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啊用力舔我-老公的领导在家上我|你存在阳光深处

「昨天交流会上,在梓颐之前发言的那两个男生啊!」孟琦才说完,昀雰就知道她在说谁了。

「妳知道他们?」若梓颐有些讶异,因为昀雰跟她一样,是被动听八卦类型的。

「知道啊,咱们班长可迷江奕阳了。」昀雰酸溜溜地说,「班长坐我旁边,江奕阳站起来发言那时候,她紧紧抓住我右手,眼神那个炙热啊,都要让江奕阳烧起来了。」

若梓颐闷闷地咬筷子。没想到这两个人这麽有名气,怎麽之前她就没听过呢?难道真的是她太清心寡欲不问世事了……

「她抓妳的手干嘛啊?」孟琦在若梓颐身边翻白眼,「自以为跟妳很熟啊?」

昀雰也反感地皱鼻子,「可能吧,不过我可不觉得跟她熟。」

看她们那副样子,若梓颐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出声劝说,最後只好选择边笑边劝。

「6珈琴哪里惹到妳们了?干嘛老是这麽讨厌她?」她边吃午餐,边进行软性进谏。

「妳说到重点了,她只是只家禽。」昀雰面不改色地继续吃饭。

孟琦冷笑道:「而且是只很贱的家禽。小梓,妳忘了她跟妳抢作文比赛名额那次吗?」

「记得啊。」若梓颐道。

那次,6珈琴想参加校内作文比赛,但全班都希望她去,因为她已经拿了两年的市赛第一了,没理由让6珈琴去。

但6珈琴跑去向国文老师撒娇,她平时成绩不错,又常巴结亲进老师们,国文老师被她软磨硬泡,便同意让她去,说是「把机会让给别人」。

若梓颐自认不差一个奖,但许多同学很义愤填膺。6珈琴的居心路人皆知,若拿了奖,高中考试是能加分抢名额的。只是最後,6珈琴以落败收场。

那阵子,校内有个小八卦,就是「这次市作文比赛的第一怎麽被别校抢了?」丶「好像他们班班长抢她名额吧……」。

6珈琴当时在流言蜚语下过得挺凄惨的,若梓颐甚至很同情她。

「她该不会自恋到以为江奕阳会看上她吧?」夹了一口饭,孟琦嗤笑。

昀雰接话:「是啊。」

孟琦直接把刚刚吃下去那口饭喷出来。

昀雰道:「交流会结束时,她跑去找江奕阳攀谈了。」

「那江奕阳的反应怎麽样?」若梓颐不禁脱口问。

昀雰并未感觉哪里奇怪,很自然地接道:「是没怎样啦,不过看上去有点不耐烦。」

若梓颐闭上嘴巴,脑海浮现石膏像江奕阳不耐烦的样子,暗自觉得有趣。

江奕阳。程靖。

这两个名字第一次烙在她脑海中。

她想起仰头看向江奕阳的侧脸时,淡到快看不见的微笑。

她想起程靖那双鞋,以及第

若梓颐转过头,继续订正考卷。

被通知选上两校交换学生时,若梓颐直接想到是爸爸在背後搞的鬼。

「那若梓颐丶邱纬廷,还有我,就是这次的交换名单。如果家长反对的,可以再跟教务处申请放弃名额。」班长6珈琴环视了一圈,看大家没什麽反应,只好悻悻然下台。

爸爸一回到家,若梓颐马上冲过去盘问他。

「爸,是不是你搞的鬼?」她劈头就问。

爸爸似乎搞不太清楚她在讲什麽,思考了一下才想到,「哦,交换生啊!那可不是我在黑箱作业喔,是真的刚好抽到妳了。」

若梓颐狐疑地看着他,「你保证?」

「保证。」爸爸比了个发誓的手势,「妳不想去别校交换?」

「不想。」若梓颐果断地说,「完全不想。」

「小梓,这是大好机会,为什麽不去?」爸爸反问,「他们学校比我们学校严多了,况且只有一个礼拜。」

「可是有升学压力……」

听到这句话,爸爸噗嗤笑了,「妳?妳靠那些奖状就能加好几分,谁不知道?」

听他这麽说,若梓颐也反驳不了。的确,她是拿过许多比赛的奖项,还足以让她加不少分。

她不像程靖,是靠好成绩有名的,也不像邱纬廷,是靠长相出名的。她跟江奕阳比较像,他是因足球队长这个头衔而出名,她则是靠才女这个名号出名。

别人听到若梓颐,想到的不是这个女孩的长相或其他,而是出众的文笔。

爸爸对她的成绩倒也没特别要求,只希望她找出一条自己想走的路。若梓颐常想,是因为母亲的关系,让他对自己感到歉疚吧。

母亲。妈妈。

这对她来说是两个不同的人。

妈妈是现在与爸爸再婚,照顾他们的人。

母亲是那个离开了的人。

小时候,她以为她还不够优秀,所以母亲不会回来。之後她懂了,母亲离开的决心如果那麽坚定,那拦她也是没用的。

交换这个活动不是先例,不过很少人能抽到这幸运的一个礼拜。被抽到的学生会被分到各个班级去,一个班约莫两到三个人。举例来说,若梓颐和6珈琴就被分到语文资优班,6珈琴是抽到的,但若梓颐进语资班,是对方学校要求的。据昀雰她们的夸张说法,她的写作能力名扬全市,对方当然会强烈要求把她排进语资班。

三十几个学生走进敌军学校,没有一个不兴奋。大队人马不停交头接耳,有些已经开始寻找被分配到相同班级的人了。

若梓颐庆幸,幸好她的搭档就是认识的人,虽然谈不上要好,但总比不认识来得安心。她真的很讨厌交际。

在若梓颐身旁,人脉不窄的6珈琴已经和其他班女生叽叽喳喳聊起天,不知道为什麽,她今天满面春风,搞得跟要出嫁一样。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