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姐姐一起收【完,寡妇快点我要好大-暗恋冷狮

"小优现正在厨房忙着,说她正在煮消夜,要我侍会再去睡。你也来一点儿吧!"

他本就有意拉拢这两个孩子的感情,无奈驭展自小就是个不吭声的闷葫芦,看来他得多费些心了。

"也好。"赫连驭展答应得挺干脆的,反倒让他意外。

"真的?那我去叫小优多做一份。"赫连泷誉正要站起,本谷优正好从厨房端了两碗面出来。

当她一看见赫连驭展,瞬脸红道:"赫连大哥……你回来了。"

早在"红庆赌场"被众人发现他俩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后,她可没脸留下来等他,待他,i朋k离开,她也连忙穿上衣服溜回家。

"你怎么不等我呢?"赫连驭展当着养父的面对她暖昧一笑,本谷优顿红了双颊,羞怯不已地低下头。

"我……我见你离开,就先回来了。"她赶紧将面搁下,急于躲开舅舅追究的眼光。

"小优,你真厉害,竟知道驭展也会回来吃悄夜,把他的份也煮好了。"赫连泷誉乍喜又道:

听驭展刚刚的语气,你们俩已经一块儿出去过了?足……约会吗?"

看样子他们两个年经人已经来电了,不需要他这个老头在这儿干着急,

"舅舅……"本谷优小脸泛红,娇嗔地跺了下脚,瞬溜回厨房。

"哈哈!小丫头害羞了。"赫连拢誉大笑起来。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居然瞒着我这个老头子。"

"我们足这两天才在一块儿的。爸,这么说你是同意罗?"赫连驭展吃了口面,脸色依然平静。

"我高兴都来不及了!这叫亲上加亲。驭展,你可要好好对待小优,她是个可怜的孩子,这辈子是再也经不起任问风吹雨打了。"赫连拢誉语重心长。

赫连驭展身躯一僵,他对她而言不就是即将摧毁她的'狂风骤雨"吗? 可笑啊!

"我会的。"他说着违心之论。

"那就好。"赫连泷誉大笑,畅快地将鲱美的消夜吃下肚,伸了伸懒腰又道;

"我吃饱了。待会儿得赶去临县看看状况,今晚不回来了。"

"你刚才没说有急事啊!"赫连驭展哪会不知道养父是在为他制造机会。

"呃--临时想起来的。看看时间,我也该走了。"赫连泷誉迅速起身,穿上外套后即出了家门。

赫连驭展眯起眼,惬意地靠向椅背,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炳,吸了口才道:

"你出来吧!"

本谷优这才从厨房徐慢走出,赧然道:

"你怎么知道我躲在那儿偷听?"

他回眸一笑,X感的唇瓣弯成一道迷人的弧度。

"你身上有股很特别的香气,只要一接近我就闻到了。"

"啊?"她傻气地闻了闻自己。没有啊!

赫连驭展撇唇一笑,明显带着渎意,只可惜单纯的本谷优看不出来。

"过来坐。"他指了指自己身旁的空位。

"好。"她带着兴奋的心情走到他身旁,尚未坐下,却被他揽住腰,跌进他怀里,

"啊--"

"别喊得那么大声,会引人遐思的。"他赫然大笑,狞不及防地握住她的X部。

"赫连!别这样……"为什么他老爱这么对她?弄得她又难过又害怕……

"你知道吗?你的手艺比三个月前进步不少。"他并未松开她,俯下头轻咬着她的耳垂,舔舐她敏感的耳G。

"你--你喜欢就好。"她缩着脖子,浑身酥麻。

"但我还饿得很。"他调笑着。

"你还饿?那我再去帮你盛一碗。"她急着想跳下他的大腿。

"不.我想换别的吃。"他紧搂着她,不让她稍离寸步。

"换别的?那你想吃什么?我看我会不会做。"本谷优推开他,认真地问。

望着她傻气的模样,赫连驭展脸上的邪恶更炽。他俯头低笑, "我想吃的你身上就有,不需做。"

"我有?"她看了看自己,恍然明白他指的是什么,霞红的色彩顿时染上双腮。她忙推拒着他,却被他抓住小手,两人玩起角力的游戏。

"你知道我想吃什么了?"赫连驭展坏坏地抵着她的额问。

"我……我不知道。"她避开小脸。

"真不知道?"他邪笑地逗弄她。

"不知道。"她的小脑袋愈垂愈低,有意遮掩被他目光胶着的X部。

"好,就让我教教你,让你知道我想的是什么!"他暖昧的话语犹如纵情的低吟,更在她意料未及的横抱起她,直迈向二楼。

"你……你要带我去哪儿?"她吓了跳;惊得舌头都快打结了。

她可不轻,但他却抱得轻松,三两步就跨上了二楼。当地推开他的房门。并反锁上时,那锁头的喀喳声突然惊醒子她。

"不,赫连……你该睡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