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总裁言情小说|姐姐和哥哥在房间里,哥哥求你要我

羽炎只好将身体的重量都放在一个手肘上,抬起另外一只手按压羽祈的位。早知你会醉成这样,我就不让你喝酒了。羽炎半是自责半是欢愉。

哈哈啊~羽祈神智迷糊早已听不真切羽炎在说什麽,只会一味的傻笑。羽祈今晚喝的都是烈酒全身每个毛孔都挥发出酒香。这个味道让羽炎浑身燥热,下身竟有了反应别闹了,先把衣服换了。羽炎强压下身体的yuwang,强硬的拉下祈儿的双臂。退去羽祈的外套,正欲脱下羽祈的针织衫,羽祈竟抬起了手开始摇摇晃晃的撕羽炎的衣服。只是羽祈只在羽炎的衬衫上留下了几个褶皱,一颗纽扣都没有开。看著羽祈的手在自己前急躁的拉扯,羽炎的呼吸瞬间沉重起来虽然理在告诉自己祈儿只是喝醉了,不知自己在干什麽。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作出了反应,伸手将自己的衬衫撕

开。纽扣散落满地羽祈迷蒙的抬眼无焦距的看著羽炎,伸手想下羽炎的脸。手抬直了也没碰到,就软软的滑了下来五指顺著羽炎的膛滑下,掠过了羽炎的尖。羽炎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羽祈却像发现了什麽好玩的事。挣扎著软软的起身,一口hangzhu了羽炎的尖。没有什麽技巧,像出生的孩子一样吸食。吮吸了片刻却没什麽东西出来,羽祈便不死心的继续吮吸另一个。羽炎现在感觉,自己再忍下去就是自残

呼羽炎重重吐出了一口气。快速的剥下了羽祈的针织衫、裤子和内衣。碍事的衣服终於没了羽炎扶正羽祈的头,正欲热吻一番然後翻云覆雨。羽祈却厌倦了吸食羽炎的尖,推开羽炎的双手倒在床上,合眼准备入睡。

羽炎哼笑一声,勾引的我兴起,却还想睡立即报复的握住羽祈一个小小的,狠狠的蹂躏了几下。

啊羽炎下手很重,羽祈可怜兮兮的睁开了眼。双眼含泪的愤愤却又怯怯的看著羽炎。

真是找死羽炎早已在濒临爆发的边缘,可依旧有个不知死活的人依旧在挑战著羽炎的理。可当事人依旧呆愣的不知自己触了雄狮的胡须。

羽炎忍无可忍的直接将羽祈细白是双腿架在了自己的肩上,低头直接hangzhu了那羞涩的花朵。啊嗯~短暂的惊呼後,身体便本能的享受起来,并且开始追逐快感。口中随的盈盈jiaoyin。

嗯...嗯..嗯~一声比一声急切的chuanxi,催促著羽炎的动作。两手也抓著羽炎漆黑柔顺的长发,脚趾享受的卷曲伸直。羽炎舔了下唇上的水,才来到那个小缝前。窄小的细缝像感受到了那灼热的视线,羞涩的蠕动。因为刚才的舔弄,小已经泛起了点点水光。

百度搜: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嗯...嗯...嗯~一声比一声急切的chuanxi,催促著羽炎的动作。两手也抓著羽炎漆黑柔顺的长发,脚趾享受的卷曲伸直。羽炎舔了下唇上的水,才来到那个小缝前。窄小的细缝像感受到了那灼热的视线,羞涩的蠕动。因为刚才的舔弄,小已经泛起了点点水光。

给我......哈~这话对羽祈来说已经是很大的尺度了。若在清醒时,羽祈是万万不会说的羽炎勾唇邪的笑笑。平时让祈儿多喝些酒,是不错的做法羽炎没答话,直接将舌伸了进去。舌尖舔舐著细嫩的肠壁,模仿者交的动作戳刺。羽祈抓著羽炎发丝的手发力,收紧了双腿,不知是在抗拒还是期待更多。羽炎用双手将羽祈的四肢固定。继续亵玩早已水涔涔的小。

浅白,不要......越来越强的快感让羽祈双腿内侧痉挛。摇著头,不知所措的拒绝。羽炎只感觉顿时被人下了定身术竟动不了了,呆愣了片刻羽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沉声问道:再说一遍。

在浪尖上被扔了下来,羽祈难耐的扭著臀缓解下身那难耐的痒。听到身上那命令的话语,羽祈立即乖巧的甜甜说道:浅白,浅白。快好难受。三分撒娇七分妩媚,是羽炎最爱的语调。

羽炎拉开拉链,暴的掰开羽祈的双腿狠狠的撞了进去。

啊~这麽暴的对待竟让羽祈高氵朝了,小里汩汩流出了水。小平时就过度使用过,在加上羽炎先前的开拓。小轻易的就吞下了羽炎的巨大。

睁开眼睛,看著我。再说一遍语气到後来竟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嗯。哈...羽祈抬起腰,本能的迎合著。让身下的每一下都能撞到最里面。羽祈睁开迷离的眼,看著身上的人。痴痴的笑。浅白~啊......太用力了,轻点。後面的话因为羽炎更加生猛的顶撞而支离破碎。羽炎拉著羽祈的一缕头发,生生将羽祈的头拉拽了起来。痛。羽祈低低的抽噎起来,不仅因为头发的痛也因为下身暴的对待。

羽炎扔下手中的头发。羽祈上身本快离床了,现在又重重的摔了下去羽炎五指发狠的掐住羽祈细白的脖子,下身的力道都要把羽祈撞坏了超大的床竟然发出了吱呀的声响看清楚,现在在你的是谁

羽祈的大半个身体都是离床的,只有肩膀支持著全身的重量。羽炎从上向下让羽祈只感觉内脏都要损坏了,哪里还有半分快感只有身体被碾压的疼痛。羽祈只是怯怯的看著身上的人,不敢回答。浅白,今天好凶。

羽炎看羽祈双眼恐惧的望著自己却不开口,只感觉一股大火直接烧到了前。手又残忍的收了几分。羽祈双手胡乱拍打著浅白的大手,脸色迅速发红充血。是羽炎是我再说一遍

羽祈双手掰著脖间的大手,环在羽炎腰间的双腿挣扎著踹羽炎的肚子。身下的动作终於惊醒了盛怒下的羽炎,惊慌的收回了手,下身也是不敢再动。咳咳哈,哈......羽祈咳了两声便瘫软在床上贪婪急躁的呼吸著空气。羽炎呆愣的将视线移到结合处,才发下那粉嫩的小已经沾染了血迹因为强烈的摩擦,羽祈的内壁已经破皮了。

怎麽会这样......羽炎喃喃,如失去了灵魂的躯壳。祈儿,祈儿,祈儿。羽炎抱著羽祈就这样不住的呢喃。

羽祈听著浅白的声音竟带了哭腔,顿时不知所措。再也顾不得先前的暴对待,手足无措的重复。我没事。我真的没事也不再理会下身的疼痛,伸腿环住了浅白的腰。两手也环住了浅白的肩。羽炎抬起头疑惑的打量了下羽祈。看著羽祈真诚没有丝毫怯弱的神色,羽炎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