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我以木瓜-挺进她的花蕊缓缓律动|论奸妃的一百种死法

王福安是宫里老人,侍候萧君雅近三年,甫一进殿就察觉些许不对劲,但到底是宫中老人,心态已经极为平和,断不会因此等事情乱了方寸。他将*领进殿,毕恭毕敬的退了下去。

*姑姑是太后眼前的红人,太后礼佛,跟前就*姑姑一人侍候着,若非什么大事,太后也不会让*出面。

这次萧君雅小产,可是将礼佛的太后惊出了佛堂,又见皇帝宠溺馨淑容,委实是动了气,回头看了萧君雅就又进了佛堂。

苏珩即位三年,膝下并无子嗣,期间有过身孕的妃嫔却没有一个能平安诞下子嗣的。这回皇后和馨淑容同时有孕,她老人家朝着菩萨叩了又叩,可偏偏这么巧,俩人同时有孕又同时小产。着实是让太后忧心不已。

“娘娘好好歇着就是,奴婢是奉太后旨意来给娘娘送些东西的。”*笑容可掬,朝着萧君雅福了福身。

萧君雅眼睛扫过后面小宫女檀木托盘里放着的药材,燕窝雪蛤等一些滋养之物,不紧不慢的说道:“劳太后挂念了。”

*瞧着皇后静逸的笑容,心下暗自低叹一声,嘴上劝慰着,“娘娘,皇上到底是年轻,难免有糊涂的时候,这馨淑容此时正得圣宠,就算皇上再如何喜欢,身份也越不过娘娘您,于她早晚有腻的一天。娘娘身为皇后,心态放宽是好,但若放的太宽,吃亏的还是自己。”想当初太后还是皇后的时候,将后宫打理的井井有条,帝后恩爱,盛宠不衰。可未必见得后宫人心干净,太后的手段何等狠厉,她是见识过的。萧君雅还是年轻,一味的贤德仁慧,只怕最后连后位都要奉上去,今儿的皇上圣宠馨淑容,只踏足凤栖宫一步,这是当着全宫人的面打皇后的脸,也委屈她独自一人受着。

萧君雅哪里听不出这话里的意思,她温和笑笑,道:“太后的教诲我记下了,还望姑姑告诉太后,我定不会让她失望。”

*福了福身,垂头道:“奴婢也不打扰娘娘休息了。”

“嗯,姑姑慢走,青竹送姑姑出去。”太后话已带到,*自然没有留下的理由。萧君雅眼睛扫一眼青竹,小丫头略一低眸子,引着*出了殿门。

放在丝被上的手半握着,萧君雅眼睛盯着被上的花纹,眸色幽暗的看着,小扇似的长睫遮住了眸子,春分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得看到唇角的一抹笑意,幽深且远。

殿里漂浮着丝丝药味,略有苦涩。温度原本适宜,春分却无端打了个寒颤,说:“昨天午后,皇上新封了一位才人,是御花园偶然遇见的宫婢,名董蕊,样子生的单纯可爱,皇上很是喜欢,如无意外今晚皇上会招这位董才人侍寝。”

萧君雅略一思索,扬唇一笑,抬眸问春分,“是不是叶贵嫔宫里的?”

春分一怔,点头道:“正是叶贵嫔身边的宫女,听说昨天午后正奉了贵嫔的命在园里采花,正巧遇上了皇上。”

“当时皇上是不是正在去长熙宫的路上?”萧君雅面上笑意加深。

“正是。”春分双手交握于腹前,心下略有诡异,面上不曾表露。

呵,没想到第一个送上门来的是叶贵嫔。她已不再得皇上喜爱,一月里皇上能去一次她宫里都是恩典,看着馨淑容得宠心里嫉妒到发狂吧,把董蕊送给皇上,无非就是希望她能得宠,皇上看着董蕊的面上多少也能想到她叶鸢。

可你这么就蠢到去撞纪诗云的刀口呢,纪诗云是谁?现今打理六宫的婉贵妃,你一个小小的贵嫔也算计她到头上了,在长熙宫门前来一段偶遇,这不痛快找的委实是好。

而这董蕊,前世里却不曾有这一号人物。她是真单纯还是假单纯,如得宠会不会在皇帝耳边吹吹耳旁风提提叶鸢,便也不得而知了。

毕竟这深宫几许,帝王无情,即使再纯真也会被磨砺光。更何况她已得罪纪诗云,怕是还未风光便已先万劫不复。

“春分,马上就有好戏要看了。”萧君雅素净的脸上笑意浅浅,一双漆黑的凤眸里坠进点点星光,风华璀璨。

接连十几日的静心休养,萧君雅的身子也已调理的不错,殿里药香味丝丝萦绕,倒也好闻。除了容修仪有时会过来陪她说上一会儿话,便再无人打扰,倒乐得清闲。

新封的董才人颇为得宠,苏珩连着在她那宿了三夜,赏赐流水般的送进了静宜宫侧殿,各宫妃嫔赐下的赏赐也源源不断的送了过去,她这个中宫皇后自然也没落下,差了青竹亲自送去了赏赐。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