不可以这样霸道不讲理!」她气的眼泪都快要落下来。

「好!那我就给妳一个机会,别说我霸道,我知道妳想见妳的初恋情人,他叫林君日,名字只跟我差一个字,是我表哥,妳要是想见他就跟我来!」话一说完他便转身离开。

芊芊把他刚刚的话消化了一下,才连忙跟上他。

一路上他的脸色都是那样的难以接近,他的脚很长,所以她追他追得好辛苦,两人终于来到一间漂亮的华宅前。

君月敲了敲门。「我是君月。」

开门的是个漂亮的少妇,一见到君月便开心的笑了,「表弟,好久不见了!」

「表嫂,表哥在吗?」

君月的表情太过僵硬,很难不让人看出他在生气,所以他的表嫂当然也明白,加上看到他身边有个小美人。看来两个人应该是在吵架。

「你表哥出远门了。这位是……」

「她是我新过门的妻子。」

「表嫂,妳好,我叫芊芊。」芊芊有礼的说,同时注意到美丽的少妇小腹微微隆起,看来是有孕在身。

「妳好!快点进来……」她话未说完便见到个小男孩追着个小女孩。「凯凯,晓谕,不要再打架了,等一下爹回来打你们屁股……」

芊芊看着两个小孩子那样的健康活泼,心中也明白她的梦中情人早已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了,而她还痴痴的等,看起来真的很蠢。

「对不起!小孩子都这样皮。君月,对不起啊!表嫂也很想去参加你们的婚礼,但你也知道我有孕,不方便去。对了,你们什么时候要生个宝宝啊?」

芊芊心头一阵心虚。生宝宝?只怕很难。「表嫂,这恐怕……」

「保证很快就会有好消息的!」君月信心满满的说,无视芊芊的瞪视。「对了,既然表哥不在,那我改天再来。」

「你找表哥有急事吗?」

「我是没事,是我的爱妻说有些话想要……」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