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美女的避毛-官人你把我插得很好看

男人趴在英丹的身上,ròu棒从英丹的yín穴中滑了出来,他有一下没一下的亲著英丹的脸颊,大手揉著英丹的头发,碎碎的念叨著:“知道吗?我每天看著你在家里自慰,就受不了了,今天看你要出门,我就跟了出去,谁知道你竟然去了那种地方,还好我跟出去了,要不然你不一定被谁干呢。”

英丹早就听不见男人说什麽了,搂著沈重的男人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英丹醒来的时候倍感腰酸背痛,後穴更是有种合不上的感觉,他下意识的紧了紧才睁开眼,总算想起昨晚发生了什麽。

他伸手一挥,旁边已是一片清冷,再起身,首先映入眼帘的竟是一部架在窗口的望远镜,而从窗口望过去,正对著的楼非常眼熟,难道……

英丹下了床想一看究竟,他已经无暇顾忌自己昨晚做了什麽yín荡的事情,更想知道自己身处何处……而此时门声响起,随後便被一坚实的怀抱搂住了身体,昨晚调戏了他一夜的声音响了起来:“眼熟是不是?对面就是你家啊!”

“你……”英丹回头刚好迎上男人诚实的双眼,心里不住的震颤了一下,难道偷窥者也开始正大光明了吗?

男人指著对面窗口里的摆设说:“你看那桌子,有次你就躺在那上面用假yīnjīng把自己插射了,躺在那里好半天,而我在你射的时候也射了呢。还有桌子旁边的那张椅子,你昨天就站在那里用新买的按摩棒把自己弄高潮了吧,嗯?还有你卧室里的那张大床啊,虽然晚上拉著窗帘我看不清,可是你每晚都会用手把你的****摸到射吧,其实我就这麽想著你每天撸一发才能睡著呢……”

“你别说了。”英丹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混乱的摇著头。

男人指著那架望远镜说:“我就用这个望远镜看呢,特别清楚。昨天终於干到了你,真是太满足了。”男人说话间就揉向了英丹的ròu棒,没几下,英丹就硬了。

“不要了,好疼。”

“是呢,昨天帮你洗的时候xiāo穴都肿了,不过没关系,我的大ròu棒可以消肿的,插进去就好了。”男人说话间就拉下了英丹的内裤,提抢便插了进去。

英丹措不及防,啊的一声喊了出口,昨晚被使用过多的肉穴虽然最初感觉到了疼痛,可随後便被快感代替。

英丹扶著窗口的栏杆,撅著屁股吞拿著男人的ròu棒,抬头看见他住的楼已经有人开始活动了,保不准谁会看过来。他害怕了,就连躲在家里自渎都没有过这种感觉,刚要想喊叫,男人就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这样可以让大家看看你有多浪啊,会不会更爽呢?”男人低笑著说。

“唔……不……”英丹摆动著身体,可是这样却让男人的ròu棒嵌入得更深了。

那种随时会被人发现的担忧让英丹无法集中精神,可是却带给他一种新的享受一般,很快便适应了男人的节奏迎合起来,甚至想要他插得更深一点。

一场晨间性爱就此展开,英丹被男人干得只会喊叫,他忘了自己身处何地,忘了周围是不是有人偷窥,也忘了问男人到底对自己是什麽感情……反正他只记得高潮,只记得享受身体带来的的欢愉。

英丹最後在男人的怀抱中颤抖著射了出来,谁知男人却没射,一边插著他,一边还恶作剧一般的揉著他的下腹。

英丹一夜没有去过厕所,此时尿意感觉越来越明显,男人插进去,揉一下他的肚子,拔出来,再揉一下,就这样有节奏的动作著,他已经完全不能自控,去拉男人的手,男人却根本纹丝不动。

“没事儿,尿出来,这样更爽。”男人邪恶的笑道。

“不。”英丹甩著头,可男人猛得往里一插直直的触到英丹的前列腺处,手上又故意施了力,英丹根本不能阻止身体的本能,憋了一夜的尿全都在男人shè精的同时撒了出来。

这是前所未有甚至从没想象过的感觉,羞愧和耻辱伴著飞升入天的快感如潮水一般涌入进他的身体之中,英丹已经完全不知该如何面对这样的高潮,又爽又痛苦,想哭却哭不出来。他只能痛苦的蜷缩著身体,怎麽都无法接受自己被干得得射了尿。

男人却像什麽都没发生似的将失神的英丹抱到浴室,开大水冲洗著二人的身体,他温柔的吻著英丹红肿的眼眶,伸手摩挲著他的後背。“别哭,我不笑你,其实这样释放才是真的快乐啊。”

英丹抬起头抓住男人的胳膊就咬了下去,男人就笑眯眯的忍受著。

“其实那样子好可爱,忍不住还想干你呢。”男人说著就把手指插进了英丹的xiāo穴中。

英丹下意识的躲,男人把他抓回来,说:“我帮你洗干净。”

“我自己来。”英丹挣扎到,他是怕再来一次了,刚才真的太丢人了。

男人没有松手,执意捅了进去。

那内壁还很敏感,英丹双手撑在男人的xiōng口抵御著情欲,牙齿咬著下嘴唇,一脸痛苦。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