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戏吻戏摸下面揉胸—六个教练玩老婆_复仇:监欲爱奴

陆悠然慌忙摇头否认,虽然她经历过几个男人,也享受性爱带来的美妙滋味,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愿意沦落成妓女般为人群交淫乱。

可她所不知道的是,她刚才的表现已经让男人淫邪的脑海中兴奋得浮现起鲜嫩的肉体在前後两根阳具凌辱中颤抖不已的淫靡场景,丑陋的物件立马激动得抵在了她的下身入口,再也不及等待腰部一挺便进入了她那早已湿润透顶的销魂穴心。

“哦!!哦哦!!被包住了!!好紧的小穴!”下身的硬挺被层层吞噬得美妙快感令男人舒爽不已,他抬头朝着被束缚住的男人满意说道,“陆先生,你的校花女儿滋味可真是棒,在你面前做她好像特别兴奋呢!”

在父亲面前被人侵犯的陆悠然虽然想要极力抑制住身体内那愈渐高涨的情欲,但还是抵不住他抽送中所带来的层层快感。

“好舒服,她穴儿里的水好多!!”插在花穴里的阳具不断抽插旋转,最後沈迷在了忘我的活塞运动中。

被这个看不到年纪和外貌的男人猥琐强奸让陆悠然内心极其不甘,但现在的情况她根本无力阻止,在他熟练而富技巧的挑逗下很快她的欲火也被完全提了上来,美丽清纯的脸蛋因情欲侵蚀变得有些轻微扭曲,娇艳的红唇微张吐露出越来越沈重的呼吸,强烈的淫欲令她逐渐忘记思想上的排斥,原本张开的双腿更是不自控得合拢并纠缠在了男人的腰身之上。

男人自然看到了她越来越沈醉的表情,更是卖力的抽插那淫水四溢的紧致花穴,“真是个外表清纯内心放荡的小淫妇啊,被我操得开不开心!”他一边说着这句话,火热的阳具更是用力的顶向陆悠然的花穴深处,激得她忍不住大声喊起来,“啊啊……不要撞那里……太刺激了……啊……”

“原来这里是你的敏感点啊!呵呵,小淫花,爽翻天了吧!我也很爽呢!”看着陆悠然已然深陷情欲的激情模样,男人发出了猥琐的淫笑声,可是他却在陆悠然即将失控之时突然停下了花穴里的作乱动作,略带神秘得问道,“想不想玩一下更刺激的做爱方式?”

陆悠然被他这番玩弄下来,情欲已被高高吊起,脑中一片空白,听到他这般说,竟有些神智不清得答道:“嗯……快点动……想……想要……给……给我……”

“想不到陆大小姐这麽急不可耐,放心,接下来我会让你更快活的!”男人一边淫笑着说着,一边抽出阳具将躺在地上的陆悠然抱起并转身背向自己。

下身的空虚令原本沈迷情欲的陆悠然恢复了一丝清醒,她感受到顶住自己臀部那高高翘起的阳具轮廓,又见到自己被这绑匪以双腿分开的羞耻姿势摆放在陆父眼前,她甚至可以感受到他鼻中吐露出的越来越粗重喘气,它们产生的热流喷洒在自己的私密之处,心中忍不住一颤,“你……你想做什麽?放开我,怎麽可以把我在父亲面前摆出这样的姿势!”

“怎麽了?小淫花,都这时候了还装什麽害羞?”男人抱着她,声音就像魔鬼般邪恶,“本来你就从来没当他是你父亲,不是吗?”

“你……你胡说……”被他揭穿心事,陆悠然整个人都变得慌乱起来,“你……你知道些什麽?”

“知道些什麽?我知道你的处女身是给的他,知道你们经常做爱,还知道你的欲望特别大,很少有男人能够满足你的需求!”在陆悠然的一脸震惊中,他说完了整句话。

随後陆悠然感觉到陆父那熟悉无比给她带来无数次快乐的阳具正抵住自己穴口不安分得摩擦起来,她的身子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被它塞满精液了,对它的亲近变得异常渴望,她渴望着它能够像过去那般给自己带来欲仙欲死的快乐,但是一想到现在还有第三人在场,她又矛盾得有些排斥这样的亲密,“别……不要……不要这样……”

“为什麽不要?难道你没看到你的父亲都等不及了吗?”他一边说着,眼睛有意无意得瞄向身下之人的下体,那边早就欲望勃发箭在弦上了。

“你……你认识他?”陆悠然猛得瞪大眼睛,简直无法相信这个事实,今日的这个男人竟是她父亲找来的吗?他……他为什麽要这样做?

“认识,我当然认识你父亲!不仅如此,我还认识你母亲!”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将脸上的丝袜脱掉,露出了一张还算保养得益5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脸庞,“拿掉它真是舒服多了!小淫花,你长得可一点都不像你母亲啊!不过,你的身子要比你母亲当年成熟诱人得多!不知道味道是不是像她一样好呢!”

“什麽!你……你们……”

“当年我们和你母亲一起玩过三人行呢!想不到时隔十六年,居然还有机会跟她的女儿鸳梦重温,这样的缘分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羡慕!”淫乱无比的话语从男人嘴中倾泻而出,惊得陆悠然整个人久久无法言语。

“Allen,不要说了,我快忍不住了,快……快把绳子解开,这样我们才好一起做啊!”陆父身下的阳具处在极度亢奋状态,根本就无法等待了。

“不要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Allen不慌不忙的说着,他将嘴巴凑到陆悠然耳际,“小淫花,准备好了吗?接下来正餐开始了哦!让叔叔先帮你同父亲做爱吧!”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