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屋的故事-妈妈说我的真长太疼|带欲修佛

尼师通常力气较小,身体较弱,虽然入世并不会有百姓伤害她们,却也无法避免尼师在行脚至深山中时面对山中野兽等危险的存在。因此在太元朝佛教僧众中已经形成了一个习惯,便是每年离寺行脚的尼师可以找一个同样要离寺的男僧一起入世修行。

妙信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去寻找愿意跟自己入世修行的男僧,而这目前唯一的途径便是去到山另一边的启灵寺。莲花静寺与启灵寺每半年会共同举办一次经文学习交流的法会,上一次是在莲花静寺举办的,而这下一次将会去到启灵寺举办。每年法会举办的时候,如果在莲花静寺里,妙信就会躲懒到屋里,反正法会上到处都是人,少她一个也不会有人知道,每年两次的法会,听了这么多年,早就觉得毫无新意了,还是在屋里小睡一会儿更自在。

如果法会在启灵寺举办,每年寺里报名的时候妙信就更加不会去凑这个热闹了,毕竟从寺里走到启灵寺可是要两个时辰啊!不过每年妙音和妙礼回来后都会给妙信分享在启灵寺中的所见所闻。

妙音和妙礼是跟妙信同年进寺的尼师,且三人同住一屋,关系更是尤为的好。妙音和妙礼每回说得最多的便是启灵寺那个美名和臭名都昭着的法无师兄。为什么说是美名呢?因为法无是近几年里最为聪慧的僧人,经文看一遍便可以背下来,在辩经时也常常有自己的独特见解,常常将与其对辩的法师堵得无话可说。那为什么说是臭名呢?因为他目中无人,不遵从寺里的规矩,自由散漫,桀骜不驯。若说这样的人寺里早该将他逐出佛门,偏偏启灵寺的住持怜惜他的慧根,说此人悟性极佳,若是能修行得道,将来必成大能。这法无师兄也就只有在住持面前才会收敛一二了。

这人聪慧如此也就罢了,并不至于让妙音和妙礼念念不忘,真正让她二人整日叨念的是这法无师兄的样貌,据说是十分高大俊朗的。妙信却也从不曾见过他的样貌,因为法无师兄跟她一样比较懒散,从不参加外出交流的法会。

去年入世前一段时间里,莲花静寺里的同辈尼师都争着要跟他搭对,据说还要很远的寺庙的尼师找去启灵寺,想要邀请他一起入世修行,然后被他拒绝了......后来入世时间到了,他又生了一场病,这入世的时间又只能往后拖一年,这可把妙音和妙礼乐坏了,二人时常为谁能跟法无师兄搭对而争辩不休。照妙信看来,他这病是真是假还真不好说,毕竟妙信也曾经想过装病来逃避入世修行,不过出家人不打诳语,这心思也就刚冒出来一下,便放弃了,也就是随便想想罢了

按道理来说,妙音和妙礼皆是佛教中人,不应该是如此浮躁。可两人正值妙龄,自小被送入寺里,不知人间疾苦,不明佛教真义,尚不够稳定心性也是可以理解的。

最近妙信倒是比较忧愁了,因为她往年都不爱出门,所以几乎没有认识的男僧。其他同辈的尼师早就已经找好一起入世的男僧了,而她却依然毫无头绪。

幸好下个月就是6月了,马上就要举办每半年一次的交流法会。今晚便去问问妙音要怎么报名参加法会,毕竟错过这一次,就真是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人了。

忙完师妹们的课文安排,回到屋里,妙音正好也在桌上看书,看到妙信回来跟她打了个招呼又继续埋头在经文里了。妙信虽不如法无师兄聪慧过目不忘,每年寺里的考核却也能安然通过。妙音却不行了,心性比较浮躁,总是沉不下心来学习,去年的时候居然有两门经文课不及格,若是今年再不通过,就有可能要被逐出寺庙了。毕竟出家修行在师父们看来是一件非常严谨庄重的事情,出家人最基本的便是经文学习要及格。

“妙音,你等会儿再看吧,给我出出主意”妙信现在也没有心情关心妙音了,毕竟她目前的头等大事还没解决,只能是打断一下妙音的学习了。

“怎么了,每天懒散自在的妙信尼师也有苦恼的事情了?”声音中仿佛有点幸灾乐祸?

“明年三月我也要入世了,你跟妙礼除了觊觎的法无师兄外,也还有其他熟识的师兄。可是我连一个认识的都没有。要是再找不到搭对的师兄,就只能自己一个人下山了”

其实往年也有自己一个人下山入世的尼师,可是大多半路都会出些意外,能安安全全5年后回到寺里的更加是寥寥无几。寺里的慧觉法师就是年轻时一个人入世修行,在进山的时候恰逢下大雨,从山坡上滑落下来,等到一天后雨停了,才被上山采菌菇的农民发现并救起。可是因为耽误太久,硬生生是断了一条手臂。虽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身体有点缺陷也不是什么特别绝望的事情,但是少个手臂将来行事也不方便,还要处处麻烦她人照顾自己。妙信自己最怕麻烦别人了,若是能避免当然还是避免了好。

“下个月的法会报名早就结束了,今年寺里也还有许多人跟你一样没定搭对,估计名额是很难有多的。我把我的名额让给你吧,其实我已经有搭对的师兄了”妙音说最后一句时似乎还特意把眼神移开。

“你找的是哪个师兄呀?你之前不是还说要去争取一下法无师兄吗?”听到妙音愿意把自己的名额让出来,妙信还是很开心的,不过也不忘确认一下好友自己的意愿。

“上周我外出上山采果子,遇到了启灵寺的法云师兄,他邀我一起,我答应了。他性子好,肯定能在路上多照顾我些的。”妙音面上带着一些娇羞的笑意答道。

“那你不打算再找找那个法无师兄了?”妙信挑了挑眉

“那个我就是开开玩笑,寺里那么多尼师都找不到他,我哪里能成功呀,我还是赶紧把这《楞严经》背了,今年再不过,就谈不上什么搭不搭对,入不入世了...唉”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