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被两个男人插嗯呀,激情性爱故事—相思不好嚐

舍不得甜笑在她的脸上消失,他连忙否认,「我怎麽可能会讨厌你?你忘了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无缘无故的我怎麽会突然讨厌一个人?」

「真的?你没有讨厌我?」见他摇头,女孩那抹甜笑又重新挂回脸上,「你没有讨厌我,真是太好了,我还在想为什麽你要坐这麽远,是不是我做了什麽事惹你讨厌了,幸好我没有。」

女孩的一番话太过奇怪,好像她一直在等他似的。

正想要开口询问时,一道女声就打断了他,「小桃,真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为什麽我会突然拉肚……季、季先生?原来你已经到了,还开始跟小桃接触了?」

季然认出这女人是婚友社里的员工,而且,她的话更是让他无法回过神来,过一会儿後,他缓缓地将目光挪回那个一直甜笑着的女孩身上。

这、这……该不会,是他想像的那样吧?

心跳,忽然「怦怦怦」地狂跳起来,是紧张,还是期待?季然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办法分别出来,而且,不管是哪一个,结果都很糟。

身为堂堂影卫,面对各种危险他都可以面不改色,火里来水里去;可面对一个小女孩,他居然会紧张?实在是丢尽了影卫的面子。

而他在期待什麽?他在期待这个小女孩的身分,期待她是他想像的那样?这分明就是动了老牛吃嫩草的心思,妄想染指国家未来的栋梁。

见他发起呆来,女孩一点也没有觉得奇怪,相反的,只见她笑意更浓,自我介绍道:「你好,季先生,我是你这次相亲的对象,我叫许小桃。」

谁能想像得到,这样的一个小女孩,会是他这次相亲的对象?季然开始觉得这个世界,诡异了。

◎◎◎

粉色的小身影鬼鬼祟祟地推开厚重的大门,正准备偷偷摸摸地溜进家门时,一道故作不悦的咳嗽声,教小身影的主人僵住,然後无声地叹气。

无处可逃,许小桃只好陪笑似地扬起一抹灿烂的笑,撒娇地往生气中的父亲靠过去,「爸,小桃回来了,您今天看起来格外的帅,是因为刚跟妈恩爱完吗?」

狗腿加讨好,这招总是无往而不利,就算是在学生面前的铁血教官,也会败在小女儿的娇柔撒娇下。

原本绷紧着脸皮,想要好好教训小女儿一顿的许父,一下子就心软了,刚直的脸上露出一脸温和,「小桃回来了?吃过饭没有?」

许母无奈地与大女儿对望一眼,而後两人不约而同地叹气,要许父板着脸教训许小桃,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因为许父这女儿奴,做得比谁都好。

「吃过了,妈、姊,你们俩看起来也挺高兴的,有什麽好事发生了吗?」许小桃眨着清澈水漾的大眼,佯装不解不懂地问。

许母可不像许父那样,是个娇惯孩子的人,两指一箝,就把许小桃的小耳朵掐住,痛得许小桃唉唉叫。

「老伴、老伴轻点、轻点,小桃会痛……」许父心疼地想解救小女儿於水火之中,却被大女儿拦着,不舍得用力推开大女儿的他进退两难,只好口头上劝着许母手劲轻点。

「妈……」见没有人来护驾了,许小桃只好奋力自救。

「叫我娘也没用!你这丫头,如果不是看到你桌上的便条纸,你什麽时候才会告诉我们,你跑去相亲了?」许母凑近她的耳朵,大声地质问着。

「人家没想要瞒你们,只是如果你们知道了,一定会不让人家去的。」许小桃苦着脸,一脸可怜兮兮。

然而这副小可怜的模样,没能打动许母冷硬的心,更让许拇指上的力道加大,只差没拧起来,「不让你去的原因是什麽,你有仔细地想过吗?你才二十岁,一个还在念书的女孩子,不好好念书,将来报考研究所,你跑去相亲做什麽?」

「妈,我又不爱念书,我也不想念研究所啦!何况,研究所不是有姊吗?她书读那麽好,一定可以考上的,您放一百八十万个心好了,而且我已经不小了,很多像我这个年纪的女生都已经谈过好几次恋爱了,不像我,恋爱经验值还停留在零的阶段!」激动地辩解着,许小桃一时忘了自己还有「要害」在母亲指上,当下又被掐得哇哇大叫。

「人家怎样,你就应该怎麽样,是吗?我怎麽把你教成一个没志向又不上进的人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