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再舔 舔的好爽—小黄文超级污的那种_柳暗花明

在她讲话之时,子文早已把那条宽裙,轻轻地从后而撩起,一把从三角裤的松紧腰后,将手伸了进去。

滑不溜手,丰满浑圆的屁股,有一种处女独特的迷人弹性,深深的肛门底下,早已积满了yín水,触手之处,热呼呼、黏腻腻的。

丝制的三角短裤,几乎像泡在水中,捞起不久而未经晒过的样子,湿淋淋的贴在身上。

手指顺势向前滑行,热情的阿敏,竟将玉腿自动分开,双手紧抱着子文的脖子,身子尽力往上挺,俾能使他的手指,顺利的摸到yīn户上。

子文一只手紧搂着她的纤腰,前滑的手指,毫无障碍的到达穴口,只觉得滚热润湿的xiāo穴里,yín水直流。

四周一片柔软的yīn毛,由于yín水之患,正如台风后的稻田般,凌乱无章的贴在yīn户边缘。

倏而中指滑入穴内,怀里的阿敏,好像触了电样一阵颤抖,随着手指滑动的节次,吐腰抖臀,使劲的扭摆几下,气息急迫的喘喘在子文耳边道:“少爷…我…我浑身难过死了!”

子文丰富经验知她此时已是yín情泛滥,欲火如焚,难以把持的时候了,可是却故作不知的继续逗弄她道:“那怎么办!可要请个大夫瞧瞧!”

“好少爷…别…别作弄我了,我…难过死了!”

“唔!原来你也是个骚货!那好解决,等我用那根假**巴给你插插就好了。”

阿敏浪哼出声,全身一阵急扭,小文一个站脚不隐,两人双双滚在地上。

不一刻工夫,子文早已熟练的将阿敏全身脱得一丝不挂。

被欲火烧得已顾不得羞耻的阿敏,像一头白羊似的,温柔的蜷伏在地上,等待子文的割宰。

五指轻揉着两粒紫葡萄似的rǔ头,逗得她浪哼出声,偶而使劲的扯上一把,更害得阿敏在打哆嗦。

yīn户的yín水流在光滑的地板上,与臀肉磨擦出吱吱的响声,更增加子文几分yín兴。

半尺余长的假**巴,横摆在地上,与阿敏的xiāo穴,遥遥相对,子文忍不住的嗤的一笑。

心想这两个丫头的命运,完全一样,小云是被手指开苞的,而眼前的阿敏,本可叫她真个消魂一次,可是她与小云即是同样的身份,岂能薄彼厚此,也只有用这根假的先给她开通算了。

想到这里,一把将那根假的**巴抓在手里,轻轻在阿敏粉脸上擦了擦道:“阿敏!你还是处女吧?”

“嗯!”

“那么少爷可要用它给你开苞啦!”

阿敏实在忍耐不住了,一双媚眼贪婪的凝视着那根又粗又长的东西,秀眉微皱,状似唯恐不胜,但还是轻点臻首,娇羞的闭上眼睛,下面的两条玉腿,也跟着缓缓的张开。

子文转身跪在阿敏两胯之间,左手将阿敏已经流满yín水的两片大yīn唇拨开,右手紧握着假**巴,对准洞口,往里就插!

“哎呀!少爷…轻点么!痛死了…”

子文此时,亦已被刺激的热血沸腾,一股狠劲,全部发泄在手上,那还管她痛与不痛,猛的将那根东西,往里一送,只痛得阿敏死去活来,眼泪簌簌下来,口内雪雪呼痛,几至语不成声。

狭小的yīn户,被涨得满满的,yín水如泉似的被溢出洞外,每当假**巴一出一进之时,因为yīn户过于狭小,四周鲜红的yīn肉,也被带得翻出来又翻进去。

这时的阿敏,上牙紧咬着下嘴唇,两眼紧皱在一起,头上冒出的汗珠,与眼泪混合在一起,满脸尽是。

子文看着她泪水纵横的脸,心下忽又不忍,忙停手柔声问道:“阿敏,痛得厉害吗?”

“唉!你…你别管我!我还挺得住!”

果然,不到几下,一股鲜红的血水,从yīn户的四边,流了出来。

阿敏的身子,已不如初时那么紧张,渐渐的,纤腰忍不住的扭扭,浑圆的屁股也迎合着子文的动作而摇摆勒,偶而口鼻里播散出几声轻微的呻吟,更见使人听了不禁暗然消魂。

“现在好了吧!”

“嗯!”

子文知道已不碍事,不由高兴,连忙双手齐用,一阵猛抽急送。

“唔…唔…轻…慢点…少爷…唔…”

如此大约百拾下,一阵无比的快乐,传遍阿敏全身每个部门,玉齿一咬,拼命的将粉臀往上抛,动作越来越快,子文的手上动作,也随之加快。

“哎!快…快…我要…唔…”

突然,阿敏一阵痉挛,挺直的身体一松,软绵绵的躺在地上。

子文知道她已泄了身子,轻轻将那东西拔出,“噗”的一声,一股粉红色的yín水,随着假yáng具喷出,流得遍地皆是。

“阿敏!味道不错吧!”

“嗯!少爷坏死啦!”

阿敏娇羞地将身子一转,面朝下的伏在地上。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